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畅读全文

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畅读全文

旧月安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是作者““旧月安好”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绮绮黎奈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父母血型都不匹配,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开始跟姐夫造小孩。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但他们也应该知道,羔羊也有野望,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主角:绮绮黎奈   更新:2024-07-10 19: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绮绮黎奈的现代都市小说《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畅读全文》,由网络作家“旧月安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是作者““旧月安好”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绮绮黎奈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父母血型都不匹配,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开始跟姐夫造小孩。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但他们也应该知道,羔羊也有野望,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畅读全文》精彩片段


绮绮视线看过去,看到那盏路灯下站着的身影,是于明。


绮绮只觉得呼吸一窒。

于明撑着伞在雨中走到她面前,对她笑:“我就知道你没带伞,走吧,一块。”

绮绮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怎么出现在学校,她站在那没动。

于明洒脱:“当不成男女朋友,当普通朋友应该可以吧?”

绮绮想让自己尽量轻松的面对他,她也很久没见他,不知道这段时间他过的好不好,她也觉得自己有几分释怀,只要他好就好,她别无所求。

她笑的大方:“好啊。”

她进入了于明伞下。

于是美丽的校园里,绮绮跟于明拱撑一把伞,在学校的道路上漫步走着,就像以往的每一次下雨天,于明都会来接她回宿舍,两人手牵手走着,珍惜着这难得的雨夜。

霍邵庭的车又停在大学的校门口,他正坐在车内闭眸养神的时候,前方的司机说了一句:“霍先生,校门口出来了两个人,有一个是不是绮绮小姐?”

司机正瞧着车窗外,

霍邵庭听到他话,朝着车外看去,雨夜中是一对共伞的男女,男生旁边的女生正是缓慢走着的绮绮。

他脑海里突然自动传来黎奈今天白天说的一句话。

“你看于明多喜欢绮绮,任何男人都会为了她心动。”

他在心里反复念着最后那一句。

念到一半霍邵庭眼含阴郁,眉头无法舒展。

绮绮并没有发现门口的人,还跟于明走了一段路后,她停住,侧身看向于明:“就把我送到这里吧。”

于明也停住。

谁都没想到两人这段路会是这么的短,十多分钟就已经结束。

各自都有几分恍然,于明在伞下看着她,目光不从她脸上移开一刻。

绮绮也在看着他,谁都不知道彼此的双眸里流窜的是什么,绮绮只觉得这一刻很安静,身边只有风声雨声。

终于,绮绮开口说:“就送到这吧。”

她开口才知道自己喉咙里的声音在哽咽。

于明站在那却不动,雨在两人周身落下,在这静谧的雨夜,两人就像一对出逃的男女。

“只送到这吗?”

“是的,送到这。”

于明又沉默。

绮绮也沉默,明明在说分别,可是这一刻又谁都不肯动,两人的影子在地下重合,看上去是如此的难舍难分。

霍邵庭坐在车上,看着车外的一切,静声不动。

司机也看着这一幕,感觉到后座上的人的安静幽冷,他问了句:“霍先生,要不要告诉下绮绮小姐,我们到了?”

霍邵庭视线在雨夜中那两个身影上看了许久,他声音里夹着一丝寒气,说了两个字:“不用。”

绮绮在校门口根本没有发现霍邵庭的车,如果是平时她第一时间就会看到,可今天晚上于明的出现,让她心里瞬间方寸大乱。

就在这时,雨夜中传来一声音量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的鸣笛声,绮绮在听到这鸣笛声后,立马侧脸看过去,视线一同看过去的还有于明的视线。

绮绮看到了霍邵庭的车,她脸色有一瞬间的慌乱。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她下意识的眼神慌乱的去看于明。

下一秒,车上下来一个司机,那司机撑着一柄黑色的伞,他站在车门口,对着绮绮说了一句:“绮绮小姐,要下大雨了,快些上车吧。”

绮绮听到这句话,心像是瞬间到了嗓子眼,她忘记了今天是下雨天,一般下雨天,霍邵庭都是会来接她的。

小说《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今天天气不冷,反而有点热,他又对佣人说了句:“把家里的冷饮都看好,少一瓶,我回来兴师问罪。”


霍邵庭说的可是相当的认真,没有半分的玩笑。

佣人想,霍先生这是拿绮绮小姐当妹妹关心呢,她自然也要更加的万分负责了:“好的,霍先生,我一定会看好绮绮小姐的。”

绮绮觉得真有些无语,没想到他会这么严肃且严格,她一副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在霍邵庭离开后。

这个时候客厅的电话铃声传来,佣人听到后,当即朝着大厅里走去,而绮绮隔了一会儿,也跟着佣人进大厅,刚到大厅,佣人正站在沙发旁目光正僵硬的看着她。

佣人将电话从耳边放了下来:“绮绮小姐,霍老太太说想邀请您去霍家,参加霍家家宴。”

……

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可以让绮绮来拒绝或者答应的,在半个小时后,霍夫人盛云霞的车就来到了檀宫的大门。

绮绮早在霍太太来之前就给霍邵庭发了一条短信,说霍老太太邀请她去霍家的事情。

差不多两分钟,绮绮这边接到了他的回信:“你先过去,我会来接你。”

绮绮在看了这条消息许久后,自然只能按照他的做。

在看到霍夫人的车到大门口后,绮绮自然是跟着佣人去门口。

霍夫人还是坐在车内看着绮绮:“绮绮上车吧。”

她语气相当温和。

可听在绮绮耳朵里,无异于索命镰刀。

想了半晌,回了一句:“好的。”

盛云霞见她还算识趣,脸上露出满意的笑。

绮绮想了想,又说:“那我先去换身衣服。”

盛云霞当然同意,点了两下头:“你去吧。”

绮绮便去了楼上。

到楼上绮绮满头大汗,就连她的手心都冒出了一大片汗,绮绮到大门口后,车门被司机打开。

盛云霞依旧坐在车上等着她。

绮绮一步一步朝着车走去,犹如踏上了牢笼。

坐在车里后车门关上,绮绮还是保持谨慎的模样。

盛云霞说:“过了一天了,我那天的话你应该想清楚了吧。”

绮绮不可能背叛姐姐,自然也不可能得罪霍夫人,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放在火上烤着,她唇颤动了两下说:“能够陪老太太,是我的福分。”

盛云霞听到她的话,笑着说:“是个聪明的性子。”她说完这句话,想了几秒,又说:“今天可不是随便的场合,来的是霍家的亲戚。”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家宴,那绮绮出现在霍家家宴上的身份是什么?

绮绮不知道,她沉默不语。

盛云霞也不再跟她多说。

车子还是到了霍家大门,那里早就热闹非凡了,绮绮不认识霍家的人,一个个看去,均是富贵非凡,气势极盛,全都围在霍老太太身边,讲着笑话。

绮绮想,这样的场面,她只在一些电视剧里看到过,绮绮甚至还在那一群人,看到几个电视上常见的大人物。

盛云霞带着绮绮出现在霍家后,一个跟盛云霞年纪相仿的女人便走了过来:“嫂子,你这是把谁带过来了?”

盛云霞笑着说:“邵庭的新女朋友。”

那跟盛云霞打招呼的女人,一脸惊讶:“什么?邵庭的新女朋友?邵庭不是跟黎奈……”

当然那人的话没说出来,便止住了。

盛云霞对于对方停顿的话,只笑着对绮绮说:“绮绮,你跟大家打声招呼。”

绮绮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架在火架上,整个人犹如烈火灼烧,她没有开口说话。



他身上已经换了西裤跟衬衫,而绮绮还是睡觉的衣服,听到他话,她点了点头听从了他的意见。

霍邵庭便去了楼下。

现在也不算早了,所以绮绮又退回自己的房间去洗漱以及换衣服。

可是当霍邵庭还是习惯性的在桌边看着报纸的时候,佣人将早餐都端上桌,说了一句:“绮绮小姐还没下楼吗?”

霍邵庭也觉得奇怪,朝楼上的房间看了一眼:“可能还在忙。”

佣人听到他这句话,只能再度去厨房忙。

霍邵庭又看了几分钟的报纸,这个时候楼上传来开门声,楼上的人像是在朝楼下找着什么,在没看到她想要找的人后,她又要将房门给关上了。

霍邵庭发现楼上的不对劲,放下了手上的报纸,朝着楼上走去,然后敲了敲那扇房门,隔了好久那扇门才被里面的人给拉开。

绮绮站在门口看着门外的人。

门外的人,语气沉静问:“出什么事了?”

绮绮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霍邵庭发现她身上的裙子有几分怪异。

他看了她半晌,绮绮虽然窘迫,可在他的视线下,只能说:“拉链卡住头发了。”

虽然不是一件大事,但也绝对是一件十万火急的事,绮绮在房间里弄了半天,弄的满身大汗,她急的都想找剪刀将头发直接剪了,可因为对这里不熟悉找不到剪刀所在地,所以像个无头苍蝇乱转。

霍邵庭听到她话,眼眸淡淡:“转过来,我看看。”

绮绮听到他这话,愣了一下,看着他,不过很快,她还是转过身背对着他。

拉链只拉一半,后半部白皙的背部露在霍邵庭眼下,上面还有指痕印记,绮绮的耳根有浅浅的粉红。

霍邵庭视线从她耳根的浅红上挪开,也只是很自然的伸手替她将后背的头发拨掉,然后找到问题所在,替她缓缓将裙子的拉链拉了上去。

一个低眸看着,一个身姿垂着。

房间里是静谧无声。

在拉链拉上去后,霍邵庭说了两个字:“好了。”

绮绮的手抱着胸,还是保持着身姿垂着的姿态,她只低声说了:“多谢。”两个字。

霍邵庭也没太多表情:“不用谢。”手从她后背上收回手,然后挪动长腿,从她房门口离开了。

佣人正好从厨房出来,见餐桌边没人,立马朝楼上看去,看到房门口的两个身影:“先生用餐了。”

霍邵庭最先下楼,绮绮过了一会儿也下去了。

佣人在两人全都坐在餐桌边后,还在看着两人。

因为时间上的来不及,绮绮还是坐霍邵庭的车去的学校,在到学校后,霍邵庭问了绮绮一句:“晚上要我来学校接你吗?”

他还是礼貌性的询问。

“我可以自己回去,邵庭哥。”

霍邵庭点点头说:“好,有什么事情再给我电话。”

绮绮点头,从他车上下去。

霍邵庭西装革履坐在车里,而绮绮小白鞋,简单的裙子清爽干净,看上去是像是一个长辈送晚辈来学校,完全不搭噶。

霍邵庭的车子停在校门口还有些显眼,绮绮在心里这般想着,明天还是不要他送回比较好。

之后依旧是霍邵庭的车离开,绮绮去学校上课,可是绮绮刚到学校内,她手机便接到一通电话,是黎奈打来的。

绮绮在看到姐姐两个字后,双唇紧咬,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通电话。

小说《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绮绮也不知道为什么,却还是高兴不起来,闷闷不乐的说:“那就好。”


许莉一脸激动:“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富家千金呢!”

绮绮平时在学校兼职打工,所以很多人都当她家境普通,那些照片一出,大家想到的只有包养,从来都没想过会是她家人的这个可能。

许莉又说:“而且霍先生本来就是你的家人啊,学校里的人要是知道那车里的人是霍邵庭,她们得吓死。”

霍邵庭可是绮绮学校的大金主,每年霍氏在这所学校的捐赠无数。

对于许莉喋喋不休的话,绮绮只觉得疲惫,她只自顾自的低声说:“只要误会解除就行了。”

许莉搂着她肩膀,试图让她情绪从这场风波中出来:“放心吧,不会再有人敢对你说闲话了。”

绮绮嗯了一声。

绮绮跟许莉走了一段路,可后面因为两人要去的地方不同,所以走到岔路时,各自分路了。

绮绮去实验室,她到实验室门口时,神情还有些不自然,谁知道当她走进去的那一刻,昨天那几个闹着要分组的女生女主到绮绮面前来道歉,说让她们都被那些照片误导了。

绮绮心间所有的胆怯,在看到她们的态度那一瞬间,全都落了下来,她声音轻轻:“没事。”

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件事情快速平息,快速消失,没有半点踪迹是最好。

绮绮在实验室做实验到晚上的九点,九点出来时,外面天已经彻底的黑了,还下着暴雨。

绮绮没有带伞,只能跟实验室的一个女生共伞到了校门口。

这场暴风雨极其大,吹的路边小贩的大伞都翻了。

绮绮心里想着要不要跟檀宫那边的佣人打一通电话,说她要很晚才回来,当绮绮刚拿出手机时,有一通电话打来。

她盯着这通号码,眼睛盯着屏幕上“霍邵庭”那三个字,心像是漏了一节拍,她想了几秒,才闷着声音接听。

“邵庭哥。”

“还在学校?”

这个时候校门口已经没多少人了,绮绮被这场暴雨困在校门口,她站在黑漆漆的角落,应答:“嗯对,邵庭哥,我可能要晚点到家。”

她这般说着,谁知道她的话刚落音,霍邵庭便说:“猜到你应该没带伞,所以还是过来接你一趟。”

他的话刚落音,一辆车便缓缓停在了绮绮面前。

绮绮站在校门口,看着面前这辆在雨中的黑色的车,她沉默半晌,将手机从耳边放了下来,然后朝着那辆车上去了。

绮绮也根本没有发现,就在她身侧的一百米处站着一个人影,那人站在黑暗里,手上撑着一把伞,目光正死死的盯着绮绮这方。

绮绮上了车后,车门被很快速关上。

霍邵庭正坐在车内,绮绮坐在了霍邵庭身边,巨大的雨声被车门阻隔,车里静悄悄的,两人都没交流什么。

车顶的上方,是淡淡的暖黄灯光,很快车便从校门口开离了。

而在他们的车开离后,那个站在黑暗里的影子却一直伫立不动。

回到檀宫后,半夜,洗完澡的绮绮正趴在霍邵庭的床上,霍邵庭人正压着绮绮在身下,两人的手扣着,彼此身体相抵。

两人身体之间相互抵的很用力。

霍邵庭白天本来是要有个会议,不过一上午没起来,所以没去。

到中午的时候,两人在餐桌边用餐,霍邵庭知道她目前大四,差不多临近毕业,便问她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她挂断了电话,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自己要做什么,下一秒,她的手机又响了,绮绮接听:“绮绮,于明得罪的是一个很有背景的二世祖,我爸找关系都解决不了。”

绮绮还是回了三个字:“我知道。”

她又挂断了电话。

绮绮的脑子其实在这一刻一团乱麻,她知道于明是在自毁前程,因为她昨天的话,她现在该怎么办,怎么救他,怎么让他不要有案底的出来?

她心里一个颤抖,想到一个名字,霍邵庭。

她不确定他会不会帮他,可他说过有什么事情找他的,绮绮的心如被人拉扯的线,随时会断裂。

她颤抖着手拨通了这个号码,

电话响了三声,那边接通,却没有人出声。

绮绮已经管不了,甚至克制不住自己,颤抖着嗓音:“邵庭哥,你可以跟我见个面,我有点事想要你帮我。”

霍邵庭那边在听出她声音的异常,拧眉,他在应酬场上酒桌旁,满桌子的喧哗,他从桌边起身:“先别慌,你先好好跟我说出什么事了。”

“于明在酒吧打伤人,现在正在警察局关着,那人听说被打的很严重,于明有可能会要坐牢跟留有案底。”

霍邵庭听到这话,他眉色顿住。

他身边有人端着酒杯来敬酒,他拿酒杯的手挡住,接着把酒杯给了一旁的秘书,便从桌边转身离开了,朝着外面走了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

绮绮不想要半点惊慌之声跑出来,只虚弱着声音:“就在昨天晚上。”

“你现在在哪?”

“在学校。”

“那我们先见一面。你现在学校等,我派人去接你。”

两人结束掉这通电话,绮绮还浑身冷汗,很快,她从床上起来,随便抓起衣服,随便洗漱了一下,等着霍邵庭那边的人来接她。

当她再度接到他的电话,是在一个小时后,绮绮赶到学校门口,看到一辆车,绮绮直接上去,她以为只有司机在里面,谁知道霍邵庭坐在里面。

绮绮上车后,坐在他身边,低着脸。

霍邵庭看着她苍白瘦弱的脸,良久,问了句:“打的是什么人。”

绮绮带着哭腔:“我还不知道。”

她身子在颤栗。

霍邵庭又再度问:“你想要我怎么帮他?”

绮绮想,只要他能够帮她这一次,以后她做牛做马都愿意。

她充满哀求:“可不可以不要让他坐牢,不要有案底,他就这一辈子,不能毁。”

霍邵庭看着她这张脸,她的表情,只觉得她的天好像在塌。

他手上握着一个打火机,打火机被他的手翻转了两下:“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不好解决,而且他还刚进霍氏。”

他表情显得有几分冷情。

绮绮听着他的话,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我知道。”

她脸色沉默,有一会儿没说话。

霍邵庭又说:“年轻人都喜欢自毁前程?”

绮绮脸色惨白,唇不断颤抖:“邵庭哥,你帮帮于明,只要你帮他,我做什么都愿意。”

霍邵庭听到这些话,脸色不明的看了她良久:“为了于明,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绮绮一时之间听不明白他这句话,她的面色在他面前更加的卑微了。

这是哀求的姿态,霍邵庭怎么会不懂呢。

他的脸上被一层阴影覆盖着,他看向前边的司机说:“你打个电话去查查这件事情,问问得罪的是谁。”

前方的司机听到他的话,当即回答:“好的,霍先生。”

司机立马下车去打电话查询,而车内静悄悄的,一个无声,一个手放在膝上,没什么表情坐在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