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神厨夫人甜又撩

神厨夫人甜又撩

八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闻溪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竟然在一觉醒来后穿越到民国时期!前世,她是大名鼎鼎的厨神,亦是连锁品牌创始人,事业正值如日中天的时刻,未曾想因为一场穿越而前功尽弃。新的身份是落魄酒楼世家的外孙女,原主跟着母亲前来投奔外公。身为女儿家,本该闭门不出,闻溪不信邪,她做起了老本行,不光将酒楼发扬光大,还因此得到那位督军的心……

主角:闻溪,季棠渊   更新:2022-07-15 22: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闻溪,季棠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厨夫人甜又撩》,由网络作家“八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闻溪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竟然在一觉醒来后穿越到民国时期!前世,她是大名鼎鼎的厨神,亦是连锁品牌创始人,事业正值如日中天的时刻,未曾想因为一场穿越而前功尽弃。新的身份是落魄酒楼世家的外孙女,原主跟着母亲前来投奔外公。身为女儿家,本该闭门不出,闻溪不信邪,她做起了老本行,不光将酒楼发扬光大,还因此得到那位督军的心……

《神厨夫人甜又撩》精彩片段

深夜,月影斑驳,两辆马车从官道上疾驰而过,扬起一缕缕呛人的烟尘。

闻溪从摇晃的马车上醒来,突然涌入脑海的记忆铺天盖地,让她一瞬间头痛欲裂。

“小姐,小姐。”

身边那一声比一声急迫的呼喊似乎是在提醒着她,她穿越了。

那个在二十一世纪活得风声水起,连锁酒店开遍全球,综艺节目上到腿软的名厨兼美食家,在意外落水身亡后,摇身一变成了闻家的大小姐,还是一个刚刚被扫地出门的大小姐。

“小姐,你好点了吗?我去叫夫人。”映夏刚要起身,衣袖就被人攥住了。

闻溪冲她摇摇头,“我没事,不必惊动阿娘。”

她就着映夏的手喝了点水,思绪随着马车的颠簸逐渐平缓了下来。

现在是辛国13年,大总统暴毙,国会一片混乱,群头无首之下,各地军阀崛起,战乱不断。

她所在的直州省与京都遥遥相望,直州省的大军阀季东礼实力雄厚,霸占一方。

她的阿爹闻凤山官居凤山县县丞,凤山县矿产丰富,闻家也是家境优渥,可惜她阿娘的母家犯了大事儿,胆小自私的闻凤山生怕受到牵连,一不做二不休,连夜写了一封休书,派了两辆马车将她们送回了娘家,直接撇清关系了事。

这闻家大小姐生性刚烈要强,眼见亲爹无情,阿娘被休,又被姨太太所生的妹妹奚落了一番,当即心生郁结,人还没到外家便已经气死了。

原主享了十五年大小姐的福分后一命呜呼,却丢下一堆烂摊子让她继承。

娘被休,外家又落难,唉,命苦!

思绪翻涌间,前面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这边的车夫也随之靠向路边叫停了马匹。

洛爱云的丫鬟秀草掀开车帘跳下车,快步来到闻溪所坐的车前。

“小姐好些了吗?”秀草关切的问。

映夏掀开帘子回她:“好多了,夫人那边怎么样?”

秀草叹息一声:“夫人咳得厉害,车夫又说前面夜路难行,我与夫人商量了一下,不如就地休息,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再继续赶路。”

“那样也好。”此时两个主子都病着,特别是洛爱云,经历如此打击,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车马颠簸,只会加重病情。

两辆马车停在路边的草地上,车夫下车给马喂食喂水。

闻溪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眼,没有路灯,四周都是黑漆漆的,虫鸟的鸣叫声仿佛被扩大了数倍。

各种花的香味,土壤的气味,青草的气息,瞬间充斥了她的嗅觉。

她以前的工作与美食有关,嗅觉自然也要灵敏一些,但是这位大小姐的嗅觉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说是变态也不为过。

闻溪在她的记忆里搜寻了一圈,才知道闻家大小姐的外家洛家,祖上有一位同样的奇人,此人正是靠着这种嗅觉与味觉力才做起了饭店生意,洛家的百年家业也是从那个时候奠定的。

只可惜,洛家除了这位祖上,再也无人拥有如此能力,百年后,倒叫她一个外姓人给继承了。

洛爱云觉得这个能力对她一个千金大小姐来说并无作用,又怕她因此能力惹祸上身,因此,知道这件事情的仅限母女二人。


闻溪想,虽然这位大小姐留了一手烂牌给她,好歹还有个隐藏的王炸,这个能力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无关紧要,若是加注在她的身上,便是如虎添翼了。

“小姐,你不睡吗?”映夏关切的问。

小姐还没出府就已经病了,即便如此,老爷还是狠心的将她送走,完全没有顾念父女之情,就因小姐的身上还有一半洛家的血脉。

“不困。”闻溪放下窗帘,“映夏,我们下去走走。”   这马车里密不透风,空间又狭小逼仄,坐久了难免憋闷。

虽然闻家有洋车,可闻凤山哪里舍得拿出来,在他眼里,被扫地出门的女人是不配乘坐洋车的。

映夏先下了车,微微弯腰抬起手臂,好让闻溪搭着她的手跳下来。

双脚踩在柔软的草地上,之前那种恍惚的感觉便又真切了几分,各种各样的味道渗进鼻端,带着属于这个时代的独特气息。

初秋的天气,仍有蚊虫泛滥,映夏挥着手,不停的驱赶着。

“小姐,我们还是回车上去吧。”映夏可不想自家小姐被咬得满身大包。

闻溪本想透透气,此时也觉得这蚊虫恼人,刚要转身上车,鼻端突然飘来一股奇异的味道。

有点腥有点咸,还混着铁锈味。

闻溪眼底一亮:是血腥气。

这味道若有若无,应该距离不远。

她本不想多管闲事,可一双脚却不受控制的往前走去。

“小姐。”映夏见她往一边的树丛去了,立刻追了上去,“小姐,等等我。”

穿过树丛是一个斜坡,斜坡下方再走五十米,有一条江河蜿蜒而过,黑夜寂静,水声潺潺,伴着不知名的虫鸣,分外幽森。

“小姐,我们回去吧,万一有野兽怎么办?”四周黑黝黝的一片,映夏早已吓得瑟瑟发抖。

血腥气越来越重,闻溪的鼻子里就快被填满了,如此浓重的腥气,那血量一定不小。

“小姐,你看,河边是不是有东西?”映夏抓紧了闻溪的衣袖,抬手一指。

“过去看看。”

“小姐,真的要去吗?不如回去找车夫,让他过来看看?”

闻溪脚步不停,很快就来到了河边。

离得近了,那血腥气浓的简直让人作呕,借着惨淡的月光,两人也看清了面前的景象。

只见河岸边倒伏着十几具尸体,尸体上流出的血水混在河水当中,有一大片都被染红了,河水混着血水,随着河流向前奔腾。

映夏吓得捂住嘴,一张脸瞬间煞白。

闻溪也是吓了一跳,脚步不自觉的向后猛退了两步,虽然脑海里已经由味道勾勒出了一张模糊的画面,但是真正亲历,又是另一种心境。

“小姐,我们快走吧。”映夏双脚发软,不停的摇着闻溪的衣袖,小丫鬟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死人,当真吓得不轻。

闻溪知道此时应该全身而退,可那双脚就像被什么东西钉住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血腥气在她的鼻端里泛滥,喉咙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般几欲作呕。

她下唇紧咬,强装淡定的分析道:“这些血还是热的,很新鲜,说明这些人刚死不久,映夏,你身上带火柴了没有?”

“带,带了。”映夏瞪大眼睛:“小姐,你要做什么?”


“带,带了。”映夏瞪大眼睛:“小姐,你要做什么?”

--------

闻溪用力咽下一口唾沫,身子还在抑制不住的发抖,“我们找找看,也许还有能救活的。”

映夏就差大喊一声小姐疯了,这么多死人,她要去扒死人堆?

“把火柴给我。”闻溪伸出手,“不找一找,良心不安。”

她想起爸爸,那个爱岗敬业的武警战士,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都只想着把群众从洪水里推出来,而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安危。

映夏把火柴掏出来,闻溪划了一根,眼前顿时亮了一小片。

这一照之下,情景更加骇人,这些人死状极惨,血肉开裂,脑浆崩塌,浑身浴血。

映夏忍不住转身吐了起来,怕是要连做几天噩梦了。

闻溪强忍着呕吐的感觉,一根一根火柴的划下去,每看过一具尸体,心头都跟着一颤。

这些尸体几乎被鲜血浸染,有的已辩不出相貌,可见交战有多惨烈。

闻溪觉得,他们看起来很像当兵的,而且是势力不同的两伙人。

他们受的是枪伤,岸边还能看到许多样式不同的弹壳,应该是这两队人想要过河时发生了激烈的交火。

一根火柴很快就熄灭了,闻溪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看来双方死伤惨烈,并没有留下活口。

就在闻溪决定放弃时,身边突然传来一声闷哼,声音很轻,若不是周围太静,也根本听不到。

“小姐,有人活着。”映夏也顾不上害怕了。

闻溪让映夏划了根火柴,她的手探到那人的鼻端,气息微弱,但总算是活的。

“映夏,我记得车上带了一些应急的药物,你去取些止血消炎的药过来。”

“小姐,那你小心点。”

“别惊动其他人。”

“知道了,小姐放心吧。”

闻溪将那人半扶起来,只见他的脸上粘满了血迹,却没有太大的伤口,看来多数是从别人身上喷溅上去的。

在他的身上有两处枪伤,一处在手臂,一处在肩膀,因为不是可以立刻致命的伤,所以才残喘到现在,不过,要是由着伤口血流不止,用不了多久也会死。

映夏很快就回来了,小丫头不但带了个药包,还带了一盏煤油灯。

两人将煤油灯点亮后,那人的状态也逐渐清晰起来。

他的脸被血糊着,看不清相貌,却可以辩出俊朗的五官,只是一双眼睛紧闭,嘴唇泛白,整个人透着一副垂死之态。

闻溪没时间去关心这人的长相,她学过一些急救术,虽然马马虎虎,但总算把血止住了,身边没有包扎之物,只好用随身的一块手帕当作纱布,勉勉强强固定了伤口。

仓促间,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其中还夹杂着纷杂的喧哗声。

闻溪心中一凛。

“小姐,好像有人来了,我们快走吧。”映夏急了,这荒郊野岭的,小姐和夫人孤儿寡母,实在不能惹上什么麻烦。

闻溪急忙吹灭了煤油灯,在灯光熄灭之前,她又看了那男子一眼。

他被血糊住的脸,其实看不清原本的面貌。

那些人不知道是偶尔路过,还是卷土重来,如果是敌人,那他这条命也保不住了。

她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本来就是陌路人,她不会为他冒险。

两人回到车上,闻溪急忙吩咐车夫启程,不管那些人是什么来头,此地绝非久留之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