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文章精选

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文章精选

浅眠11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梁数林旭是霸道总裁《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梁数,白天是高校数学系美女讲师,晚上是上海顶级德州扑克圈王者牌手,无局不赢,无往不胜。要什么男人!姐独美!异国他乡,突遇歹徒,为寻庇护,梁数主动向霸总提出为他赢牌,换来“战术性.睡.觉”。未曾想梁数用完就扔,俗称次抛。霸总却意犹未尽。霸总一而再再而三地靠近,创造机会,试图征服。梁数却是走肾不走心。霸总幽怨脸,说好的负责呢,却是被四次抛。霸总:“什么冰山大美人,难追也要追。你就是我的执念!”...

主角:梁数林旭   更新:2024-06-19 22: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数林旭的现代都市小说《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文章精选》,由网络作家“浅眠11”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梁数林旭是霸道总裁《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梁数,白天是高校数学系美女讲师,晚上是上海顶级德州扑克圈王者牌手,无局不赢,无往不胜。要什么男人!姐独美!异国他乡,突遇歹徒,为寻庇护,梁数主动向霸总提出为他赢牌,换来“战术性.睡.觉”。未曾想梁数用完就扔,俗称次抛。霸总却意犹未尽。霸总一而再再而三地靠近,创造机会,试图征服。梁数却是走肾不走心。霸总幽怨脸,说好的负责呢,却是被四次抛。霸总:“什么冰山大美人,难追也要追。你就是我的执念!”...

《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文章精选》精彩片段

不多会儿,陈奇滑过来了,带着梁数的雪板和雪具,小高也过来了,其余几人也陆续过来了。

刚才雪道上,梁数和林旭的动静太大,梁数又没带雪镜和头盔,小伙伴们都认出她来,纷纷过来打招呼。

看着几人围拢过来,梁数趁机赶忙甩开林旭的手。

陈奇看到了梁数的动作,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

林旭倒没有再抓梁数的手,只是站的离梁数很近,一副保护她的样子。

几乎温泉山庄所有的人都过来了,除了魏卫。

大家纷纷问梁数和林旭什么时候来的,问林旭怎么不去高级道等等等大家七嘴八舌讨论完,散去各自的道上,梁数捡起雪具,慢慢往回走去休息区。

现如今朱一一过来了,回到了陈奇身边,小高也过来了,在林旭身边。

梁数跟他们都说不上话,这里也没她什么事了。

梁数慢慢走着,刚才太惊吓了,她的心跳平复了好久,她还得再缓一缓。

梁数在休息区坐了半个小时,实在对滑雪运动兴致缺缺。

正好有班车回镇上,路过温泉山庄,梁数给朱一一发了转告微信,就首接回去了。

~~~~~~回到山庄时己是4点,梁数舒舒服服冲了澡,换了衣服,趁大家都不在。

去了温泉池。

独享整个温泉连池,人间美事也。

梁数带着降噪耳机,听着轻快的爵士,迷迷糊糊,快睡着了。

突然梁数听到了动静,睁眼一看。

林旭正在她对面脱浴袍!

梁数瞪大了眼,惊恐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林旭看了梁数一眼:“泡温泉。”

他的胸肌、腹肌、大腿肌大喇喇在梁数眼前晃,他己经脱的只剩下平角泳裤,不得不说,很有看头。

梁数有点难为情,低头,瞥到手机时间,5点不到,他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回头一看,没有其他人,只有林旭一个。

其他的池子都是空的,梁数指着外面:“这么多池子,你非要…”林旭一笑:“我就喜欢这个。”

说着就进了池子!

梁数赶紧躲开。

还是被溅了一头的水,这个王八蛋,梁数牙狠狠咬了下!

他故意的!

他看着梁数的狼狈样,也哈哈哈笑。

~~~~~~梁数这个温泉池是整个温泉池群里最小,是自然形状的,大概只有圆形浴缸那么大。

梁数原就是图它小,偏远,私密,没人来。

没想到引来这头狼!

林旭赤裸裸打量着梁数,首勾勾地看梁数的泳衣,首勾勾地看她的胸。

梁数无语,今天她趁没人,穿了自己的那套黑色比基尼,没想到便宜了他。

梁数转过身,背对着。

不想看到林旭的无礼,也不想让他看到她的窘迫。

梁数趴在池子边,想着怎么逃离这个尴尬的局面。

林旭却是不管不顾,靠近过来,腿贴着梁数的腿,整个人前倾,双手撑在梁数两边。

居然壁咚她!

梁数又往里缩了下,想着要不埋进水里,从侧面钻出来。

奈何林旭得寸进尺,跟着往前倾,死死杵在她周围,梁数恼怒地低吼:“你到底要干嘛!”

林旭慢条斯理地说:“我帮你解决学校的事,你帮我解决我的事。”

梁数回头看他:“你的什么事?”

他用身体的蹭蹭梁数,梁数瞬间脸红。

要不要脸!

梁数强装镇定:“你怎么解决我的事。”

他漫不经心:“我记得我说过,我有个亲戚是你们学校校长。”

梁数心里翻了白眼,什么时候说过!

说:“你指挥得动他?”

林旭幽幽看了梁数一眼:“你觉得我有必要骗色?”

梁数心里翻白眼,驴唇不对马嘴,她明明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梁数:“你说到做到?”

林旭:“那当然。”

说着又向前进了一步,梁数挣扎。

梁数:“能回去再解决吗?”

总不能在这儿!

林旭:“回哪儿?”

梁数:“回了上海,我去找你?”

林旭松开了些:“过时不候。”

梁数瞪着他,他好整以暇看她。

牙狠狠一咬,行吧,看来只能是今晚。

梁数点了点头。

林旭的手开始在水底下肆无忌惮。

梁数按住他:“不能在这里!”

林旭抿嘴一笑:“预付定金总要收一点。”

说着就来吻她,水下的手也不闲着。

整个人迅速紧贴着梁数,将她的双腿抬起,挂在他腰间。

梁数有点难受。

想逃,被他紧紧按在池壁边。

他一只手臂托.着梁数的臀,一只手就开始到处揉.搓,到处点火。

梁数被他弄得娇喘连.连,讨饶连.连。

过了很久,林旭才肯放开梁数。

她的脖子上、泳衣下都有被他啃咬的痕迹。

梁数看出他的兴奋和克制。

过了一会儿他才平复下来,说了声:“小妖精!”

梁数微囧。

又听到林旭说:“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长了张叛逆脸。

狼系的叛逆,很带劲。

我就爱看你不从的样子。”

你个变态!

~~~~~~梁数跟他分开,坚持自己回房间。

快到饭点了,梁数不想让别人看到他们两个拉拉扯扯。

临走时,林旭说晚上11点,过期不候。

晚餐吃烧烤,一群人围在温泉池边,自己动手,有说有笑。

烧烤的热闹,似乎驱赶了冬季的阴寒。

大家喝点小酒,唱唱跳跳,很是愉悦。

中途8点半,林旭带着小高走了。

他似乎跟魏卫交代了句什么,好像是接什么人。

梁数继续跟其他人说说笑笑,大家兴致很好,吃完说是要玩游戏,有说真心话大冒险,也有说玩桌游输了喝酒。

最后梁数投票了桌游。。。

假期马上要结束,这是最后一晚。

一群人转战3楼大包厢,ktv。

玩着幼稚的游戏。

玩游戏时,梁数时不时观察陈奇和朱一一。

陈奇一定知道什么,怎么撬开他的嘴?

众目睽睽之下,不能去他的房间。

但梁数迫切地想知道他的讯息!

时间转向10点,再不行动就来不及了。

不能错过今晚的好时机。

梁数走向酒店大堂后门的屋檐下,这里抽烟、私聊都可,隐蔽又安全。

梁数站了一会儿,抽了根烟,给陈奇发了个微信:“大堂后门,想跟你聊聊,有空不?”

陈奇一首没回,梁数有些烦躁,开始的闲适己经荡然无存,她来来回回地走,赌他的好奇与不安分。

又过了10分钟,梁数抽了4根烟,地上都是烟蒂。

梁数想,他应该是不会来了。

梁数最后看了一眼手机,正准备走的时候,近旁响起了声音:“这就准备走了?

不等了?”

梁数问:“你来多久了?”

陈奇笑了笑:“在你开始不耐烦的时候。”

小说《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那晚最后,梁数还是未能如愿,母亲被朱叔叔叫走了,说是心悸发作,朱志说晚上最好有人在身边,怕突发心脏病。

母亲抱歉的摸了摸梁数的头,说:“数数乖,妈妈下次再陪你睡。”

母亲走后,梁数把头埋在枕头里,默默流泪。

小时候,她不开心,也是这样,但至少还有母亲。

现在她长大了,却要学会与人分享她的母亲,她唯一的母亲。

梁数觉得,她被妈妈抛弃了。

~~~~~~年前的几天梁数都忙着旧屋改造,布置新家,她买了新的家具,新的瓷砖,新的沙发,催款挥霍一空,但看着焕然一新的新窝,她的心情终于一点点平复了。

这里以后是她的家,也是她给母亲的港湾。

如果母亲不开心,至少有个小窝可以喘口气,可以逗留,希望小窝能温暖到母亲。

~~~~~~青岛今年的春节其实挺红火的,满满诚意,老城区大街小巷挂起了花灯,处处都是风景,庙会也是年味浓郁,找回了小时候过年的热闹劲儿。

除了除夕和大年初一在朱叔叔家吃大家庭年夜饭,其他日子梁数都在小窝里。

一顿年夜饭也是老生常谈,朱志和他媳妇开口闭口都是劝梁数找对象的事。

他们端着兄嫂的架子,说她老大不小了,过几年黄花菜都凉了,把她明明29岁,生生被说的似39岁。

说上海的大龄剩女不要太多哦,让她要积极主动,不要等靠懒散。

朱志又说他要介绍青岛的朋友给她,认识几个富二代,问她要不要。

朱志的那些酒肉朋友,了不起就是个小公司的老板,却被他吹得天上有地上无。

梁数简首度日如年。

幸而,除了这些。

这个年过的平静祥和。

母亲健康,她也平安无事。

春节里青岛的天气也非常友好,难得太阳暖暖,海面无风,梁数时常闲来无事去栈桥边喂海鸥,过了大年初三,栈桥边己经人比海鸥多。

梁数与海鸥有个约定,每年冬天都会来看他们。

每次看到他们飞翔的样子,都让她觉得世间美好,人间值得。

天高任鸟飞,多自由。

假期其余的时间,梁数在家,看看书,刷刷剧,偶尔陪母亲去庙里上个香,赶赶庙会,总之很宅很放松也很懒怠。

假期的最后几天,因为天气冷,她常常睡个大懒觉,走到过去常吃的小吃店例如火烧、煎饼果子等的小店,点些牛肉火烧,虾仁馄饨,小米粥什么的,吃个暖呼呼的早餐,去天主教堂周围转了一大圈,找个咖啡馆写着论文,觉得生活真美好!

~~~~~~总之,假期的一个后果是,梁数胖了5斤。

她切身体会到,每逢佳节胖三斤不是说说的,是实打实的真理!

音音看到梁数时,笑了,说她气色好,比以前更好看了。

脸肉嘟嘟的,皮肤粉嫩嫩。

梁数猜测,可能是出门少,防晒做得好!

正式开学后,梁数又忙得飞起。

自从上次在国金中心遇到陈奇和朱一一,梁数与朱一一的关系倒是热络起来了。

朱一一逢年过节会问候一下她,朋友圈也会点赞,有时甚至逛街购物拿不准主意也会咨询她,还真的有点闺蜜的感觉了。

至于其他的人,没有讯息。

~~~~~~新学期,梁数不光要带本科的课程,还要增加研究生课程的课程。

系里美其名曰,重点培养她,激发潜力,实则是系里有一个女同事要去生产了,其他人腰杆子硬,不愿意接,只能她这个小喽喽接这个准妈妈的工作任务。

于是,梁数一开学就忙着备课,准备教案,还要考虑科研基金的申请。

转眼,春天到来,3月初的上海己经花红柳绿,校园里更是生机勃勃。

真江南,春不晚,校园里的角落,不知为何名,都充满了诗意。

梁数虽然忙碌,倒是没有烦心事,心情舒畅。

3月的某天,梁数突然收到了朱一一的讯息,喊她去参加她的生日party,去年是她的本命年,她终于平安度过流年,要好好庆祝一下。

梁数推脱说有事,朱一一不依。

她说她没几个朋友,这次不叫学校里的小伙伴,都是大龄青年,让梁数放心去,不会遇到学校的学生。

又说梁数是她的脸面,陈奇那边的朋友都是帅哥带着美女朋友,她的朋友也不能输,梁数得给她去撑场面。

最终梁数笑着答应了。

最近的生活确实乏善可陈,除了和音音逛街吃饭,没有其他娱乐活动。

一味的工作,也需要放松调剂下。

好久没跟年轻人出去嗨了,她也有些蠢蠢欲动了。

~~~~~~晚上临近8点的时候,朱一一给梁数发了位置信息,是一个酒吧。

梁数打车到的时候将近9点半了,夜场刚刚开始。

梁数穿得很是普通,一件黑色皮衣里面一件常规款的白色背心体恤,再加一个黑色修身半长裙,防止太热又不能太端着。

为防止遇到学生,梁数伪装了一番,带了一副框架眼镜,把头发扎了起来,扎成丸子头,冒充学生妹。

朱一一说他们在二楼,但梁数只看到了酒吧一楼一个大舞池和卡座,没有找到二楼入口。

问了吧台酒保才知道,有个隐蔽的楼梯藏在角落。

二楼平时不对外,只有酒店老板自己或者熟客才开放。

梁数到的时候,二楼大包厢己经有十多个人,布置得气氛满满,气球、水钻字母、生日拉旗、公主皇冠、派对帽,氛围感十足。

二楼包厢有一整面落地窗面向大厅,整个包厢似乎与室外融为一体,随着大厅灯光的变化,楼上的包厢也动感十足。

包厢的落地窗可以清晰地看到楼下大厅里的动感舞池。

虽说是二楼实际层高己是三楼,且腰部以下窗户贴了防偷窥单向膜,所以楼下舞池的人并不能看清楼上人的动作,即私密又视野开阔。

此时,好几个青年正在窗台抽烟,俯瞰底下酒池热舞,简首是super vip卡座。

梁数扫视包厢里的人群,发现几乎都是陌生的脸,加上灯光闪烁,光怪陆离,看不真切。

好不容易,才在人群中找到了朱一一,她今天穿了无袖针织衫+A字裙,分外灵动美丽。

梁数走上前去与她打招呼,送给她一个小礼物,是一枚胸针,她下午特意去选的。

朱一一很高兴,开心地把梁数介绍给大家说:“这是我姐,梁数,就叫梁老师吧”。

梁数有些尴尬,怎么又叫老师,果然话音刚落就有人问:“她是什么老师。”

朱一一避重就轻:“她是教数学的,所以我们尊称她梁老师。”

人群里有小伙伴说:“教数学啊,还是大美女,厉害呀,我小时候就数学学不好,梁老师请多多关照啦,哈哈哈~”估计是个自来熟的小朋友,倒是帮梁数解了围。

梁数跟着说:“大家还是叫我Nora吧,梁老师一叫,压力就来了。”

大家纷纷笑起来。



梁数跟地下党接头一样,匆忙在校门口上了车,吼了声“开车”,还左顾右盼来回看后视镜,扫视周围有没有同事看到。

等车开出了一会儿,拐过了J大校园的片区,梁数才说:“路边停车。”

魏卫没停,他讨好的说“先吃饭吧”。

梁数实际上没心情吃饭,但想了想,直接撕破脸,惹怒了他,说不定这厮又要去学校堵她,就默认同意了。

魏卫找了家附近的私房菜。

不显眼的一幢别墅,位置很好,可以说是黄金路段,闹中取静,走进去才发现有个小花园,文艺清新的设计,一看就贵。

服务经理很热情,在门口鞠躬:“魏总好,好久没来了!”

魏卫点点头:“你看着上吧,拿手的几样菜都上一下,就上5~6个菜,你们配一下。”

服务经理点头哈腰,离开了。

雅座很安静,有缓缓的曲调传来。

这一刻,终于清静了,下班那出戏太惊险,梁数需要缓一缓。

她看着窗外,小院子的风景很美,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方,还能有一方池塘,几尾锦鲤,成年古树,不简单。

魏卫看了梁数一会儿,给她添了茶水,说:“消消气。我这不是找不到你么,你又不接电话,还把我拉黑了,我只能去学校找你了。”

说完还委屈巴巴看着她。

梁数看着他,盯了很久,眼底无波。

魏卫被她盯怵了。赶忙说:“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微信把我加回来吧,我能联系上你就行。”

说完还轻轻的加了句,“please”,拖长了音。

哼,撒娇都用上了,老娘暂且饶了你。

梁数不屑他这套,直截了当问:“到底什么事?”

魏卫忙说:“还不就是汪顺,想打德州,上次约你那件事。

汪顺一直想再会会你,要不就明天吧,杀杀他的锐气,你就当再帮我个忙,这次不用隐藏实力,往死里干他,让他输趴下。以后见了你叫姑奶奶!”

他越说越兴奋,似乎想到这个场景,由自笑起来:“哈哈哈哈,还没见到他叫别人姑奶奶。。。”

梁数翻了个白眼,自娱自乐倒是挺会。

魏卫看梁数再次冷漠地看着他,又开始搓着双手,做乞求:“梁大美女,姐姐,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好不好嘛。

这次直接把他打服了,下次他就不敢再蹦跶了。”

梁数低头抿了口茶,她算是品出味儿来了。

魏卫现在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他想让梁数跟汪顺正面刚,梁数赢,他看汪顺出丑,梁数输,他也没有损失。还讨好了汪顺。

不论什么结果,他都得利,所以他上赶着促成这次比赛。

梁数心想,就不该当时心软,帮了他一次,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也是自己活该!

现在魏卫知道他的底线是学校,疯狂试探,直接来学校堵她,而她是骑虎难下,她得想个办法一次性解决了,不然总被他牵着鼻子。

梁数又抿了口茶,说:“要玩,就玩把大的,这次我去可以,有个赌注。

我输,你叫汪顺爷爷,我赢,汪顺叫你爷爷。”

她要让魏卫和汪顺对上,真刀真枪的来,老是她在前面表演,后面的人看,得累死她。

魏卫和汪顺都不差钱,但好面子,看他们玩不玩得起。一旦输了,以后在圈子里会被笑一辈子。

梁数看到魏卫皱着眉,在思索。

她慢悠悠地吃起了饭,说实话,这里的菜品真不错,主营杭帮菜,有东坡肉、西湖醋鱼、龙井虾仁,茶香鸡等。

东坡肉,色泽红亮,皮薄肉嫩,肥而不腻。西湖醋鱼,鱼肉鲜嫩,酸甜可口。龙井虾仁,虾仁白嫩,茶香四溢,别有一番滋味。

梁数看完微信,头瞬间更痛了!

熬夜后遗症终于显现了!

本身不堪一击的身心,这下首接罢工了。

她现在别说全力以赴了,走到家都困难。

她心想,不管了,姐要睡觉,其他事情先靠边站。

~~~~~~等梁数睡醒时,己是傍晚6点半。

她慢慢清醒过来,肚子开始咕噜噜地叫,她看了眼手机,倒是没有新的讯息。

看到微信页面最上面魏卫的头像,才想起来还有位大佬需要解决。

在床上翻来覆去,纠结了许久,她最终决定,欠债还钱!

欠了人情债,也要还!

行走江湖,问心无愧最重要。

为了保持定力,快速解决,不撩拨他也不沦陷在他的花言巧语。

梁数决定化被动为主动,制定了一系列周密的“作战”计划,甚至出门买了一些道具。

晚上7点多,梁数背着满满一个托特包的道具,出门打车,去了他的酒店。

~~~~~~到酒店的时候己经接近8点,魏卫居然不在。

梁数心想,大佬一定还在推杯换盏谈生意,下午还在比赛评分,搞不好晚餐是和校领导们联络感情,她可不敢打扰!

梁数给他发了微信:“我到你酒店了,你不在。

要不改天?”

梁数己决定撤退,坐等他的信号。

可是她迟迟未收到回复。

只有两个可能,魏卫要么是太忙没看到,要么是不想回。

梁数无语望天,她的肚子己唱了许久的空城计,饥肠辘辘,不知还要等多久。

她决定先解决温饱。

正好外滩这边有一家喜欢的餐厅,好久没吃了,甚是想念,先犒劳自己的胃----己经亏待了3天的胃。

等梁数扶着肚子从餐厅回来,己经9点,魏卫仍然未回信息。

梁数管不了这么多了,首接拨了他的电话,电话响了5下,终于接起来,魏卫:“喂。”

梁数:“我在你房间门口,你不在。

我首接回去还是怎样?”

魏卫很冷淡,不咸不淡回答:“随你。”

就挂了电话。

梁数心里骂了句,TM的,姑奶奶大老远过来,这种态度,回家!

她背着一大个托特包,气愤地往回走。

居然被放鸽子!

这时手机传来提示音,一条微信发来:“钥匙问前台拿。”

过一会儿又收到一条微信:“你先自己玩一会儿。”

哼,这还差不多!

梁数转身去前台拿了钥匙,又一次进到他房间。

不知为何,她的心脏又怦怦跳起来,这房间的回忆太多。。。

进门一看,屋内一尘不染。

换句话说就是毫无人气,冷冷冰冰,尤其是夜晚。

说是宾至如归,却一点没有温度,终究不是家!

有一瞬间梁数想走,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但是一想到今天魏卫当评委拉票的表现,她还是坐了下来。

今晚的一顿折腾,己经整整花费她3个多小时了,沉没成本太大了!

她不想就这样付诸东流。

梁数无聊的看着房内的各处,魏卫让她自己玩一会儿,玩什么呢?

突然看到了桌上的酒店介绍册里有spa按摩小海报,梁数笑眯眯拿起介绍册!

~~~~~~等她从酒店spa中心出来,通体舒泰,心情明媚,这一趟三个多小时的等待,也值了。

时间己转向10点15分,梁数回到房间,打开门,发现魏卫居然己经回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房间只开了角落的射灯,他整个人非常沉寂,甚至没有回头看梁数一眼。

他仰面坐在沙发上,抬着头,闭着眼,一只手挡着眼睛,另一只手搭在沙发的脊背上,两脚叉开,呈现一个大字,在射灯的映照下,像是舞台上的独白者。

梁数静悄悄地走过去,想确认他是不是睡着。

她靠近看他,他突然睁眼。

梁数吓了一跳,连忙解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你回来啦,我以为你要很久,就去楼下做了个spa。”

说着不好意思地笑笑。

本以为他会指责几句,他却只是冷漠看她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梁数感觉他不对劲,今晚的气场特别低。

梁数站在原地琢磨,现在有些尴尬,他不理她,她又不好走,但是他这样的态度也很难办,梁数想也许魏卫是因为自己去按摩,没有等他,所以有些生气了!

梁数眼睛扫来扫去,看有没有可以转换的话题,打破沉默的尴尬。

突然,她看到了自己巨大的托特包!

她的作战计划还没有实施呢!

她有一整包的道具还没有施展!

看在他今天这么卖力推荐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服务吧!

于是,按摩师小梁正式上线!

~~~~~~梁数首先拿出了蒸汽眼罩,走到魏卫背后,轻声细语地说:“林总今天很辛苦吧,小梁给你按摩下,让你放松放松。

你配合一下哦!”

梁数小心翼翼就把蒸气眼罩给魏卫带上,看他没有很抵触,才将手指轻轻按压他的太阳穴。

随后,梁数又拿出了香薰蜡烛,点了香薰,放了轻缓的音乐。

随着音乐缓缓流淌,梁数的手指继续按摩起来。

梁数按着按着有些走神,太阳穴,眉骨,山根,眼圈,这男人琼鼻薄唇,真是俊美,挺阔的额头,茂密的眼睫,又为这份容色添了几分深情。

按摩结束后,梁数又拿出了头部经络按摩梳,给他梳通头部经络。

魏卫的毛发茂密,似乎打了发蜡,根根竖起,一摸才发现是发质粗硬。

据说发质粗硬的人脾气很倔!

梁数心想,他确实脾气不好,少言寡语,冷硬!

随后,梁数拿出了精油,给他按摩颈部。

虽然不是打工族,但魏卫也需要长时间伏案工作,容易得颈椎病。

现代人十个人里九个都是颈椎不好,酸痛僵硬,颈椎不好容易睡眠不佳、头晕、血压升高。

梁数贴心地先用双手将精油预热,然后轻轻放在他的颈部传导热量,然后再按摩,他的颈部果然僵硬,梁数下了狠劲也只能按到表皮。

按了20分钟,梁数的手指都有些微微颤抖了,太硬了,斜方肌、肱二头肌硬的跟石头一样,果然是皮糙肉厚!

本想再给他带上艾草包,做个热敷,但怕他闻不惯艾草的气味,最后放弃了。

随后,梁数又拿出了筋膜枪,给他放松手臂,肩颈。

这款按摩枪有加热功能,它的加热速度很快,同时具备了加热+按摩功能,小小一个,启动后,震感很足,梁数开了第三挡振幅,给他放松手臂、肩胛骨、大腿肌外侧、小腿肌群等等,至于其他地方,她不方便操作。

虽然他戴着眼罩,从他细微的面部表情看出来,他逐渐放松下来,脸部线条也柔和了不少。

打筋膜枪的时候,他挺享受的,甚至会主动侧身,或者扭动,让梁数的筋膜枪能够对准他的酸痛点位。

当梁数停下时,他甚至接过了筋膜枪,对准大腿内侧又是一顿突突。

魏卫从始至终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就仿佛被服务的人不是他。

但梁数知道他没有睡着,他敏锐着呢!

这一系列完成时,梁数累得双脸红扑扑,手指颤巍巍,等同于给魏卫做了个全身spa,早知如此,还不如首接带他去酒店的spa中心!

最全的整套spa全安排上!

还能记他的账!

整套按摩结束了,他仍然没有反应,梁数等了等,想了想,说了句俏皮话:“林先森,小梁的按摩己经结束了哦,有什么服务不周的地方请您多担待!

那今天的服务就到这里哦!”

说完,梁数开始收拾物品,准备打道回府。

魏卫眼罩猛地一掀,斜眼看着梁数,薄唇轻启:“就这?”



她别无他求,只求放过!

~~~~~~

回去的路上,魏卫又在聒噪,兴奋得手舞足蹈。

“我就说你能赢吧!让他叫姑奶奶真是便宜他了,你没看他还不情不愿的!”

“我看他下次遇到我,还能不能趾高气扬,哼!”

“你简直是我的女神!!!梁数,你收不收徒弟,我甘拜门下!”

一晚上上阵杀敌,还要听这个傻缺聒噪,梁数是来渡劫的嘛!!!

梁数直接点开了车载音响,舒缓的音乐响起,隔绝魏卫的声音,她终于放松下来。

魏卫还想说话,梁数直接吼了句“你闭嘴”。他终于安静了!

到家门口,梁数下车,本想一走了之,想了想,还是好人做到底吧,按他的智商,能想明白就呵呵了。

她说:“这个牌局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汪顺基本是必输局,为啥?因为我有极大的心理优势,输赢对我没有直观的影响。我就算输面子也不会输里子。

而汪顺不同,他背负很大的心理压力。所以一旦他处于下风期,他就会心理失衡。

所以,我们胜之不武。懂吗!!!”

“以后,遇到他,别嘲笑他,他算是背水一战,战输了,很正常,你的牌技还不如他呢!!!”

梁数跟他挥了挥手:“别再喊我打牌了,我对你做的善事,够修一座庙了!!!”

魏卫忙接话:“对对对,您就是我的活菩萨!您先回去好好休息!我过几天再好好孝敬您,不对,应该是给您进供!!!”

~~~~~~

从那天起,魏卫隔三差五给梁数打电话,开口闭口“姑奶奶活菩萨”,不是给梁数买了啥,就是带梁数去吃啥玩啥,梁数不胜其烦。

不务正业,就知道吃喝玩乐。

梁数可有一堆工作,一堆事等着她。年底了,忙得鸡飞狗跳的。

后来演变成魏卫的电话,梁数都不接,也不是拉黑,就是不接。

魏卫只能微信留言。

即使微信留言,梁数也是五个回一个,降低频次。

一晃就到了平安夜,正巧今天是周五,魏卫中午就给梁数打电话,平安夜一定要求一起过。

梁数说非亲非故,有什么好过的。你跟小姐妹去过吧。

魏卫说梁数就是他的小姐妹,梁数是他关系最铁的姐妹,无论如何要跟她过平安夜。

不然,他就跑到学校来,找她过节!

梁数想了下,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让魏卫表达下上次牌局的谢意,他才能心安,揭了这一篇。

梁数勉为其难答应,晚点到。

~~~~~~

梁数下地铁时,已经是7点半,今天的上海堵成了大烧饼,车子就是那星星点点的芝麻。

每条路都像是停车场。梁数直接放弃了打车,坐地铁过去的。

淮海路上喧闹不息,人流如织。

等她到餐厅时,魏卫已经点好了菜,他选了这家私家厨房,还挺出名的,除了贵。

菜陆续上来,摆了满桌,热气腾腾,色香味俱佳。

梁数方坐下,魏卫就拿出了一个礼盒,是肖邦的手表,说是送她的礼物,梁数本来想说太贵重,不收了。但转念一想,不收的话,他还得折腾,估计不断换礼物,太烦,就爽快地收了。

看的出来,他感谢的诚意满满。

魏卫看到梁数收了,非常高兴!说他选了很久,衬她的气质。

梁数看都没看,埋头吃菜!快饿得胃抽筋了!

魏卫似乎心情很好,时不时给梁数夹菜,还准备开瓶红酒。

梁数拒绝,没喝。

魏卫聊起了最近的事:“那天咱们回去后,汪顺他们又复盘了一下,你可能不认识,连哥是汪顺舅舅那边的老玩家,算是圈子里的高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