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不近女色的三爷终于娶媳妇了

不近女色的三爷终于娶媳妇了

伊人为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秦阮被亲人利用,陷入家族斗争的漩涡,最终落得一个含恨惨死的结局。一朝重生,秦阮为了报前世血海深仇,她手持一纸孕单抱上了全城最有权势的矜贵男人霍云艽,从此她华丽逆袭,一路虐渣打脸,还一不小心成为了众人眼中的身披众多马甲的真大佬……

主角:秦阮,霍云艽   更新:2022-07-16 02: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阮,霍云艽 的女频言情小说《不近女色的三爷终于娶媳妇了》,由网络作家“伊人为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秦阮被亲人利用,陷入家族斗争的漩涡,最终落得一个含恨惨死的结局。一朝重生,秦阮为了报前世血海深仇,她手持一纸孕单抱上了全城最有权势的矜贵男人霍云艽,从此她华丽逆袭,一路虐渣打脸,还一不小心成为了众人眼中的身披众多马甲的真大佬……

《不近女色的三爷终于娶媳妇了》精彩片段

京城。

天上下着蒙蒙细雨。

万宝山,墓地。

从山下走来数名身穿黑衣,气场十足的男人,他们拥护为首身穿暗色西装,手撑一把黑伞的男人,在青石铺就的路上缓步而行。

身穿西装男人面容清俊,举手投足间透着矜持,雍容华贵气场。

细密小雨打在伞身上,发出轻微滴答声。

在一大一小墓碑前,一行人停下脚步。

被拥护而来的温雅尊贵男人,手中黑伞微微抬起,露出张俊美淡漠五官。

他就是京城传闻杀伐果断,喜怒无常的霍家嫡孙霍三爷。

“三爷——”

身后保镖将护送一路,不曾被雨水沾染的百合花跟向日葵花束,恭敬送递到霍云艽面前。

修长白如玉的手缓缓伸出,接过保镖递来的花束。

他走上前两步,身体半蹲,手中向日葵花放在小墓碑前,墓碑上刻记着霍遥的名字。

遥,遥不可及,这是他不曾出世,无缘相见的孩子。

霍云艽站在原地,幽暗深邃眸光泛起些许悲恸。

过了好半晌,他起身来到一旁,刻印秦阮的墓碑前。

手中散发淡淡花香,意寓纯洁,美好,优雅的百合花,被他缓缓放下墓前。

“抱歉,我来迟了。”

霍云艽低沉沙哑嗓音响起。

他抬手抚摸墓碑上秦阮的名字:“当年设计陷害你的人,都已经找出来,他们会永远活在痛苦与悔恨中。

死对他们来说是解脱,我留着他们的命,等他们下去再给你磕头赔罪,可好?”

说到最后,他声音变得柔和,语气就像是在对一个孩子。

初相识,他们是露水情缘。

那时的秦阮,可不就是个小丫头。

回想起久远记忆,霍云艽眼底泛起如霜雪般的冰寒,眸中深处闪过复杂与沉重。

他站在原地陷入沉思,俊美冷清脸上没什么表情,好看的眉目轻轻蹙起微小弧度,薄唇抿出冷硬的一条线。

任周围人谁都看得出,霍三爷的心情不好。

阴云密布的天空暗沉无光,雨势渐大。

保镖抱着手中黑色风衣走上前,为站在墓碑前的男人披上,低声提醒:“三爷,雨大了。”

霍云艽嗯了一声,拉了拉身上的风衣,深深凝视着墓碑上秦阮,霍遥的名字。

他声音低不可闻:“我会常来看你们母子的。”

这是他第一次来见她们母子二人,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承诺过后,霍云艽转身离去。

背影孤寂,落寞,令人心泛涟漪。

“咳咳……”

霍云艽压抑低咳声,淹没在雨中。

一行人身影远去,慢慢消失在墓地。

谁能想到霍家第三代嫡孙,如今的霍家主竟会纡尊降贵,来万宝山祭拜一个声名狼藉,恶臭远扬的女人。

他的行踪向来受多方势力关注,有心人联想最近被霍家折腾覆灭的秦家,好似明白了什么。

之后每一年,每逢清明中元节,霍云艽都会前来为秦阮,霍遥送上一束花。

直到霍云艽不在人世,再也无法前来万宝山。

依附在墓碑前那道缥缈虚无身影,再也等不到他,不得不随风而逝,永远消失于天地间。

……

京城。

已经进入六月盛夏时节。

天空一片灰蒙蒙,东方天际蕴含点点光华,等待晨光降临。

刹那间,空中惊雷滚滚而来,狂风怒吼,爆发出可怕威压气势。

东城,皇庭酒店。

一股粗狂雷电击打在酒店上,倏地,天地色变。

雷声消失殆尽,狂风戛然而止。

天亮了,朝阳升起来,照亮整座城市。

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如幻觉般不真实。

这座城市在睡梦中被吵醒的人,刚准备查看情况,发现外面已经风平浪静。

皇庭酒店,某间房内。

躺在舒适柔软大床上的女孩,缓缓睁开美眸。

熟悉又陌生的环境,清晰映入秦阮眼底。

她大脑有瞬间空白,眸光呆滞,眼底一片死寂,如垂暮老人般灰败,毫无鲜活气。

身体传来莫名痛感,散架般难受,哪哪都是疼的。

不是尖锐的痛,而是磨得让人难耐,丝丝拉拉的那种不适感。

房间鲜红名贵地毯上,洒落一地的凌乱衣饰,久远记忆回归脑海。

秦阮眼底情绪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瞳孔在微颤,眸中死寂灰败神色逐渐消散。

 


她回来了。

她真的回来了!

当真是老天诚不欺她!

秦阮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身体在颤抖,巴掌大精致脸蛋露出惊喜交加,似悲似泣神情。

一双漂亮眸子泛起水光,晶莹泪珠滑落脸庞,滴在身上盖的蚕丝被上。

秦阮打小就生活在贫民区,三教九流的京城西城,无父无母,从小生活在孤儿院。

贫民区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打小就野惯了。

他们常年流转于地痞流-氓,杀人越货的三教九流中生存,身上多多少少染了恶习。

想要在夹缝中求存,秦阮不得不融入打从心底厌恶,却又有归属的贫民区。

那里是她的家,是她生活十八年的地方。

即使西城处处透着肮脏,各种灰暗交易,每日都会有人命在无声无息消失,可她依然称之西城为她的家。

十八年……

她短短十八年的肆意畅快生活记忆,皆在西城。

在秦阮十八岁那年,被京城豪门秦家找上门。

她竟是秦家流落在外的女儿,秦家三小姐。

当年,秦夫人在医院生下一对龙凤胎,医院有人偷孩子,本欲偷身为男孩秦二少的人贩子,匆忙中却把他们兄妹二人搞混。

人贩子发现偷来的是个女孩,就把秦阮扔在冰天雪地中。

丫头片子在那个时候不值钱,人们的思想还停留在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上。

庆幸秦阮遇到好心人,善良的人把她送到孤儿院。

若是她一辈子都是贫民区孤儿院的孤儿,也许一辈子平平淡淡过活,直到生老病死,寿终正寝。

一切悲剧,从她被认回秦家开始。

她明明是秦家正儿八经的秦家三小姐,却被扣上私生女的帽子,被人谩骂,轻贱,侮辱,陷害,冤枉。

甚至被人离间她与父亲,哥哥们的亲缘。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继母与继姐,那对恶毒让人心寒的狠辣母女所为。

回想接下来将会发生的遭遇,秦阮迷茫双眸渐渐染上冰寒,仇恨,愤怒光芒,以及掩藏在眸底深处的悲恸。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因动作太过激烈,身体疼痛感骤然加剧。

秦阮顾不得疼痛,她要尽快离开这里。

这里是她曾被继姐陷害,与陌生男人荒唐一夜的酒店。

却不是之前历经颠鸾倒凤的那个房间,她被移花接木了。

继姐为毁她,特意找了个有点小权,喜爱美色的富二代,想要来败坏她清白身子。

没想到她竟然跟京城赫赫有名,杀伐决断,位高权重的霍三爷,阴差阳错下来了一段露水情缘。

继姐发现后,咬碎一口银牙,胆大妄为竟然做出偷梁换柱的事。

那个女人把她转移到现在的房间,自己躺在霍三爷身边。

眼前地上的凌乱,也是对方有心布置的。

这都是在前世秦阮活着时,根本不清楚的真相,她死后才知晓一切。

这是秦阮回归秦家一年内,无数次遭遇继姐算计,对方最成功的一次。

就因为这一次,她失去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腹中还未出世的孩子。

秦阮垂眸,摸了摸平坦的肚子。

翻云覆雨一夜,前世失去的孩子已经在孕育中,它就在这里。

这一次,她绝不允许任何人来伤害她的孩子。

 


前世,秦阮是真的傻。

四个月没来姨妈,习以为常以为是小时候营养不良,内分泌紊乱造成的。

毕竟半年不来一次,她也没在意过。

小腹长了肉肉,被她当成是缺乏锻炼,却不知竟是怀有身孕。

她粗心没发现的问题,因家中一道鱼汤被继母继姐发现。

那对母女确定她有身孕后,设计陷害她,费尽心机把她送进狱中。

在她们有心的安排下,秦阮就算身手再好,在狱中也吃尽了苦。

一次群殴下,她被人攻击到肚子,痛得快要死过去。

身上大出血,血流了一地,刺痛她的双眼。

早产加难产,孩子被提早剖出来。

近五个月的孩子已经成型,他来到这世上还未睁开双眼,如幼崽猫儿虚弱哭了声,就永远离开人世。

秦阮坐在床上,死死抓着身下的锦被,她双眼通红,眸中闪过阴冷嗜血杀意。

那是她的孩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就算不知道生父是谁,她也无法接受,孩子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她。

她自责,痛苦,悔恨,每日都浑浑噩噩。

直到她发现孩子的离开,是因继母继姐的设计,她疯魔了,不顾一切与她们拼命。

然而,终究是棋差一招。

她早已臭名昭著,声名狼藉,没有人相信她,她被那对母女当做神经病送进安定医院。

最后,她是死在韩娴,韩可心母女手中。

一管药剂,直接送她下地狱。

临死前,那对母女居高临下俯视她,嘲笑她自不量力。

以玩笑语气告知她很多肮脏阴私事,包括她肚子里孩子生父身份。

霍家,百年名门望族,底蕴深厚,实力强悍。

这个家族执掌权与势多年,至今统领京城四大家族,六大世家。

那是距离秦阮,乃至整个秦家,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孩子父亲的身份,当真贵重。

霍三爷,京城权贵中的顶级贵公子。

死前,秦阮满心苦涩想,也许那个男人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他差一点就有个孩子出世。

死后,她以不散灵魂,看到那个男人为她所做的一切。

霍家,终究是通天权贵,世上没有瞒得住的事。

秦阮与霍三爷春风一度后,对方因破身,身体虚弱缘故,被家族连夜送到国外治疗,会在一年后回归。

对方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将秦家覆灭。

想到死在她之前的父亲,还有失踪下落不明的二哥,秦阮狠狠闭上泛着疯狂与仇恨的双眼。

有些账要一笔笔来算,她不能急。

片刻,睁开双眸的秦阮,恢复些许理智。

再过不久,继姐会带着她那帮好闺蜜,冲进来看她的笑话,大肆宣扬败坏她名声。

从这一天开始,她将是秦家污点,沦为上流人层茶余饭后笑谈。

秦阮拖着酸痛身体,拿起一旁被揉搓褶皱的衣服,以缓慢沉稳速度穿在身上。

前世秦阮一直搞不明白,韩娴,韩可心为什么这么恨她。

回到秦家,她从未碍着她们富贵日子。

直到死前得知继母韩娴跟大伯勾结在一起,她才明白是他们太贪婪,想要霸占秦家偌大产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