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娇宠霍太太甜爆了

娇宠霍太太甜爆了

木姜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安楠不知道现实为什么如此残酷,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与她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复仇!霍逸辰偏执的认为是叶父害了霍母,所以才会步步为营。最终叶氏集团破产,而叶安楠也被最爱的男人亲手送进了监狱。四年后,她重获自由,失去了一切的落魄千金只能做最卑微的工作。叶安楠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与那个男人再次相遇……

主角:叶安楠,霍逸辰   更新:2022-07-16 03: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安楠,霍逸辰的女频言情小说《娇宠霍太太甜爆了》,由网络作家“木姜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安楠不知道现实为什么如此残酷,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与她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复仇!霍逸辰偏执的认为是叶父害了霍母,所以才会步步为营。最终叶氏集团破产,而叶安楠也被最爱的男人亲手送进了监狱。四年后,她重获自由,失去了一切的落魄千金只能做最卑微的工作。叶安楠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与那个男人再次相遇……

《娇宠霍太太甜爆了》精彩片段

“逸辰,求你,放开我,让我救救我爸爸!”

叶安楠双手绑着领带,被霍逸辰摁趴在办公桌上,竭力挣扎。

她目光含泪,仰着脖子,望着办公桌不远处轮椅上坐着的老人。

老人掺杂着银丝的短发,乱乱糟糟,歪着头,全身发抖,双目圆瞪,每一口呼吸都费尽全力,从肺腔深处挤出重重地“空空”声。

似下一秒就要昏过去。

霍逸辰眸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憎恶和恨:“救他?你问问他,做过什么孽,该不该被救!”

说着,手下用力,那蚀骨的恨意,要把叶安楠的骨头压碎。

可还不够似得,他语气更毒,讥诮笑问:“叶同方,心痛吗?你看看你的女儿,你这辈子唯一的女儿,她上大一就做了我的女人!她爱我爱的不可自拔,像一条狗,赶都赶不走,我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

呼吸困难的叶同方,听见他的话狠狠抽了一下,绝望浑浊的目光落在叶安楠脸上,嘴里连声发出“呜呜”声,人抖的几乎要从轮椅上栽下去。

叶安楠的喉咙已经沙哑,这个昨天喊着她“宝贝儿”的男人,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

声音中带着破碎的嘶吼:“逸辰!你不能这样对我!这是我爸爸啊!”

指甲断裂,深深扎进掌心里,渗出点点血丝。

霍逸辰毫不在意,唇角扯出鄙薄的冷笑,把她压的更紧:“不能?”

他嗜血的眸子看向轮椅上的老人:“叶同方,我母亲当年被你欺骗,抛夫弃子,最后你怎么骂她的?你说她自己犯贱,明明你把她推进海里,却说她是想不开为了你自杀的!

“你这个宝贝女儿才是犯贱,我把你公司弄破产,都没有说过要娶她,她就天天恨不得死在我身上!”

叶同方老泪纵横,僵硬的肢体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身体扑倒在地上。

叶安楠从来不知道,原来霍逸辰和父亲之间竟然会有这样的仇!

那过去十年到底算什么?

初三叶家走下坡路,破产,高一认识大自己四岁的霍逸辰,他一直很照顾她。

大一,她成了他女朋友,从此后,他几乎把她宠上了天,大学从实习开始就是在霍氏,他从未说过娶她。

可她知道叶家破产,她没有娘家的后盾,想要做霍逸辰的女人,一定要优秀,所以她不断强大自己,希望有天能配得上他。

她喜欢了他十年啊!整整十年啊!

叶安楠的心疼到颤抖,“霍逸辰!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啊!”

哭声太过凄惨悲烈,撕心裂肺般。

“为什么?谁让叶同方这个该下地狱的禽兽只有你一个宝贝女儿,他将我的母亲推下海,我让他的女儿生不如死,你们不亏吧?”

叶安楠哭着哭着就笑了。

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到头来,他只想要她感受到这份爱情的撕裂和破碎。

岂止是生不如死,比上刀山下油锅还要痛。

叶安楠做梦都没有想到,受强烈刺激的父亲刚送进ICU,她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侵犯商业机密罪!

叶安楠一直深爱着霍逸辰,她是他最得力的秘书,怎么可能帮着外人泄露公司机密?

原告——霍逸辰!

叶安楠瘫坐在地上,手脚冰凉,如果是霍逸辰动的手,这个牢,她是坐定了。


霍氏大厦总裁办公室。

叶安楠推开门,看着总裁椅上的男人,俊逸倜傥,她一步步走过去,“看在过去十年的份上,你撤诉可以吗?”

卑微,她在他面前何时卑微过?

可经历过昨天,她知道那些宠爱都是幻觉。

她在他面前,什么也不是。

叶安楠还穿着秘书的工作服,白色衬衣,黑色小西装,黑色性感的包臀裙。

她以前看着他,总是妖娆风情的笑,他说她是个小妖精,就喜欢她又魅又妖的样子。

可现在,她的眼中没有热情。

“你但凡有点自尊心,都不应该来找我。”霍逸辰往椅背上一靠,“哈哈,我怎么给忘了,你是叶同方的女儿,18岁就开始为了钱给我当情人,怎么可能有自尊心?”

叶安楠的背狠狠颤了颤,就像身后站着一个信任的人,她放心的往前走,那人却猝不及防的在她身后捅她一刀。

18岁?他还记得她18岁生日那天和他在一起了吗?

情人?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她的女朋友,没想到是情人。

眼睛很疼,酸得疼,她从来没在他面前流过泪,她一直笑,因为他说喜欢看她笑,她笑起来,就是最美的女人。

她走到他跟前,手撑着办公桌面,看似轻松的耸耸肩,“十年,你就是养只猫养只狗,也有感情了吧?”

“可叶同方的女儿,连猫狗都算不上。”

叶安楠深呼吸,而后走到霍逸辰的面前,蹲下去,手指拉下他的裤链,“你撤诉,你要我怎么样都行。”

霍逸辰伸手捏着叶安楠的下巴,“你以为别的女人不会?”

“她们哪有我了解你?”叶安楠的眉风情挑起,手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动作起来,“毕竟,我18岁就做了你的情人,到现在都7年了,7年,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想要我趴着还是躺着,难道不是?”

叶安楠已经埋下头去。

霍逸辰全身的神经紧紧绷起,紧张又激爽的感觉让他长长的吐了口气。

他伸手压着她的头,手指抓起她的头发,几次想要拉开她,可是都没有下一步动作。

“叶安楠,你真贱!叶同方昨天看见我那样对你,你居然还能勾引我?他还没死吗?”

叶安楠感觉头顶的人说的不是话,是往下砸的刀子。

他好狠啊,是真的一点不念及十年情分。

他的演技真好,十年间,从来没有骂过她,这两天将所有恶毒污秽的言辞全用上了。

他为了让她伤痕累累,忍了她十年。

最终,他成功了,她现在的心口不断的涌着血,痛到不行。

叶安楠抬起头,眼角飞出风情,粉色舌尖舔了自己的嘴唇一圈,“我说过,只要你肯撤诉,你想怎么样都可以。骂我能让你痛快,你尽管骂。”

叶安楠涉嫌色情贿赂原告,被控告。

法庭上,官司打得如火如荼,叶安楠坚决否认将标书金额透露。

她那么爱霍逸辰,怎么可能把底价给对家公司?

可是,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提供了所有的证据。

“整个项目都是叶安楠负责的,她和竞争公司的投标人员有邮件往来。”霍逸辰说。

叶安楠看到证据后,苦笑着,“霍逸辰,你为了报复我父亲,竟然陷害我?你让我发的邮件,原来是对方公司的投标人员?”

叶安楠仰头深呼吸。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心爱的男人送上断头台更让人心痛的事情啊?

他处心积虑的布局,为的就是让她永不翻身吧?

可是她不能倒,父亲还有高额的医药费需要支出。

她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必须工作,赚钱。

上一辈的事情她没有参与,可是父亲对她疼爱有加,她必须要做一个女儿该做的事情,赡养是她的义务!

“我没有!我会请律师!我会证明我的清白!”叶安楠让自己冷静,权势她赢不了霍逸辰,可是这些年做霍逸辰的秘书,人脉还可以。


休庭室。

叶安楠看着亲自做证人的霍逸辰,“你是有多恨我?我害过你什么?霍逸辰,这十年,我掏心掏肺的爱你,不够吗?我爱你爱到恨不得把命都给你,不够吗?”

叶安楠死死盯着霍逸辰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点点动容。

然而什么也没有。

“叶安楠,这个案子你上不上诉都证据确凿,如果你上诉,到判下来,还有一段时间,正好下周是我和易诗雨的订婚,你还可以参加了,再开庭。”

叶安楠甩了甩头,“你说什么?你和易诗雨?”

叶安楠的声音颤抖。

霍逸辰偏了偏头,“给你请帖?”

叶安楠后退几步,跌坐在椅子上,“你明明知道她和我一直敌对,就算我配不上你,你娶谁不好??”

“我难道结婚还需要跟你商量?”

她从未在他心里存在过,结婚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和她商量?

纵然这些年见惯商界明争暗斗,风起云涌,她依然觉得和霍逸辰的爱情是美好的。

可美好的东西撕碎了,怎么会如此让人痛不欲生?

连呼吸都快要喘不上来了。

叶安楠的手机响起,是医院打来的,“叶小姐!病人突然间心跳停止,我们采取了急救,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病人送到医院时的情况您是了解的,我们尽力了,病人没有求生意识……”

叶安楠挂掉电话的时候,很平静的说了“谢谢”,好像只是挂断一个房产中介的电话一般自然。

她从霍逸辰身边走过,出了休息室的门。

再次开庭,叶安楠平静得不似方才那个死不认罪的职场精英,她安安静静的站在被告席,听着法官陈述。

“被告!”

叶安楠回过神来,她没有看法官,而是看向霍逸辰,她笑了,很恬静似的,就像曾经见他,叫他“逸辰哥”时候的样子,特别乖巧。

“逸辰哥,我爸死了,和你妈妈一样死了,他遭了报应,我也要去坐牢了,我爸的罪孽,是不是连本带利还给你了?这十年,我不怪你骗了我,父债女偿,我认。”

“从此后,我们两清了!过去的十年,当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叶安楠眼中泪水决堤,转头看向法官,哽咽却铿锵坚定的说道,“我认罪!”

我认罪!

所有的一切,父亲的,自己的。

霍逸辰认识的叶安楠关上门时妩媚入骨,人前是干练泼辣,她绝不会认输。

他原想这个官司还要打很多次,以叶安楠的性子,她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当叶安楠说出“我认罪”三个字的时候,霍逸辰一阵恍惚,退庭后,他坐了很久才站起来。

脑子里嗡嗡乱叫。

“从此后,我们两清了。”

两清?

十年,两清?

“过去十年,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没有遇见过?

在她父亲进ICU那天之前,他没有看见她哭过,现在满脑子都是她脸上的泪水。

霍逸辰甩了甩头,“两清了!”

他抬步离开原告席,只一步,差点踏空站不稳。

“两清了!”他想起她说出这三个字时的决绝,好像是拿着项目表摔在会议桌上,“这个项目必须是我的!”

势在必得!

叶安楠,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

霍逸辰扯了扯领带,走出法庭,他以后的生活中,不会再有叶安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