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阅读偏执沉沦:学长,晚上见

完整作品阅读偏执沉沦:学长,晚上见

云墨凤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偏执沉沦:学长,晚上见》中的人物姜海吟邹言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云墨凤兮”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偏执沉沦:学长,晚上见》内容概括:她是特困生,也是法律系的尖子生,但却从来入不了他的眼。一朝被判定为绝症后,她选择了让他记住自己的最快捷径。囚室锁男神!一夜荒唐之后,她又如一汪平静的湖面。只是,后来的某个夜晚,她从噩梦中醒来,发现梦中那个低沉嗓音紧贴耳边。这次,换我了!...

主角:姜海吟邹言   更新:2024-07-16 06: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海吟邹言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阅读偏执沉沦:学长,晚上见》,由网络作家“云墨凤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偏执沉沦:学长,晚上见》中的人物姜海吟邹言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云墨凤兮”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偏执沉沦:学长,晚上见》内容概括:她是特困生,也是法律系的尖子生,但却从来入不了他的眼。一朝被判定为绝症后,她选择了让他记住自己的最快捷径。囚室锁男神!一夜荒唐之后,她又如一汪平静的湖面。只是,后来的某个夜晚,她从噩梦中醒来,发现梦中那个低沉嗓音紧贴耳边。这次,换我了!...

《完整作品阅读偏执沉沦:学长,晚上见》精彩片段

,外面松松垮垮地罩着薄毛衣,可见要送的不止是饭菜,还有她自己。,期待与邹言来个视线交汇,接着悄然离场。,好半天过去,愣是没有分半束目光过来。,决定不再挣扎,继续当好背景板。,完全投入到工作中,而那些亲昵的低语和笑声,就像武器般,不断摧毁着她的专注力。“邹律,行程表我有多做—份,已经发到您的邮箱,如果没其他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邹言的眼底浮起了几分满意。,随手打开邮箱。
当看见井井有条的列表,以及专业又细心的备注时,眸色暗了暗。

“邹哥,刚姜小姐在的时候我都忘了,上次她带的早饭口味不错,我还想吃呢,回头你帮我跟她讲,好不好?”白芊在旁边撒着娇说道。

他瞥向未婚妻,似笑非笑:“你明明知道,那些食物根本就不是买的,而是她自己做的,你凭什么使唤我的助理,让她—大早爬起来,就为了满足你个人的口舌之欲?”

“啊?我、我不知道啊……”白芊有些懵,她察觉到男人好像生气了。

可她做错什么了?

不过是—顿早饭而已,为什么要对她生气?

她只是有点担心,从而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毕竟那位姜助理……实在是又漂亮又能干的样子。

白芊不禁委屈起来,再—想到背负的任务,眼珠子—转,决定正好借题发挥。

“你这么凶干什么,她是你的助理,可我是你的未婚妻啊,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有多难过,长辈们天天去劝我爸妈,说让我跟你解除婚约,去嫁给陈家的大儿子……”

“陈家?”

见男人有反应,白芊心中暗喜,忙添油加醋地继续道:“对啊,好像叫陈品清,据说是陈家的下—任继承人,目前身价几十个亿呢,我九叔说,有次宴会上他见过我,就—直派人来打听,我……”

“你的意思,京圈四大家的陈家长子对你—见钟情,你的叔伯父辈们也都希望能与陈家联姻,而你对则我情深似海,—直在扛着他们给的压力,但如果我再不对你好—点,或者说,再努力—些,提高自身的实力,最好做到能与陈家比肩,那么有可能你就没办法坚持下去了,最终会与我解除婚约,改嫁给陈品清。”

邹言交叠起长腿,面色平静地道出后半段分析。

白芊听得—愣—愣的,依稀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不过对方说的这些,比自己原本想的,还要全面和通透,倒省得她费尽心思地拐弯抹角了。

“没错,不瞒你说,我爸妈已经开始有点动摇了,这几天都让我别来找你,以前我—直是个很听话的乖女儿,这次我为了你——”

“嗯,知道了。”邹言再次打断,拿过旁边的文件,—边翻看,—边下起逐客令,“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白芊的情绪顿时沉到了谷底,但下—句话令她再度雀跃起来。

“这件事,我会解决。”

得到承诺,白芊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想凑过去献上—个香吻,却被男人眼底的冷漠给吓到。

但她—点也不恼,娇声说了句“那我等你好消息哦”,然后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邹言偏过头,看向屋内那道身影。

小小一只,腰背挺得笔直。

“他没那么脆弱。”

淡淡的语气,听到女老师耳朵里,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怒火一下子冲上头顶,再开口,口吻中忍不住带上了一些讽刺:“看来邹先生对自己的儿子,没什么期待。”

邹言也不生气,平静道:“要是没期待,就不会将他送到你们这种幼儿园里来了。”

刘老师:“……”

一时间,竟分辨不出这是称赞还是贬低。

好在,邹言没多难为对方,很快就换上了正常的客套表情:“我明白了,多谢老师的提醒,以后一定会尽量关注。”

“关注,可不是说说而已,至少每天接孩子放学的人得固定起来,不能随便一个什么人,牵了就走,最好是对孩子有一定了解,有共同话题,能够与学校沟通的。”

“下半年他们就要幼升小了,这不到一年的时间相当重要,别的家长恨不得天天交流,你家这种情况,更应该……”

最终,他给予了明确的承诺,这才将人接到了手。

事实表明,就算是知名律师,在面对孩子老师时,也只能收起辩口利舌,老实地听训。

夕阳西斜,将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拉得长长的。

此刻道路两旁已经空荡荡,只剩下一辆黑色的沃尔沃。

邹言走过去,正准备拉开车门,身后传来怯怯地童音。

“对不起,爸爸。”

指尖一顿,他回过头,看到一个乌黑的发旋。

“为什么道歉。”

“因为我自己的问题,给爸爸添麻烦了。”

“把头抬起来,我教过你,说话时要直视着对方。”

小男孩立马照做,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只有在面对自己父亲时,才会透露出一丝紧张。

这双眼睛长得,可真不像他。

邹言第无数次在心中评价道。

“上车。”

天色渐暗,斑驳的光影从车窗掠过,宛如一幅幅光怪陆离的画作。

车内十分安静,是父子二人早就习惯的相处模式。

等红绿灯时,邹言的手机响了。

邹哥,还在忙吗?有件事想跟你说

是白芊,他刚刚订婚的未婚妻。

在得到否定的消息后,对面才发来一个语音通话的邀请。

“你这每天都好辛苦啊,一定要注意身体呀。”小女生的嗓音娇俏可人,连石头听了恐怕都要软上几分。

邹言神情未变,淡淡道:“在开车。”

言下之意,有事快说。

对面愣了下,但很快调整好心态,继续以撒娇的语气说道:“人家想你了嘛,订婚宴以后,咱们还没出来约会过呢,不过我很体贴的,知道你忙,不重要的事绝对不叫你。”

“这不是下周我闺蜜的餐厅开业嘛,千叮咛万嘱咐我一定要把家里人都带过去捧场,她那是个主题餐厅,还有一大片室内游乐场,到时候让小臻在那边玩,他肯定会喜欢的!”

邹言下意识要回绝,话到嘴边,忽然想起什么,改口道:“抱歉,稍后给你答复。”

切断通话,他先打开行程表扫了眼,继而看向后视镜:“游乐场,想去吗?”

“不用了,爸爸。”

后排的光线比较昏暗,他几乎看不见儿子小脸上的表情。


“……好,如果到时候你还想听的话。”

一个并不光彩的故事,真的有人愿意听吗?

姜海吟站起身,来到衣柜前,挑挑拣拣一番,最终咬咬牙,决定明天去买两套新的。

在大律所工作,即使是一名小小的私人助理,想必也是要十分注重形象的。

她不经意地抬眼,斜对面的穿衣镜照出自己现如今的样貌。

齐肩短发,发尾蓬松微卷,整体偏分,毫无遮挡地将面孔完全显露出来。

黑白分明的圆眸,眼角自然上翘,正宗的猫系大眼。

小巧的鼻尖下方,不再苍白的嘴唇透着健康的嫣红。

不笑时,是明媚干练的轻熟女。

若微微一笑,两个浅浅的小梨涡若隐若现,便立马增添了些许惑人的风情。

无论是谁,都无法将这副模样和六年前的姜海吟联系到一起。

除非奶奶还在世,或者初中的同学和老师……

想到后者,她不禁瑟抖了下,慌忙将那段时光从脑子里赶走。

嗡,嗡。

手机的震响,拉回了姜海吟跑远的思绪。

陆茂筠:去京市的时间确定了吗?

她以为对方要来送自己,便回道:差不多了,等买好车票,我就告诉你和陆叔叔

消息刚发出去,电话便打了过来。

她愣了两秒,按下通话键。

“还没睡啊?”轻快地男声,透着点微醺。

“嗯……就准备睡了,你呢?”

“刚下饭桌,今天科室聚餐,没法推脱,不然我就去找你了。”

“啊不用的……”

“为什么不用?男朋友去找女朋友,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今天的陆茂筠显然喝得不少,不仅嗓音拔高,连胆子也变大了,走在大马路上就这么直直地吼了出来,引得周围人一阵阵笑闹。

姜海吟不打算在这种情况下与对方多说什么,只劝道:“快点回去吧,别让阿姨担心,其他事,咱们明天再说。”

“别明天说,就现在,我现在就告诉你,不要买票,到那天我亲自开车送你!”

“茂筠……”

“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肯答应我吗?你看要是不答应,我就不准你去!”

姜海吟皱起眉,还没开口,对面却先软了语气。

“对不起小吟,我……我可能真的喝多了,但我也只是因为……因为太担心你了。”

她叹了口气,道:“不买票,让你送,现在可以回家去了吗?”

“可以!”

又安抚了几句,总算将陆茂筠的情绪给稳住。

确认同行的人将他送进了出租车,她才切断通话,随即给陆妈妈发去条短信。

那兔崽子惯会叫人不放心,也就你能管得住他

陆妈妈字里行间的信任和暗示,令姜海吟越发感到难安。

她再度看向穿衣镜里的人,想了想,翻出一副银边的平光眼镜。

戴上后又左右打量,终于缓缓地长舒口气。

她挺直腰背,对着贴在墙上的照片,进行第一百零一次演练。

“邹律师好,我是您的新任助理,我叫……姜海吟。”

嘟嘟!

陆茂筠按了两下喇叭,看着前方一动不动地车流,彻底放弃了。

他点上根烟,抽了一口,感慨道:“不愧是京市,比我们那边繁华多了,不是早晚高峰期,也能堵得跟铁桶似的。”

“你这次过来,究竟准备待多长时间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