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顾总视妻如命

顾总视妻如命

小小沐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南卿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被自己爱了整整九年的顾以洵,那个被自己爱入骨髓,为了他,自己不惜倾尽所有的男人,到最后竟然为了他心中的白月光,将其扔进了暗无天日的监狱中。女人委屈,女人不甘,她拼命反驳,奋力反抗,可换来的却是他的无动于衷,冷眼旁观……

主角:沈南卿,顾以洵   更新:2022-07-15 22: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南卿,顾以洵的女频言情小说《顾总视妻如命》,由网络作家“小小沐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南卿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被自己爱了整整九年的顾以洵,那个被自己爱入骨髓,为了他,自己不惜倾尽所有的男人,到最后竟然为了他心中的白月光,将其扔进了暗无天日的监狱中。女人委屈,女人不甘,她拼命反驳,奋力反抗,可换来的却是他的无动于衷,冷眼旁观……

《顾总视妻如命》精彩片段

“阿洵,你听我说,这不是我做的......”

背后是熊熊大火,沈南卿面色惨白,颤抖着跪在眼前在男人面前,苦苦哀求。

这时,一股大力将她拽了起来。

她猛地对上那双深沉如潭水的眸子,一颗心不安到了极点:“阿洵,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我正在午休,妈在客厅,等我醒来的时候,大火就已经将家里蔓延了......”

男人默不作声地擦去她挂在眼角的泪,一张俊脸不辩喜怒,让她觉得他下一刻就会说:“我信你。”

可是——

“沈南卿,你就那么爱我吗?”

低沉的嗓音在沈南卿耳边响起,她怔在原地:“什么?”

她爱他,全世界都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男人宽厚的大掌摩挲着她的秀发,下一刻,他周身的气场骤然冰冷“你就那么爱我吗?爱我爱到不惜烧死我妈?“

“还是你想说这一切都是意外?”

“恰巧今天所有佣人都辞职,恰巧只有你和我妈在别墅,恰巧顾家发生了火灾......我是多傻才会信你的鬼话!”

男人的斥责的话,如同刀子般刺进沈南卿的心脏,疼的她面色惨白,几乎失语。

他不信她。

即便她救过他的命,给他孕育一子,又当牛做马的侍奉公婆他也不信她。

“我,我没理由那么做......”她想为自己辩解,却被男人冷声打断。

“你当然有,你一直嫌我妈处处针对你,你怕她动摇你顾家儿媳的身份,让温言进顾家门,所以你放火烧死了她。”

“沈南卿,为了今天,你忍了很久了吧?”

......什么意思?

沈南卿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胸腔升起一股难言的悲痛......她往日对顾家付出的一切,现在竟然变成了她杀人的证据!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事?

“顾以洵,你从来没爱过我是吗?”

她看着他,漂亮的眸子里满是落寞和失望。

对面的人沉默了片刻,攥起她的下巴,两两相望只有无尽的陌生:“我只恨自己当初看错了人。”

“现在再看,我妈说的极对,你真是半分都比不得温言!”

话落,沈南卿面色骤然变得毫无血色,她自嘲般的低笑出声。

果然,不是她的永远不是她的。

他口中的温言,是她的妹妹,原本有婚约的是他们。

她和顾以洵是十六岁那年认识的,她对他一见钟情。

当年她低贱如土灰,而他,高高在上恍若神明。

原本她永远自己永远没有机会了,可是上天开了个莫大的玩笑——她救了顾以洵的命。

然后,她挟恩图报,逼顾以洵和沈温言解除了婚约。

她到现在为止都还记得,他那时震惊,不敢置信的神情。

沈南卿低着头,笑得比哭都难看。

天道好轮回,这一切,难道都是她的报应吗?

顾以洵心脏莫名抽搐了一下。

他冷着脸,咬牙,狠狠将她的脸甩到一边,声音之中尽是嗜杀之意:“你后半辈子就在监狱里给我妈赎罪吧!”

话落,一排警车将他们团团围住,警察们在沈南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冲向前将她按住,利落的扣上手铐。

沈南卿近乎麻木地看着眼人,被带走前,她只留下了一句话:“顾以洵,我来没有对不起过你。”

女子拘留所。

夜晚,沈南卿睡得极为不踏实,梦中幽深的潭水将她包裹住,她挣扎着难以呼吸。

水的深处是一抹男人的身影,她拼命想靠近却猛然惊醒。

几个女人在她床边,将她团团围住,凶神恶煞地看着她。

沈南卿惊出一身冷汗,身子忍不住往后缩。

“......你们想干什么?”

为首的女子冷笑一声,一声令下,两个女人迅速一左一右将她死死控制住。

其余人不知从哪里找到一块烧红了的烙铁,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沈南卿瞳孔轻颤,强稳住心神:“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顾以洵的妻子顾太太......”

没想到如今这个地步,他还要用那个男人的名号来自保。

对面沉默的片刻,随后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哄笑声:“顾太太?哈哈哈哈,我们打的就是你这个顾太太!”

“还不快上!”

通红的烙铁“滋啦”一声印在沈南卿身上,皮肉烧焦味道顿时弥漫整个房间。

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蜷缩着身体,可意识模糊间,她唇齿间喊的还是那个名字。

顾以洵......阿洵。

......

七天后。

警察拉开了铁门,厌恶地看着眼前奄奄一息女人。

“沈南卿,出来有人要见你。”

沈南卿艰难地睁开眼,跟着警察一路看到了会客厅,透过玻璃窗,她见到了这七天来她朝思暮想的人。

“......阿洵,你来保释我了吗?你查到凶手了对不对。”

顾以洵不说话,只是一顺不顺地盯着眼前的女人,一双剑眉简直要拧成麻花。

短短几日不见,这个女人怎么变成了鬼样子?

整个人形同枯槁,暴瘦了十几斤!

是顾家给他的生活太好了,一时换环境不习惯吗?

......这个女人的死活跟他有什么关系?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顾以洵快速整理好情绪,眸色冷凝,漫不经心道:“是啊,我来接你出去了。”

沈南卿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西郊,顾家的专属墓园。

没到顾老夫人墓前,远远的他们就看到一道娇小的身影,跪在墓碑前哀哀怯怯的哭。

“......温言?”

女人闻声,如同受惊的小兔般猛然回头,她眼眶微红,似是不敢置信的是开口道:“以洵?”

她话音微顿,又将视线落到沈南卿身上,情绪霎时间激动起来,不管不顾地冲她扑了过去,葱白的小手狠狠地拍打在她身上。

“姐姐,顾伯母待你那样好,你为什么要杀了她?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该成全你和顾哥哥......”

不知是否故意,她手上的动作无一不落到沈南卿的伤口上,疼的她小脸霎时间变得惨白,后背汗津津的一片。

沈温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晕倒在地,顾以洵眼疾手快,快速将人扶住。

这时,一块洁白无瑕的玉佩从沈温言的腰间滑落。

“叮当”一声。

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顾以洵抢先一步拿到玉佩,他眼眶猩红,一向稳重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这块玉佩怎么会在你这里?”

“顾......顾哥哥。”沈温言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似是忌惮地看了一眼沈南卿。

这个眼神没逃过顾以洵眼睛,他眯着眼,眼底带着无尽的寒意:“说!”

“是姐姐威胁我的,当年我救下你后,姐姐说她对你情根深种,让我将功劳让给她......顾哥哥,都是我的错,如果当时我能坚定自己的立场,伯母也许就不会死了......”

沈南卿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妹妹。

当年,明明是她亲口说她身子弱,不能碰冷水,不愿下水救人的!

所以她才在北风瑟瑟的冬天,跳水拼命救了顾以洵。

并因此落下的病根,这些年身子一直不好。

这一切阿洵都是知道的,他不会信的......

沈南卿慌张抬头,眼神却骤然触及到男人冰冷的眼神,一颗心霎时间落入谷底。

顾以洵猛地捏住她精巧的下巴,那双手如铁钳一般,力道大得惊人。

“女人,你嘴里还有一句实话吗?”

沈南卿白着脸,双唇忍不住颤抖着。

她分不清是身体痛,还是心脏更痛一些,只觉得脑袋越发昏沉,最终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沈南卿,你别给我装死。”

顾以洵面色沉如深水,低头,余光骤然看见一抹刺目的猩红,正顺着女人的双腿之间流出......

“沈南卿!”

他墨黑色的瞳孔骤缩,来不及思考,他猛的将女人横打抱起,剑不如飞的离开墓地。

或许连顾以洵自己都不知道,他此时有多紧张。

......

帝都医院

“患者怀孕已经有三个月了,是个女孩,但是保不住了,需要立刻做手术。”

......她怀孕了?

顾以洵脸上骤然失去血色,像是掉了魂似的呆呆地注视着前方。

他和沈南卿的孩子......没了?

那个健康又活泼,会甜甜地喊他爸爸的小女孩,没了?

他双手不由自主攥紧,心中的痛楚蔓延开,几乎让他忘了呼吸!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他声音不自觉地发哑,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恳求。

医生为难地看了他一眼:“......其实比起流产,最严重的还是患者身上的烫伤,我行医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触目惊心的伤口。”

“她衣服和皮肤粘在一起,导致伤口一直没办法愈合,部分旧伤已经开始发烂,发臭,并且有感染的迹象,能否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顾以洵脑袋一片空白,他没办法想象那个画面。

她在监狱怎么会......有人对她动手脚?!

谁有那么大胆子敢动他的人!

顾以洵面上冰冷一片,透着十足的阴鸷。他咬着牙,从齿间蹦出一个个音符:“无论用什么办法,人一定要保住!”

沈南卿是在一阵剧痛中醒来的。

她睁开眼,看到沈温言正坐在她身边,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指甲。

听到她这边的动静后,她抬头轻蔑一笑:“沈南卿,你怀孕了。”

“顾哥哥不要她。”

轰!

短短两句话,便如同惊雷,劈得沈南卿呆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不......不会的。

阿洵就算再恨他,也不会对孩子下手的。

“我不信,沈温言,你骗我!”

她坚定地摇摇头,像是自我安慰似的喃喃道。

她这个异父异母的妹妹,从小就谎话连篇,这次,一定也是这样!

沈温言欣赏着沈南卿的惨状,娇笑着继续说道:“顾哥哥要娶我,自然要除掉你肚子里的孽种!”

“你还不知道吧?顾伯母临终时给顾哥哥发了一条短信,她最后的愿望就是让我们两个结婚。”

沈南卿面色灰白一片,心脏疼到麻木,手掌却抖得厉害。

他们终究还是要在一起了吗?

可是......为什么要害死她的孩子?

沈温言瞧着她,心情颇好地哼起了歌:“真是因果有轮回,好报应啊,当初你抢了我的东西,现在也都该一一还回来了!”

说着,她眸色骤然变得阴冷,与之前娇俏的样子判若两人。

她猛的掐住沈温言的下巴,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指甲都陷到了她的肉里。

“你当初为什么不死在乡下?”

沈南卿像是不知道疼似的,眼神空洞,她沉默了足足三秒才开口道:“沈温言,当初该在乡下的人是你。”

沈温言是保姆的女儿。

而她,才是真正的沈家大小姐。

沈温言的生母林氏,是沈家的保姆,当年她跟沈温言同在帝都医院的出生。

但是保姆林氏,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过上的好日子,将她和沈温言调包。

沈温言成为了沈家大小姐。

而她则被送到了乡下,被林氏的哥哥收养。

想到这里,沈南卿十指不由死死攥紧,面色越发苍白。

在乡下的那些年,她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刚学会走路就被要求洗碗做饭,成了林氏夫妇的佣人。

他们不送她去上学,拿她当畜生使,非打即骂,还吃不饱穿不暖。

当年她的房间是茅房旁边的一间柴屋,有好几个冬天她都差点没熬过去。

后来她在长大一些,她的养父林大海,见她长得出众更是想凌辱她,养母发现他不轨的心思就一心认定她是狐狸精。

闹得沸沸扬扬满村皆知。

而那时的沈温言正用着她的身份,享用着最京都最顶级的资源!

想到这里,沈南卿不禁抬起头,看着她,声音意外的平静:“沈温言,是你抢了我的东西。”

她的父母,她的家庭,她的丈夫,她的一切。

“啪!”

沈温言像是被踩了痛脚,双目猩红,抬手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你闭嘴!你给我闭嘴!贱人,我杀了你!”

巨大的力道将沈南卿掀翻在地,耳朵一片嗡鸣声,她还未反应过来,女人欺身而上。死死掐住的她的脖子。

空气一点点被剥夺,她挣扎不开她的束缚,眼前一片昏花。

正当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一声讥笑。

沈温言突然放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同一只濒死的鱼般疯狂的咳嗽。

“沈南卿,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就算我姓林,爸妈也只承认有我这一个女儿。”


她平复了一下呼吸,笑了笑,又恢复成了平日里那个温顺优雅的沈家大小姐。

沈南卿捂着脖子涨红着脸,余光看着她那副得意洋洋的嘴脸,再也说不出话。

当年,她父母得到真相后,非但没有将沈温言送走,还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对她加倍的好。

反倒是她成了碍眼的存在。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护士打开门,探头往里看了一眼:“手术时间到了,家属尽快离开。”

她说完,大步离开。

看着敞开的大门,沈南卿触电般疯狂向后蜷缩着,她死死抓住沈温言,近乎哀求道:“沈温言,我什么都不跟你争了,你让我见阿洵一面好不好?”

她什么都不要了。

她只要她的孩子!

沈南卿厌恶的一把将她甩开,幸灾乐祸地看着她面恐惧的容颜。

她压低声音,用尽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线说道:“事到如今还白日做梦呢?”

“实话告诉你吧,顾哥哥现在看见你都要恶心死了,不会来见你恨你肚子的孽种的!”

她说完,大步离开。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陆续走了进来......

沈温言走出病房后,顾以洵正坐在医院的长椅上。

他一张俊脸在昏暗的灯光下被衬得忽暗忽明,让人猜不到他此时在想什么。

沈温言神色一暗,而后很快整理好了情绪,大步走了过去。

“顾哥哥......”

她蹲下身子,纤细的小手轻轻附上了顾以洵的大手,湿漉漉的大眼睛里满是心疼。

“别难过了,你还有一樊不是吗?”

顾一樊是沈南卿和顾以洵的孩子。

她话音一顿,又低头,娇羞地说道:“再说,我们以后也会有孩子......”

闻言,顾以洵抬头,眸色的暗沉地看向她:“我还没和沈南卿离婚。”

沈温言神色顿时僵在脸上,她用尽全力才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一些:“顾哥哥......你不想离婚吗?姐姐可是杀了顾伯母。”

顾以洵心中涌起一股那难以言喻的烦躁,他沉默了片刻,不动神色的抽回手,淡淡地说道:“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就算我和沈南卿离婚,暂时我也没有再婚的打算。”

他语顿了顿,语气柔和了几分:“温言,你是个好女孩,你以后会遇到更好的人,一樊还在家,我先回去了。

沈温言看着顾以洵大步离去的,十指死死攥紧,眼中的恨意几乎要凝成实质。

更好的人?!

京都哪里来比他顾以洵更好,更有相貌的人?!

贱人!都是因为那个贱人!

沈南卿......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云海公馆。

顾以洵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有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角落处。

他眸色黑沉,扯了扯领子声音冷然:“过来。”

顾一樊慢吞吞地走过去,递上一张画。

上面画着一家三口,写着“爸爸爱妈妈”。

顾以洵看着这幅画,只觉得讽刺。

想起在医院里,沈温言问他什么时候跟沈南卿离婚。

他眸子骤然沉,将手中的画狠狠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顾一樊,你以后没有妈妈。”

他盯着眼前小小的人,内心烦躁无比。

顾一樊呆呆地看着他,过了好久,才猛地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刺耳至极,带着哭腔。

“妈......妈妈,要妈妈。”

顾以洵被吵得青筋直跳,看向顾一樊的眼神越发厌恶。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儿子从头到尾,丝毫没有像他的地方。

懦弱,胆怯,爱哭,不够聪明。

甚至连个正常人都不算不上!是个自闭儿!

“闭嘴!再吵你永远都别想见到你妈!”他厉声呵斥完。

尖锐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顾一樊小小的身子颤抖个不停,看向他的眼中充斥着恐惧不安和敌意。

空气中突然静得可怕。

“......”

一阵无力席上心头,顾以洵头疼的摁着太阳穴,他正准备在说些什么,突然一阵手机铃声从口袋中袭来。

“喂?”

“是顾以洵顾先生吗?您的妻子在医院自杀未遂,您快来劝劝她吧......”

......

第一人民医院。

沈南卿如同一只破败的布娃娃,颓废的躺在病床上,最后一点精气神也被消耗的一干二净。

孩子没了。

家也没了。

等待她的只有无尽的牢狱之灾,和顾以洵的折磨。

她实在想不到,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吱——”

门突然被推开。

是阿洵来了吗?

她不想见他。

她没力气转头去看,索性闭上眼睛。

“......南卿,你怎么能做傻事!”

不是那道冰冷又刺骨的声音,相反,声音的主人温暖至极,即便是苛责的话,也让人如沐春风。

她怔然睁开眼,愣在原地:“慕容州?”

慕容州是他的高中同学,当年她回到沈家。

他是第一个给予她温暖的人。

“你怎么在这里?”

男人手中拿着食盒,跨步走了进来。

“第一人民医院是慕容集团旗下的产业,我今天来视察,正好听说了你的消息。”

他简短的解释了一遍,然后快速检查起她身上的伤口。密密麻麻的伤痕,多到找不出一块好肉。

他眼眶越发猩红,到最后声音都忍不住发哽:“是顾以洵把你弄成这幅样子的吗?”

当初是他先爱上的沈南卿,原本他打算高中毕业就表白。可没想到,没等多久顾以洵就跟她就订了婚。

原本他想着只要南卿能幸福,那一切他都无所谓。

可是......顾以洵那个混蛋竟然将南卿折磨成这幅样子!

慕容州眼中闪过意思冷意。既然如此,就别怪他将南卿抢回来了。

“你......你都知道?”沈南卿无措地搅着被子,直觉得难堪。

慕容州没撒谎,点了点头。

沈南卿面色一白。

这几天关于她跟顾家的恩怨,被不少媒体传的到处都是。

她背负着杀人犯的身份,他们会怎么看她?

“那你......”

“我信你!”

短短三个字让她瞬间红了眼眶。

他信她,一个许久不联系的朋友,都信她。

顾以洵却不信......

“好了,你刚刚小产,不能哭,我给你带了碗粥,你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营养。”

慕容州满脸心疼地看着眼前的人,从食盒中拿出一碗粥,舀了一勺递到沈南卿的嘴旁。

“我......我自己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