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全文开局女帝为师,我出师便天下无敌

畅读全文开局女帝为师,我出师便天下无敌

以非当年少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陈长安牧云谣   更新:2024-07-10 23: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长安牧云谣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全文开局女帝为师,我出师便天下无敌》,由网络作家“以非当年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

《畅读全文开局女帝为师,我出师便天下无敌》精彩片段


“你还有脾气了?”

大黄虽然看起来是一条狗,可它的本体毕竟是麒麟,是一头凶猛的神兽。

吃人对于大黄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毕竟当初就一口把陈长安给吞了。

如果不是陈长安身体特殊,陈长安早就变成大黄的一泡屎了。

“这些女眷,可都是大周皇室的人,你和大周皇室是敌人。”

“你不是说了,对待敌人,不需要仁慈吗。”

“那我吃他们几个人怎么了?”

“我这是在帮你扫清障碍。”大黄气愤的说道。

这都是陈长安教陈云轩的道理,怎么到了他这,就特么看不下去了?

“我这个人,心善,看不了这种场面。”

“你心善?那你还教陈云轩斩草除根?”

“我教是我教,可人又不是我杀的,是陈云轩动的手,关我什么事?”

“这有区别吗?不还是你让他去杀人的吗?”

“不一样,这可不一样啊,他可以拒绝我啊,但他没有,所以,还是跟我没关系。”

“陈长安,你是真特么无耻!”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大黄看着陈长安一脸的鄙夷,在看向面前这晕倒不起的女眷,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这么多,够吃一顿了。

“真不能吃?”

“我说大黄,山珍海味你不吃,你吃她们做什么?有那么好吃吗?”

“你说说她们这一身脂粉,你就不怕特么的吃死你?”陈长安无奈的说道。

“我这身体虽然不如你,那也是相当的抗造了,怎么可能吃死我。”

“再说了,我这不是很久没吃过了,想要回味回味吗。”

“谁说只能吃山珍海味,就不能吃点素的了。”

素的?

你特么把这叫素的?

“别废话,咱们先去前面看看,云轩这小子也撑的够久了。”

“嗯?还真是,这小子不错,能够撑这么久,要是前期就得到了好的培养,如今,说不定也是绝世天骄般的人物了。”

大黄对陈云轩的评价非常高,毕竟不管是它自身的实力,还是它见识过的那些天骄,它能够这么说,已经十分肯定了陈云轩的天赋和潜力。

陈云轩如今缺少的,便是从小没有充实的资源奠定根基,否则十六岁的陈云轩,绝对不会只有如今这般修为。

“太恐怖了!”

“这个陈云轩还是人吗?面对两位超凡境九重巅峰强者,居然不落下风,坚持了这么久?”

“听说过天才能够越级挑战,但这陈云轩未免太天才了一些吧?”

“在咱们大周国,不,在整个北域,你们听说过这样的天才吗?”

“这……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了,从未听说过。”

陈云轩能够坚持到现在,这让所有人都十分的意外。

柳家众人此时更是五味杂陈,如果没有那档子事,如果当初陈家没落之后,柳家没有忘恩负义,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死,他一定要死!”

“他不死,咱们柳家谁也活不了。”

虽然后悔,但柳家家主现在更希望陈云轩马上就死,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心安。

同样希望陈云轩死的,还有大周国国主。

战斗发展到如今的情况,他已经有些心慌了。

本以为陈云轩只有超凡境一重的修为,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持久!

“程公子,这陈云轩,可有败退之像?”大周国国主紧张的问道。

“刘伯,你来说吧。”程玉书淡淡的说道。

“是,少主。”

“这陈云轩实力很强,体内灵气也很充足,或许这也是他战力强的原因之一。”

“如果是一般的超凡境一重,恐怕早就已经力竭。”


“嗯?然后呢?”

“什么然后?你们知道多少,我就知道多少,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老祖竟也不知?”

陈长安点了点头,并没有装模作样的胡诌,没必要。

“大家还是说正事吧。”

“大周国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而那个地方,已经不适合陈家了。”

“接下来,陈家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先成为北域的第一家族吧。”

北域的第一家族?

这个任务对他们来说,可着实有些不简单。

虽然陈家如今的实力提升很快,但在大周国还行,放眼整个北域,那就有些不够看了。

陈云轩见众人都有些紧张,于是笑着说道“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让陈家成为北域的第一家族。”

陈正元盯着儿子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京城走了一趟之后,他感觉陈云轩变了。

变得很不一样!

如今成熟了不少,气势也变得更加惊人,给人的压力也很大。

“云轩,你有你的任务。”

“嗯?老祖,我有什么任务?”陈云轩不解的问道。

“你的任务,就是在一年之内,成为北域第一人。”

“记住,是北域第一人,而不是北域年轻一辈第一人。”

陈长安的话,让陈云轩愣住了。

一年之内,成为北域第一人?北域最强者,是神通境九重巅峰。

岂不是说,自己要在一年之内,将修为提升到神通境,战力更是要超过神通境九重巅峰?

陈云轩感觉压力不小,虽说自己现在提升的速度很快,但到了一定境界之后,提升就会有所下降。

一年达到神通境,确实有些难度。

“老祖放心,我一定会在一年之内,成为北域第一人。”

“绝对不会让老祖失望。”陈云轩目光坚定的说道。

“很好,等你成为北域第一人之后,你接下来要走的路,便不在四域之内,而是……中天域!”

中天域?

曾经,陈家就在中天域,可以说,四域不过是太玄界外围的贫瘠之地,中天域的人,是根本就看不上,也不会去的一个地方。

中天域,才是天地灵气汇聚之所,也是强者辈出之地。

在陈云轩的眼中,北域很大,但和中天域相比较起来,北域不过就是冰山一角罢了。

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就必须前往中天域闯荡。

陈云轩认真的看了陈长安一眼,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老祖,您……是要离开了吗?”

陈长安突然之间说了这么多话,而且给陈家和自己都做了安排,这明显是准备离开的征兆。

此话一出,陈正元等人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老祖才回来没多久,难道就又要离开了不成?

“没错,我要走了。”

陈长安并没有否认,而是点头承认了下来。

陈长安能够留在这里这么久,其实已经超出了他原本的计划了。

按照陈长安的打算,离开牧云谣之后,是带着大黄游历人间,逍遥快活。

之所以回到陈家,无非是看看曾经陈家的血脉,如今过的如何。

没想到知道了胎珠的事情,又发生了后续一系列的情况。

如今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陈长安也准备离开了。

一边游戏人生,一边寻找胎珠的下落。

“老祖,您……还回来吗?”陈正元不舍的问道。

“或许有一天,咱们可以在中天域重逢。”

“总有再见这一天的。”

“这是两枚化神丹,你留着吧。”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不要服用此丹。”

“除非,陈家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陈长安手上的化神丹,能够让一个人的修为,瞬间突破到化神境,不论对方是否有修为。


“但这陈云轩则不同,但也不会撑太久,二十招之内,怕是便会慢慢力竭了。”刘伯分析道。

二十招之内?

听到这话,大周国国主也是松了一口气,若是如此,这场闹剧,也应该快结束了。

“小子,你的实力很强,但你不要以为仅凭这样的实力,就能够为所欲为。”

“你还差的远呢。”

魏天风和武原两个人,此时心中都憋着一口气,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被一个小辈逼到了这种地步,这简直就是他们人生之中,永远都无法抹除的污点!

“是吗?”

“我不这么认为!”

陈云轩冷笑一声,随后浑身气势突然暴涨!

“给我破!”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就连程玉书和刘伯两个人,也是不由得一惊!

“战斗中突破?”

“这小子……超凡境二重了!”

战斗中突破?

这小子果然是个妖孽!

寻常人战斗之时,都要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之中,更何况是以一敌二的这种情况。

根本就不存在还有心思去想着修炼,或者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

可陈云轩呢?不仅仅战斗不落下风,竟然还能够在关键时刻突破?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刘伯,这种情况,你见过吗?”程玉书皱着眉头问道。

“没见过。”

“要么这小子的功法有古怪,要么……他原本就可以突破到超凡境二重,只不过是一直在压制修为,没有突破。”

“我更倾向于他压制了修为境界。”刘伯表情严肃地说道。

压制了修为境界?

这倒是也有可能。

魏天风和武原两个人对视一眼,眼神之中满是忌惮和担忧。

超凡境一重的时候都如此难对付,突然陈云轩突破到了超凡境二重,岂不是更棘手?

陈云轩感受到修为突破之后,身体之中暴涨的力量,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

“老祖说的果然没错,战斗,才是提升实力最有效,最快捷的方式。”

陈云轩看向魏天风两人,淡淡的说道“这场战斗,应该结束了!”

“哼,小子,你少口出狂言!”

“真以为突破了一重之后,就能够碾压我们两人不成?”武原愤怒的说道。

“是真是假,一战便知!”

陈云轩并未多说废话,身影一闪,下一刻已经来到了魏天风的面前。

陈云轩的突然出现,让魏天风始料未及,还没有做出反应,陈云轩一拳,便已经将魏天风轰飞了出去。

一击之下,魏天风倒飞而出,口中更是喷出一口鲜血。

“卧槽!就突破了一下而已,实力变化怎么会这么大?”

“妈的,魏天风居然连一拳都扛不住?”

“这陈云轩是打算逆天吗?”

“什么叫打算?他已经逆天了。”

“可怕,好可怕的少年!”

魏天风被击飞,这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知道陈云轩妖孽,却不曾想,竟然已经妖孽到了如此地步。

武原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当下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逃离此处。

“想走?”

“你经过我允许了吗?”

武原刚打算转身逃走,却发现陈云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挡住了退路。

“我认……”

输字还没有说出口,陈云轩又一次一拳挥出,让武原落得了一个和魏天风一样的下场。

静!

如天地被凝固了一般的安静!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陈云轩大获全胜。

这个结果,别说其他人没有想到,程玉书和刘伯一样没想到。

尤其是刘伯,此时更是感觉脸色发烫,刚说了对方二十招之后就会力竭,可他竟然突破了?


“说句实话,你究竟活了多少年?”玄无道表情认真的看向陈长安。


“万年是有了。”陈长安倒也没有瞒着。

万年?

卧槽,陈长安居然已经活了万年了?

这意味着什么?

这特么绝对的超级强者般的存在啊。

自己当年居然还要跟他打赌?自己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你……你是大帝境界?”玄无道震惊的问道。

玄无道的话,让一旁的顾仙儿也是心头一震,大帝,这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境界,竟然就在自己身边?

而且自己还是对方的侍女?

“大帝?”

“我只能说,大帝巅峰,不能伤我分毫。”陈长安语气平静,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而玄无道此时内心的崩溃却只有他自己清楚。

大帝巅峰,不能伤他分毫?当年还特么跟自己打赌?自己到底应不应该高兴?

是不是这样一来,自己也算是和大帝巅峰一个待遇了?

怎么还莫名有点小开心呢?

呸!

冷静,冷静!

玄无道将脑子里面杂七杂八的念头屏蔽之后,再看向陈长安的目光已经发生了转变。

深藏不漏,隐世强者,浑身上下充满了神秘色彩。

最主要的是,陈长安和其他的顶级强者不同,他这个人……太像一个人了。

没错,就是像一个人!普普通通的人。

玄无道不得不承认,就算是他自己,随着实力的增长,心态上面是会发生改变的。

视人命如草芥,高傲,不易相处等等……

但陈长安呢?随性而为,心态平和,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他都会一视同仁。

难道,这才是真正强者的境界吗?

想着想着,玄无道竟然感觉自己有所领悟。

“老……”

突然之间,玄无道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陈长安了。

叫老陈?对方和自己亲爹还认识。

叫大爷?这特么的也叫不出口啊。

“行了,以前怎么叫,以后就怎么叫。”

“咱们各论各的,你爹叫我大哥,你叫我老陈,都一样。”陈长安淡笑着说道。

“行,就叫你老陈,这么算起来,在你这,我是不是比我爹辈分大?”

“也不对,同辈?这玩意到底咋算的?”

玄无道修炼是一把好手,但是在其他的方面,恐怕就有点不太擅长了。

“无所谓,不重要。”

“对,不重要。”

“哈哈哈,突然之间,感觉心情舒畅了不少。”

“不过,我真的要走了。”

“好,日后有缘,自会相见。”

“不错。”

玄无道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大黄打了个招呼。

玄无道转身正要离开,突然又停了下来。

回头看向陈长安,眼神之中的笑意,十分的猥琐。

“这些年我找你的过程之中,倒是听说了一件事情。”

“原本我以为是同名同姓,不过既然你活了这么久,我觉得,恐怕跟你有关系。”

嗯?

跟自己有关系的事情?

“什么事情?”陈长安疑惑的问道。

“你认识一个叫长孙惜雪的人吗?”

长孙惜雪?

听到这个名字,陈长安也愣了一下,这么多年来,自己认识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姓长孙的?

怎么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想不起来了呢?

“大黄,你记得这个人吗?”陈长安问道。

大黄摇了摇头,很显然,它对这个名字更加的没有印象。

“难道你不认识?”

“可我怎么听说,长孙惜雪找一个叫陈长安的人,找了近五千年。”

“五千年,妈的,比我的时间还长!”

“而且这个长孙惜雪,实力很强,听说,已经达到了不死境九重巅峰,很有希望冲击到大帝境界的强者。”

小说《开局女帝为师,我出师便天下无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那就不打扰前辈了,晚辈告辞。”

“好,对了,林相柳若是出关,记得让他来找我,我有事问他。”

“这……晚辈一定转达家中长辈,让他们代为转述。”

很显然,林若珩虽然是林家人,可他并没有资格直接接触到林相柳这样的老祖。

林若珩离开之后,顾仙儿看着陈长安,感激的说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

“我这个人,有点……爱听故事。”

“来,讲讲你们之间的故事。”

陈长安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八卦,尤其是这种他没有听过的故事,最能引起他的好奇心。

“这……不知前辈想要知道什么?”顾仙儿有些尴尬的问道。

“嗯,很多,林家为什么灭了顾家,既然灭了,为什么林若珩这个林家人,有对你一往情深呢?”

“你身为顾家的人,为什么不借用林若珩的身份报仇?”

“嗯……要不还是你来讲吧。”

听到这话,顾仙儿苦笑一声,这不就是想要让自己把所有的前因后果都说一遍吗?

“那……换个清静点的地方吧。”

这里还有浣花楼其他的姑娘,虽然顾仙儿知道自己无法再这里继续待下去了,但有些事情,她们还是不知道的好。

“好。”

陈长安点了点头,原本打算问问玄无道和大黄,可看到这一人一狗逍遥快活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有询问这个想法都很傻逼。

顾仙儿将陈长安带到了自己的闺房之中。

顾仙儿的闺房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不浓郁,也不刺鼻,反而给人一种心神安宁的感觉。

整个房间的装扮十分的朴素,从里到外,和青楼这种地方都是格格不入。

或许,这也是只有花魁才有的特权吧。

“恩公请坐。”

“不用叫我恩公,无非是说了几句话罢了。”

“况且,我和林家的林相柳是旧相识,不是你说几句话,我就会帮你对林家怎么样的。”陈长安走到一旁坐下之后,淡笑着说道。

“恩公误会了,仙儿并无此意。”

“没有最好。”

听到陈长安的话,顾仙儿面色平静,走到一旁坐在了陈长安的对面。

“其实,林若珩只是林家旁系一脉的一位少爷。”

“而我顾家,在这琅琊也并非什么大家族。”

“这事情,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随着顾仙儿的讲述,陈长安也明白了个大概。

嗯……无非就是顾家晚辈口不择言,正好被林家的人听到了。

而出手灭掉顾家的,正是林若珩所在的旁系家族。

好巧不巧的是,这之前,林若珩就和顾仙儿两人相识,林若珩并对顾仙儿暗生情愫。

期初,顾仙儿对这林若珩虽说不上喜欢,但也颇有好感。

顾家被灭门,林若珩也是苦苦哀求,才救了顾仙儿一命,可林若珩的父亲担心这两人日后有什么发展。

便下令,让顾仙儿从今以后,不得离开琅琊地界,终其一生,只能够在青楼之中度日。

也算是彻底打消林若珩的小心思,毕竟,虽然只是旁系,但林家得少爷,怎么能够娶一名青楼女子?

可没想到这林若珩也是个痴情种,对顾仙儿一直纠缠不休。

“如此说来,这林若珩倒也是个痴情之人。”陈长安淡淡的说道。

“恩公说笑了,林若珩虽然才二十出头,但他身边,可从不缺少女子。”

“痴情,不过是爱而不得,心有不甘罢了!”

若林若珩当真是专一的痴情种,顾仙儿或许还会有所犹豫,可偏偏这林若珩沾染了一些纨绔习气。


且不论陈长安的身份究竟是真是假,单是这一条会说话的大黄狗,就足以让吴成峰两人畏惧。

陈长安询问,两人自然不敢怠慢,但又不能完全说实话。

“回前辈的话,前段时间,整个北原郡的灵气被抽空,我身为北原郡郡守,自然要调查一番。”

“最后打听到,可能和燕归城有关,所以这才前来此地。”

“只不过,没想到会遇到刚才的场面。”

“还请前辈谅解,职责所在,不能坐视不理。”吴成峰语气恭敬的说道。

“既然是职责所在,那就算了吧。”

陈长安并没有跟他们计较,而是转头向着陈云轩看了过去。

“云轩。”

“在。”

“杀过人吗?”

嗯?

杀过人吗?

听闻此话,陈云轩微微一愣,不过还是答道“没杀过。”

“既然如此,交代你一件事情。”

“带几个人去徐家和宁家。”

“不分老幼,一个不留!”

陈长安的话,让在场众人都是心头一震,全杀了?

就连吴成峰和南向天两人也是大为震惊,这位陈家老祖,好狠辣的手段。

“老祖,这……徐家和宁家精锐尽失,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真的要这么做吗?”陈云轩有些犹豫。

“糊涂!”

“既然为敌,又何必心慈手软呢?”

“斩草必除根这个道理,我希望你要明白!”

“永远都不要小瞧任何一个潜在的危险,哪怕出现一个,都可能造成你无法承担的后果!”

“日后闯荡,不仅仅要靠胆识,靠天赋,还要心狠!”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你记住了吗?”陈长安沉声问道。

“是,云轩记住了。”陈云轩表情认真的说道。

“去吧,你早晚都要经历这些,早点经历,早点适应。”

“是。”

陈云轩点了点头,随后带着几个人直接奔着徐家和宁家而去。

“对了,你是这北原郡郡守吧?”

“我这么做,你不会介意吧?”陈长安笑着问道。

介意?

傻子才会说介意,只要不杀自己,你爱杀谁杀谁。

“前辈说笑了,晚辈不敢。”吴成峰连忙说道。

“若没什么事,你们就离开吧。”

“前辈,如今陈家的实力,已经不适合在这燕归城了。”

“不如我为你们安排一个地方?让陈家迁过去,您看如何?”

这么一个讨好的机会,吴成峰并不想要错过,陈家实力强横,如果能够留在北原郡,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不用了,过段时间,陈家就要离开这里了。”

“这……不知是前往何处?”

“京城!”

京城?

陈家要入京了吗?重新回到陈家当年的位置?

不过仔细一想,这倒也是十分的合理,曾经失去的,自然要重新夺回来。

北原郡恐怕是留不住这陈家了。

吴成峰苦笑一声,对着陈长安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随后和南向天两人离开了陈家。

“真是想不到,这陈家竟然还有老祖存在。”

“可我为什么从他的身上,没有察觉到什么危险呢?”

离开之后,南向天这才敢开口说话,生怕在陈家说错了话,遭遇灭顶之灾。

“这般人物,早就已经达到了你我触摸不到的高度,怎么可能从他的身上有所察觉。”

“只不过,这大周国的天,恐怕要变了。”

“陈家此番入京,恐怕必定会引起波澜!”吴成峰感慨道。

“是啊,你说,陈家不会是奔着那件事情过去的吧?”

“不是听说,当年陈家和柳家之间,是有契约存在的吗?”

听到这话,吴成峰也是脸色一变,自己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有可能!”

“不行,这件事情,我得尽快汇报给陛下。”

大周国,京城

“家主,这都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了,不能再犹豫了,否则时间来不及了。”

柳梦妍两人回到柳家之后,便将在陈家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同时说出了他们两人的想法。

然而在听到这件事情之后,柳家家主却犹豫了起来,迟迟拿不定主意。

如今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柳梦妍和柳乘风两个人也开始担心,时间拖得久了,对他们柳家并不利。

“你们说的事情我知道,那个人,当真是陈家老祖?”

“他真的有那么强吗?”

“你们见他出手过吗?”柳家家主皱着眉头问道。

“家主,对方虽然并没有出手,但绝对很强,面对我的气势,对方毫无影响。”

“这说明他的实力,一定在我之上。”

“加上我们离开之时,整个北原郡的灵气都被抽空,我怀疑就是他的手笔,是在警告我们。”柳乘风表情严肃地说道。

信息太模糊了,这让柳家家主根本就拿不定主意。

或许这个陈家所谓的老祖,实力达到了超凡境,甚至不是出入超凡境,可皇室同样不好得罪啊。

还有一个月,就是柳梦妍和五皇子的订婚仪式,皇室那边都已经开始准备了。

现在说取消,柳家岂不是打了皇室的脸面?

“父亲,我知道您在犹豫什么。”

“但那陈家老祖,可是活了万年的人物。”

“若是我们提前做准备,说不定陈家看在过去的情分上,能够网开一面。”

“至于皇室,他们恐怕也不敢招惹这样的人物吧?”柳梦妍劝道。

听到这话,柳家家主面露难色,犹豫良久之后,突然心头一动。

“错了错了,都错了!”

“陈家……当真是好手段!”

“差点就将我们骗过去了!”柳家家主笑着说道。

“嗯?错了?父亲,什么地方错了?”柳梦妍不解的问道。

“陈家若是当真有这样以为老祖,实力如此强横,为什么一个月之内毫无动静?”

“真的强大,为何要耍手段警告你们?”

“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们担心,让你们害怕,从而不敢和陈家动手。”

“如果你们两个人中计,回来之后,就会如现在这般,取消和五皇子的订婚。”

“到了那个时候,不需要陈家出手,咱们柳家就已经无法承受皇室的怒火了。”

“陈家兵不血刃,就可以解决掉咱们柳家。”

“好计谋,这陈家当真是好计谋啊!”柳家家主冷笑着说道。

“家主,但是那个陈家的老祖,确确实实有实力啊,不然的话,不可能面对我的气势,表现的如此云淡风轻。”柳乘风不解的说道。

“这才是他们真正精明之处!”

“有实力,但不多。”

“对方的实力,高于你,但绝对无法和皇室对抗。”

“如果梦妍和五皇子订婚成功,咱们柳家和皇室就是一家人。”

“到了那个时候,陈家还有办法做什么了吗?”

“你们两个,还是太过于天真,想的太简单了。”

“就连我,都差点被你们两个人带偏了。”

“哼,小小计谋,岂能瞒住我的眼睛。”柳家家主冷声哼道。

“原来如此!”

“还是家主英明!”

小说《开局女帝为师,我出师便天下无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活得久了,存货自然就多了一些。”

“大黄好吃懒做,你也知道,并不是什么地方都用灵石来当通用货币。”

“所以这金锭,我就存了不少。”

“粗略估计一下,算了,我也记不清了,反正就是很多。”

记不清了?这到底得有多少?

一旁的小厮听得也是目瞪口呆,如今这有钱人究竟怎么了?喜欢乞丐打扮?

就喜欢被人瞧不起,然后来个惊天反转吗?

“伙计,来两间上等的包厢,准备些热水就好,我们要好好的清晰一番。”

“得嘞,二位爷,楼上请。”

这可是位财z神爷,小厮哪里敢怠慢,连忙将两人请到了楼上最好的包厢之中。

简单的清晰了一番之后,陈长安和玄无道两个人,全都换上了干净的衣裳。

“舒服!”

“痛快!”

“三千年没这么干净过了!”玄无道大笑着说道!

陈长安和大黄鄙夷的看了玄无道一眼,眼神之中满是嫌弃。

真脏!

让你当乞丐,又没让你不洗澡。

嗯?

不洗澡?

“你这三千年,不会一直没有洗澡吧?”陈长安惊讶的问道。

“当乞丐,就要有当乞丐的样子。”

“洗澡了太干净,那有悖初衷。”玄无道一脸得意的说道。

“那你说,乞丐洗不洗澡呢?”

“嗯?这……乞丐,要洗澡吗?”

玄无道被陈长安说的一愣,自己也陷入到了迷茫之中,这乞丐到底……洗不洗澡?

“乞丐也是人,他们只是穷,可如果有机会,总还是要洗澡的吧。”

“你这么多年,去了那么多青楼,一次没洗过?”

“卧槽,那些人居然这也接待?”

“挣钱不要命了?”

陈长安想想都感觉有些恶心。

“说什么呢,我又不是普通人,身上能脏到什么地方去,只不过一直没洗澡,有些怀念罢了。”

“行了,洗也洗了,是不是应该快乐快乐了?”玄无道笑着说道。

快乐快乐?

陈长安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交给玄无道全权处理,毕竟来青楼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

玄无道充分的展现了什么叫做青楼老手,那叫一个熟练。

直接让小厮将这浣花楼最好的姑娘全都叫了过来。

“你不用看我,我请你,你请便。”

见玄无道看向自己,陈长安直接摇了摇头,这些人在他眼中,不过是粗脂俗粉,真搞不懂玄无道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喜欢青楼。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你,还有你,你们几个,都留下来。”

“对了,大黄,你要不要?”

要不说玄无道这个人能处,这种时候了,居然还能想到大黄。

而大黄此时竟然出现了扭捏的表情,仿佛有些不好意思。

看了看陈长安,又看了看玄无道,最后慢慢抬起狗爪子。

“行,了解,这就是要的意思呗。”

“那个,你,过去照顾照顾我的大黄兄弟。”

“嗯?大黄你啥意思?”

玄无道给大黄挑选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姑娘之后,发现这大黄竟然摇了摇头。

在这种地方,陈长安不让大黄随便开口说话,这小子现在也是憋够呛。

只见大黄又抬起自己的狗爪子摇了摇头。

“我知道它什么意思。”

“它要五个。”

啥?

五个?

玄无道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把爪子举起来,不是说要一个,而是五个!

“好好好,大黄兄弟,不愧是同道中人。”

“你们五个,去好好的服侍我大黄兄弟,放心,钱少不了你们的。”

虽说伺候狗这种活也是头一遭,但那几个姑娘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毕竟伺候狗,可比伺候人强多了。

起码这狗……不会动手动脚啊。

小说《开局女帝为师,我出师便天下无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见过,但是……感觉很不简单。”

“废话,傻子都知道不简单。”

见大黄也不知道,陈长安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等着天空中这异象,是否还有其他的变化。

片刻之后,人榜之上,开始浮现出一行行的小字。

字体不大,又在高空之中,但奇怪的是,不管是修炼者还是普通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就仿佛这字体就漂浮在眼前一样,只要望着天空,就一定可以看到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人榜开启?这东西原来叫人榜?”

“人榜是什么?有什么用处吗?”

“应该是一个榜单吧,至于到底是什么,不清楚。”

“别说了,下面有规则,自己看。”

人榜开启,规则如下

凡太玄界不足三十岁之人,不论是否修炼者,皆可参加。

第一阶段以修为高低进行排名。

三年为期,每隔一年,更新一次榜单变化,三年之后,确定最终上榜名单,入选者五百人。

上榜者,可得天道馈赠。

天道馈赠?

竟然上榜之后,可以得到天道馈赠?

这个奖励,足以让所有的人疯狂。

就算是之前已经有所听闻的一些天之骄子,此时看到规则的时候,也不免有些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第一阶段?”

“难道还有第二阶段?”

“上一次的人榜,可没有这么复杂。”

人榜规则出现之后,牧云谣也是眉头紧锁。

她经历过上一次的天地人三榜,人榜只是进行了海选,也就是说,选拔五百个天赋最出众的年轻一辈,然后进行地榜选拔。

可这一次,出现了第一阶段这四个字,这就说明了,当这五百个人被选拔出z来之后,恐怕还有第二阶段的评选。

“咦,后面又有字出现了。”

“是……是榜单?这榜单不是一年更新一次吗?怎么现在就出现榜单了?”

“我知道了,一定是按照目前咱们这太玄界年轻一辈的天才,进行了初步的判定和排名。”

“太刺激了,我想看看,这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实力。”

“不足三十岁,就算是在天才,也有一个限度吧?不会太离谱的。”

“出来了,卧槽,直接从第一名开始出现?”

众人议论之时,发现这公布的名单,第一个出现的,居然就是第一名。

第一名:聂浩天,年龄:二十九岁,修为:化神境一重

化神境?

二十九岁的化神境?

“化神境是什么修为?”

“这……我没听说过啊,我知道的最高境界,只是神通境。”

“好可怕,外面的世界,一定很危险吧?”

“跟你有个屁关系,你能出去咋的?”

“且,我感慨一下不行吗?”

“行行行,你继续感慨吧。”

当第一名出现之后,所有人都开始议论了起来。

聂浩天此时看到人榜的榜单公布,脸上出现了自豪的神情。

“果然,年轻一辈第一人,非我莫属。”聂浩天得意的说道。

“可恶!明明都是化神境一重,凭什么他就能够排名第一?”

“该死,我不服!”

第二名:夜北溟,年龄:二十九岁,修为:化神境一重

第三名:古凤瑶,年龄:二十九岁,修为:化神境一重

第四名……

随着榜单一个个的公布,众人发现,前五名,竟然全部都是化神境一重。

这个年龄,这个修为,让太玄界不少人为之震惊。

同时也让他们意识到了什么才叫做差距。

化神境,这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但是却被这些年轻人,在三十岁之前就达到了。

“老祖,我……我也上榜了,不过这排名……”


靠程家?

不行,程家恐怕是靠不住了。

大周国国主看了一眼程玉书,发现对方的神情也是不妙。

不能等,绝对不能够继续等下去了。

如今的局面,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大周国国主不想要继续坐以待毙。

既然程家已经靠不住了,那就只能靠自己。

“吩咐下去,让外面的二十万大军行动。”

“先想办法干掉陈云轩,然后对那个陈家老祖和大黄狗动手。”

“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一拥而上,我就不信,他能够同时将这二十万人都杀了。”

大周国国主无奈之下,只能够选择人海战术。

二十万人一拥而上,纵然你有通天本事,你还能够秒杀了二十万人不成?

就算杀不死这陈家老祖,找机会把陈云轩杀了,也算是不亏!

要不然的话,皇室这么多人,就得白白送命了!

“刘伯,我们走吧。”

突然,程玉书的一句话,让大周国国主更加坚定了鱼死网破的心。

这程玉书,果然不打算在管这闲事了。

毕竟对于程家而言,没有必要招惹太大的麻烦,皇室灭了,他们随时都能够扶持新的人成为大周国的主人。

程玉书和刘伯的离开,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了。

大黄看了一眼陈长安,问道“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不然呢?他们是云轩的对手,留给云轩自己解决。”

“我实力太强,出手不合适。”陈长安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大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你实力太强?虽然你战力逆天,可陈长安毕竟刚刚修炼,修为只有凝元境一重。

论战力,还不是那个刘伯的对手,他只是死不了而已。

“你们看见了吗?”

“看见了。”

“卧槽,大黄狗说话了?”

“幻觉,一定是幻觉,狗怎么可能会说话?”

“难道是变异了?”

“有道理,这条狗,是条变异的狗!”

大黄口吐人言,让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甚至于很多人,完全就没有将大黄往高级妖兽的方向去想。

毕竟他们的认知之中,完全没有这等存在。

这就是传说中的,无知者无畏!

“我不管你是什么陈家老祖,还是只有凝元境一重修为的骗子。”

“更不在乎你身边跟着的这条狗,到底为什么能够口吐人言。”

“今日之事,我皇室必定不会让你得逞,让你们笑着离开。”

“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们垫背。”

大周国国主突然的咆哮声,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程家的人都走了,他怎么反倒是硬气起来了?

难不成!

“不好,这国主恐怕是想要同归于尽了。”

“妈的,好好的订婚宴,怎么就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走,以免殃及池鱼,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没错,赶紧走,再不走来不及了。”

宾客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逃离这个地方,但现在他们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王宫之外的二十万大军,早就已经整装待发,只等国主发动命令,他们就会行动。

“他好像有点看不起你。”大黄看着陈长安笑着说道。

“我觉得,他看不起的好像是你。”陈长安毫不在乎的说道。

“嗯?好像有点道理。”

“不过事先说好了,我可不会轻易出手,所以这事,还是靠你自己吧。”

大黄现在完全就是想要好好看戏,这么有趣的事情,自己出手岂不是略显无聊?

“那就我来吧。”

“不过,你先帮我维持一下秩序,别让他们捣乱。”

“我看看这第二颗胎珠,效果如何!”陈长安笑着说道。


剑气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众人只感觉一道剑光闪过,下一刻,似乎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定睛一看,满地的尸体!

仅仅是一道剑气,竟然就有如此威力?

砰!

大周国国主直接跪了下来,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谁又能够想到,陈长安的实力,竟然真的如此逆天。

“人数多,有时候真的未必管用。”陈长安看着大周国国主淡淡的说道。

王宫之内场地有限,所能够冲进来的将士,也不过数万之众。

尽管如此,陈长安这一剑,也足够惊艳。

一剑斩敌数万,他还是人吗?

大周国国主现在很清楚,就算自己再怎么命令,外面那些将士都不会冲进来了。

进来就是送死,谁会想死?

人数再多,无非就是让陈长安多挥几下手指罢了!

“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让我死个明白。”大周国国主看着陈长安问道。

“这个愿望,满z足不了你。”

陈长安并未多说废话,直接出手,将剩下的人全部击杀。

一场订婚宴,变成了整个大周国的灾难。

上清宗两位太上长老,加上众多长老和弟子全部被灭。

皇室无人生还,柳家覆灭。

而那些宾客虽然并未死绝,但也有不少人遭受了这无妄之灾。

解决掉这一切之后,陈云轩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当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不由得也是一愣。

“这……全死了?”

“老祖,您出手了?”陈云轩看向陈长安有些惭愧。

明明说好了交给自己处理,没想到最后还是劳烦了陈长安出手。

“战斗之中顿悟,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一次是有我在,要不然,你的命就丢在这里了。”

顿悟是好事,可是在生死之战的时候顿悟,恐怕就另当别论了。

“老祖教训的是,我以后会尽量控制的。”陈云轩惭愧的说道。

尽量控制?

“你小子还能控制顿悟?”大黄也略显惊讶。

“我感觉……或许可以。”陈云轩认真的点了点头。

“妈的,妖孽!”

纵然是大黄这样级别的存在,也不免爆了一句粗口。

陈云轩的妖孽程度,丝毫不必那些所谓的天骄差,甚至更胜一筹。

“我就纳闷了。”

“如此妖孽的人,为什么十六岁之前平平无奇?”

“你小子之前都干嘛了?”大黄不解的问道。

听到大黄的话,陈云轩也略显尴尬,苦笑着说道“大黄前辈,我之前也很努力啊,可能是突然开窍了吧。”

突然开窍了?

这倒也有可能。

陈云轩在燕归城那种小地方,要资源没资源,要功法没功法,被埋没也是正常的。

如果不是陈长安回来,恐怕陈云轩现在还和以往没什么区别。

“这一次的顿悟,收获如何?”陈长安问道。

“回老祖的话,这一次的顿悟,感觉修为境界更加稳固。”

“虽然并没有提升修为,但感觉实力比以前更强。”

“而且……我领悟了意境!”

意境?

在超凡境的境界领悟意境,虽然也有人能够做到,但陈云轩其实真正认认真真的开始修炼时间并不长。

“领悟的什么意境?”

“你修炼的是太上霸体诀,走的是勇往直前的霸气之路。”

“这意境,恐怕跟这个霸字,脱不了干系吧?”陈长安问道。

“正如老祖所言,我所领悟的意境,突出的就是霸气。”

“能够将霸气覆盖全身,也可以气息外放。”

“对自身的战力提升有很大帮助。”陈云轩略显激动的说道。

世上意境千千万,陈云轩这种意境,似乎独属于他自己,起码,陈长安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意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