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推荐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

精品推荐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

简单的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陈学文张栋,故事精彩剧情为:双拳,眼神坚毅!……没多久,陈学文被带回牢房。正如杜老所说,现在牢房的人,正在干活儿。他们这一队的人,在楼顶做修缮。他直接被带到楼顶,交接给楼顶的警卫。此时,楼顶正在干活儿的众人,也看到陈学文回来,一个个顿时哄闹起来。尤其是刀疤这边的人,一个个朝着陈学文叫嚣嘶吼,嚷嚷着陈学文死定了。......

主角:陈学文张栋   更新:2024-06-17 23: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学文张栋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推荐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由网络作家“简单的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陈学文张栋,故事精彩剧情为:双拳,眼神坚毅!……没多久,陈学文被带回牢房。正如杜老所说,现在牢房的人,正在干活儿。他们这一队的人,在楼顶做修缮。他直接被带到楼顶,交接给楼顶的警卫。此时,楼顶正在干活儿的众人,也看到陈学文回来,一个个顿时哄闹起来。尤其是刀疤这边的人,一个个朝着陈学文叫嚣嘶吼,嚷嚷着陈学文死定了。......

《精品推荐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精彩片段


随着陈学文开始吃饭,他的身体也开始慢慢恢复了。

这段时间,老者每天都会来,传授陈学文一些东西。

有些是杀人的方法,有些,则是一些生存的方法。

比如说,老者教陈学文的第一个生存法则,就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凡事,必须三思,想明白其中的逻辑,才能做决定。

还有,就是一些察言观色的方法,以及揣测人心的方法。

在学习中,陈学文发现,这老者的知识极其渊博,涉猎极广。

而且,老者的眼光和见识,也远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由此可见,老者在入狱之前,绝非一个简单人物。

陈学文尝试着询问老者的身份,老者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学文:“小伙子,我再教你一个生存法则。”

“做人,不要太好奇。”

“好奇的人,往往死的早!”

说完,老者拍了拍陈学文的肩膀,道:“我的身份,你就不要多问了。”

“你只要记住,我姓杜!”

十天后,陈学文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病房医生给他做了检查,通知他收拾东西,今晚就会被送回牢房。

陈学文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正好是下午两点多。

他思索了一会儿,突然道:“医生,能不能现在让我回去?”

医生诧异看了他一眼,要知道,来了病房的犯人,好多都赖在这里不愿意走,能多待一会儿是一会儿。

陈学文倒好,竟然要现在回去?

但医生也没多管,反正陈学文离开病房,就不归他管了。

“我安排警卫送你回去。”

医生转身出去安排了。

杜老正在旁边打扫卫生,见医生离开,便凑到陈学文身边:“怎么这么着急回去?”

“现在回去,正在干活儿。”

陈学文看了杜老一眼,轻声道:“晚上牢房里八个人,全是刀疤的手下。”

“如果我晚上回去,你觉得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现在回去,至少,还有搏一搏的机会!”

杜老不由一愣,深深看了陈学文一眼,露出笑容:“不错,你果然是个人才!”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

“记住我说过的话,如果这次你能保住命,那我就帮你离开监狱!”

陈学文握紧了双拳,眼神坚毅!

……

没多久,陈学文被带回牢房。

正如杜老所说,现在牢房的人,正在干活儿。

他们这一队的人,在楼顶做修缮。

他直接被带到楼顶,交接给楼顶的警卫。

此时,楼顶正在干活儿的众人,也看到陈学文回来,一个个顿时哄闹起来。

尤其是刀疤这边的人,一个个朝着陈学文叫嚣嘶吼,嚷嚷着陈学文死定了。

若非警卫将这些人全部轰走,只怕当场就要闹起来了。

但是,少了一只眼的刀疤,依然恶狠狠地看着陈学文,朝陈学文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陈学文恍若未闻,听警卫讲完话,便进入场地开始干活儿。

刀疤悄悄挪到陈学文身后,咬牙道:“姓陈的,老子这只眼算是被你废了,这笔账,老子跟你没完。”

“老子提前从医院回来,就是等你呢。”

“一会儿等回了牢房,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陈学文面无表情地看了刀疤一眼。

刀疤眼冒凶光:“妈的,你还不服气?”

“行行行!”

“等晚上回牢房的,老子就不信,你能有多硬气!”

陈学文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刀疤,眼神中渐渐充满了杀气。

这杀气,让刀疤浑身不自在,不由咬牙道:“操,再看,老子晚上把你两个眼珠子全抠出来!”

陈学文深吸一口气,转头观察了一番,突然再次转头看向刀疤。

刀疤刚想说话,陈学文却突然动了。

他直接拦腰抱住刀疤,就如同一个发疯的野牛,硬生生抱着刀疤冲向了楼边。

这情况,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等众人发觉情况不对的时候,陈学文已经抱着刀疤,从楼顶跳了下去,楼下只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如此情况,让现场众人皆是傻眼了。

这可是四楼啊!

陈学文这是真的想死吗?

众人纷纷朝楼边跑去,那些警卫也吓了一跳,一边吹着哨子,一边匆忙跑来维持秩序。

但所有人都不愿后退,皆是惊撼地看着楼下。

楼下,刀疤仰面朝天,倒在地上,而陈学文正趴在他身上。

刚才摔下来,刀疤身子在下面,陈学文等于是落在他身上。

所以,下坠的力量抵消了不少,陈学文并没受多少伤。

刀疤可就惨了,身体多处骨折,倒在地上,顺嘴吐血沫子。

纵然如此,陈学文也没放过他。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陈学文抓着刀疤的脑袋,对准旁边的墙壁,猛然撞了上去。

一下!

两下!

三下……

刀疤顺头流血,压根没有反抗之力。

所有人都吓傻了。

能在这里坐牢的,哪个不是争强好斗的类型,但谁也没见过这么狠的啊。

这是要活生生杀了刀疤啊!

楼上警卫纷纷怒吼:“陈学文,住手!”

“陈学文,你别做傻事!”

“放开他!”

陈学文根本不理会,依然不停地撞刀疤的脑袋。

此时,楼下的警卫也冲了过来,连忙将陈学文按住。

但是,刀疤也满头是血,生死不知,被人抬走了。

警卫队长气急败坏地跑了过来,指着陈学文怒吼:“陈学文,你疯了?”

“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只是判了二十多年。”

“可你上次戳瞎他的眼睛,这次又把他打成这样。”

“这些情况,会让法官直接判你死刑的!”

陈学文擦去脸上的血迹,看着警卫队长,突然往前一步,大吼:“杀了我!”

“杀了我啊!”

陈学文满头是血,怒目圆睁,嘶吼之中,竟然有种惊人的狰狞恐怖。

警卫队长也被吓得后退一步,他是真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人。

至于四周那些犯人,更是面色惨白。

他们是凶悍,但不疯啊!

面对一个一心寻死的疯子,谁能不怕?


刀疤最终没死,但也废了,下半辈子都得躺在床上了。

陈学文的刑期,直接翻了一倍。

不过,陈学文压根不在乎。

被关了半个月禁闭后,他还是被送回了牢房。

而这一次,警卫学机灵了,直接把他送回牢房,同时还加强了守卫。

陈学文坐在牢房里,其他七个人,则坐在另一边,面色惊惶地看着陈学文。

这七个人,都是刀疤的手下,但现在没有一个敢说为刀疤报仇的。

陈学文在原地坐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看向对面七人:“我听说,你们想杀了我,为刀疤报仇?”

七个人皆是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摆手:“没……没有,绝对没有!”

陈学文面容不变,目光扫过众人:“我的事,你们应该也听说了。”

“我爸妈因为我而死,我也没打算活了。”

“不过,一个人死,太寂寞了。”

“死之前,要是能拉几个垫背的,那也不算白死,对吧。”

众人吓得面色惨白。

面对这种一心寻死的疯子,他们就算人多又如何?

他们不可能杀了陈学文,毕竟他们还希望刑满出狱呢。

但陈学文不一样,他现在一心寻死,压根不在意是否能出狱。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让陈学文抓住机会,给他们来一下子,那谁也受不了啊!

刀疤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个比较机灵的男子,连忙谄媚地一笑:“文哥,您……您误会了。”

“刀疤那王八蛋,整天欺负人,我们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您这次收拾了他,简直就是为我们报了仇,我们……我们感谢您还来不及呢。”

“从现在开始,您就是我们的大哥,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纷纷点头,朝陈学文喊大哥。

陈学文朝众人啐了一口,骂道:“一群软蛋!”

“滚!”

众人敢怒不敢言,低着头蜷缩在一边,甚至都不敢去床上休息。

从这一刻开始,陈学文直接成了这个牢房的头目。

而且,他的威慑力,还远超之前的刀疤。

但凡他一个眼神,都能让这屋里的几人吓得哆嗦。

第二天,早饭时间。

陈学文端着餐盘走进饭堂,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刀疤在这个监狱里有三四十个手下,陈学文这个牢房里的人都被他吓住了,但其他牢房的人,却还恶狠狠地盯着陈学文。

陈学文也不理会这些人,端着餐盘打了饭,径直走到其中一个餐桌边。

这个餐桌边,坐的都是刀疤的手下,而且,也不是陈学文这个牢房的人。

以前,这些人都是对陈学文呼来喝去,没少打陈学文。

现在,陈学文走到这些人面前,目光森寒地盯着众人。

这些人顿时恼了,其中一个壮汉瞪眼骂道:“曹尼玛,看什么……”

话音未落,陈学文便已出手。

他右手一抖,从袖子里掉出一个细长的石块。

这是陈学文在外面出工的时候,捡的一个石块。

石块一端,被陈学文磨的锐利。

自从上次陈学文戳瞎刀疤的眼后,监狱这边就禁用筷子了,陈学文只能寻找别的武器。

陈学文在医院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看医书,记住了人体很多致命处。

他直接往前一步,迅雷不及掩耳地将石块刺进壮汉的脖子,顺势一划。

壮汉脖子上鲜血喷涌而出,直接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其他人全都愣住了,但陈学文却没有犹豫。

他又顺手抓住另一个汉子的脖子,抬手便把石块刺向他。

这汉子也算反应够快,拼命阻挡,石块把他掌心刺了个洞,痛得他一声惨叫。

“帮忙!帮忙啊!”

汉子拼命吼叫。

旁边几人这才回过神,纷纷冲上来围攻陈学文。

而陈学文也很干脆,他一手护着脑袋,一手抓着这个石块,接连戳伤了几个人的大腿。

以一敌多,陈学文虽然吃了不小的亏,但这些汉子受伤更重。

还好警卫及时赶到,用警棍将陈学文制服。

警卫队长赶了过来,看到这情况,只气得额头青筋毕现,怒吼:“陈学文,你真是不想活了?”

“我这就给上面打报告,把你的所作所为全部报上去!”

“你这样下去,绝对是死刑!”

陈学文咬着牙,鲜血顺着额头淌落,一字一句道:“那你得快点了!”

“要是你不够快,我一定把这些人全杀光!”

那些汉子看着陈学文凶悍的眼神,不由吓得纷纷后退。

而陈学文这个牢房里的人,则是满脸庆幸,幸亏自己没去招惹陈学文。

这次的事情,让陈学文又判了半个月的禁闭。

不过,这一战,也让陈学文彻底成名,成为监狱里无人敢惹的疯子。

陈学文从禁闭室出来的第一天,刀疤那些手下便一起走到他面前,向他赔礼道歉,求他高抬贵手,饶了他们。

这些人,已经知道陈学文一心求死的事情,谁也不敢跟这个想死的疯子斗啊!

将监狱这些犯人收拾服了之后,陈学文再次找到杜老。

“杜老,我活下来了。”

“现在,该告诉我,怎么离开监狱了吧?”

杜老淡笑看着陈学文,满意点头:“你小子不错,很出乎我的预料嘛!”

“行,既然你证明了你的能力,那我就该兑现我的承诺了。”

杜老从身上掏出了一张图,递给陈学文:“这是监狱下水道的地图,下水道的宽度,完全能够容纳一个人爬出去。”

“沿着这个下水道一直往外爬,大概五公里之后,就会到附近的一条河。”

“到了河里,就能逃出这个地方了。”

陈学文看了一眼,皱眉道:“下水道的入口,好像都在监狱外面。”

为了防止有人逃狱,当初设计下水道的时候,入口的确都是在监狱外面。

监狱里面,只埋了一些比较细的管道,大概都是一个篮球的宽度。

这种宽度的管道,压根不是人能爬出去的。

杜老笑道:“厨房那里,有个最粗的入口,我测量过,那个管道能让人爬出去。”

“我已经在管道上做过手脚了,只要能找到机会,溜进厨房,就可以爬出去。”

陈学文看着杜老:“你说的机会,是什么机会?”

杜老:“一个让监狱混乱的机会。”

“只要混乱起来,吸引了所有守卫的目光,就能趁乱进入厨房,找机会逃跑。”

杜老说着,拍了拍陈学文的肩膀:“制造混乱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只要你能制造混乱,我就能带你离开!”

陈学文沉思了一会儿,缓缓点头:“好,我会办妥的!”

陈学文转身离开,杜老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这本连载中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都市、都市日常、佚名都市、都市日常、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206章 江湖路,本就如此,已经写了468602字,喜欢看都市、都市日常、 而且是都市、都市日常、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爽文,虽然别人评价不好,但我感觉挺好的。

好书啊!精彩的故事!不够看啊!

我才看到11章。我敢说,肯定是因为这个校花不陪这个幕后老大睡觉。然后才被杀害,然后陷害给主角,讲真的真够惨的。

太慢了,兄弟,不够看阿,这是我唯一追更的小说咯

首先我有点无语,搞不懂,听你说你被县 笰一,人家可是在那监狱里称霸了多年,你一个愤怒一下,一个筷子插入他眼睛里,他也毫无反应 第二点你不判死刑吗? 第3点,你跟他比力气把他推下去了,笑死了。

主角上吴的时候,对得起他父母吗,把我恶心坏了[飞吻]

再说那个老杜。写的也不严谨,他为什么要选主角?而且他除了有那两本书,狱中这么大能量就为找个毛头小子!越狱为什么不找别人活着自己带两个人呢!

热门章节

第179章 吃垮自助餐馆

第180章 美女求职

第181章 赖猴的人生哲理

第182章 方茹的人

第183章 再遇婷婷

作品试读


陈学文坐在地上,心中充满了痛苦和懊悔。

若是自己那天没向校花表白,就不会引出这样的事情了,父母也不用死了啊。

可是,这世上的事情,又岂有后悔药可卖?

过了好一会儿,陈学文深吸一口气,再次抬起头。

“你跟周豪是什么关系?”

陈学文咬牙道。

吴丽红嗤笑一声:“我?我在周豪那里,就是一个服务员罢了。”

“周豪看我有点眼力劲,长得还算可以,招待客人的时候,会带上我,让我帮他活跃气氛。”

“说白了,我就是一条野狗,他高兴了,喂我点吃的,不高兴了,我就得出去坐台,自己挣钱养活自己。”

陈学文皱眉:“那为什么是你来收买这些证人?”

吴丽红:“那天晚上的事,我也在现场。”

“周豪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收买人证。”

“我没有选择,如果我不照做,那我恐怕也活不了。”

陈学文冷笑一声:“所以,你觉得自己还很无辜?”

吴丽红苦笑:“我有什么无辜的。”

“我拿了钱,做了这种昧良心的事,早晚会有报应的。”

陈学文看了吴丽红一眼,这吴丽红的淡定,倒是出乎他的预料。

他以为吴丽红会像赵栋那样求他饶命,可吴丽红,从头到尾都没有求过他。

这个女人,果然跟一般人不一样啊!

陈学文问道:“那我爸妈呢?”

“他们又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吴丽红身体微微一抖。

不知为何,陈学文竟然发现,吴丽红的眼眶有些发红。

吴丽红沉默了许久,低声道:“他们拿到了第一份尸检报告,想要去省城为你上诉翻案。”

“周豪……周豪害怕事情暴露,就……就派人制造车祸,害死了他们!”

虽然之前便已猜到,父母的确是被人害死的。

可是,当真正听到这个消息,陈学文还是如遭重击,心如刀绞。

他握紧双拳,泪如雨下,双手的指甲刺进了肉里,但他却毫不知觉,心里只有父母的音容笑貌。

吴丽红看着陈学文的样子,低声道:“陈学文,对……对不起。”

陈学文抬起头看着吴丽红,突然一个耳光甩到了她脸上,打得吴丽红嘴角都溢出血丝。

“对不起?”

“你觉得现在道歉有用吗?”

陈学文咬着牙说道。

吴丽红看着陈学文面目狰狞的样子,张了张嘴,最终没再说话。

陈学文深吸几口气,强压下愤怒,沉声道:“第一份尸检报告是怎么回事?”

吴丽红:“校花死后,先被带去,做了第一次尸检。”

“第一次尸检报告,显示校花体内,有三个不同男人的体液。”

“而且,其中并没有你的体液。”

陈学文瞪大了眼睛,他终于知道,为何周豪会如此着急了。

也就是说,第一份尸检报告,是能够翻案的铁证啊!

“既然有这个尸检报告,那……那我怎么会入狱?”

陈学文急道。

吴丽红:“周豪花了大价钱,把第一个法医调走,然后让人做了第二次尸检。”

“第二份尸检报告,显示校花体内只有一个人的体液,就是你的。”

陈学文面色再次变寒,这周豪,可真够卑鄙的。

吴丽红接道:“你爸妈拿到了第一份尸检报告,周豪就派人害死了他们。”

“不仅如此,还买通关系,向外公布,说他们偷了尸检报告,从而混淆视听。”

陈学文一拳打在旁边的石墙上,气得浑身都在哆嗦。

“周豪,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陈学文咬着牙说道。

吴丽红低声道:“陈学文,咱们是老同学,我劝你一句。”

“周豪不好对付,你……你还是离开平城吧。”

陈学文咬牙:“我连命都不要了,你觉得我会怕他吗?”

吴丽红叹气:“我知道,你不怕死。”

“可问题是,你知不知道,现在周豪身边有多少保镖啊?”

陈学文皱眉:“保镖?”

吴丽红:“是啊。”

“从你逃狱没死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他爸就给他安排了八个保镖。”

“其中,有一半都是武校毕业的,还有一半,是他请的退伍兵。”

“这些人,都很能打,你就算拼了命,估计也近不了他的身啊!”

陈学文深吸一口气,如果周豪身边真有这么多人,想报仇,可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他不怕死,但问题是,如果拼上这条命,都伤不到周豪,那他岂不是白死了?

看来,杀周豪这件事,还得慢慢计划啊!

吴丽红道:“陈学文,要不,你还是离开平城吧。”

“你爸妈如果还在,他们也想让你好好活着。”

“只要你愿意离开,我这里有十万块,我都给你,你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好好活下去。”

陈学文盯着吴丽红,然而,吴丽红表情诚恳,压根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陈学文冷笑一声:“你对我这个老同学倒是挺好呢?”

“十万块,你坐台这些年,挺挣钱啊?”

吴丽红面色有些愠怒,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女人嘛,只要愿意把腿张开,肯定来钱快啊。”

“这十万块,是我所有的积蓄。”

“你当我补偿你也好,当我看在同学情谊也好。”

“只要你愿意离开,我都给你!”

陈学文站直身体,冷声道:“不用了。”

“如果不能报仇,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周豪,我必杀!”

“你老老实实把周豪的情况告诉我,把他可能隐藏的地方也告诉我。”

“至于你,我或者会饶你一命!”

吴丽红怅然叹息,只能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陈学文把所有事情全部记清,然后,就用之前对付赵栋的方法,把吴丽红结结实实地捆住,也扔到了赵栋所在的那个红薯窖当中。

“吴丽红,接下来,我要去找周豪报仇了。”

“你求爷爷告奶奶,祈祷我能活着回来!”

“不然,你就得跟赵栋一起,活活饿死在这里!”

陈学文说完,直接将红薯窖盖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红薯窖里,吴丽红靠在冰冷的地窖中,泪水终于无声无息地流了出来。

小说《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马甲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都市、都市日常、佚名都市、都市日常、小说《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简单的鱼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目前已写494248字,小说最新章节第218章 女士优先,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都市、都市日常、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爽文,虽然别人评价不好,但我感觉挺好的。

好书啊!精彩的故事!不够看啊!

我才看到11章。我敢说,肯定是因为这个校花不陪这个幕后老大睡觉。然后才被杀害,然后陷害给主角,讲真的真够惨的。

太慢了,兄弟,不够看阿,这是我唯一追更的小说咯

首先我有点无语,搞不懂,听你说你被县 笰一,人家可是在那监狱里称霸了多年,你一个愤怒一下,一个筷子插入他眼睛里,他也毫无反应 第二点你不判死刑吗? 第3点,你跟他比力气把他推下去了,笑死了。

主角上吴的时候,对得起他父母吗,把我恶心坏了[飞吻]

再说那个老杜。写的也不严谨,他为什么要选主角?而且他除了有那两本书,狱中这么大能量就为找个毛头小子!越狱为什么不找别人活着自己带两个人呢!

热门章节

第34章 你四我六

第35章 吓傻了的周景辉

第36章 看好你的狗

第37章 五块钱可以吗?

第38章 咱们被阴了

作品试读


“如果不是,那我觉得,咱们还能再谈谈。”

侯五爷看着陈学文,眼中精芒闪烁,也不知道是在思索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侯五爷方才哈哈一笑:“你这小伙子,果然有点意思。”

“难怪能从监狱逃出来,还能在平城执法队全力抓捕当中,弄得周万成一家鸡犬不宁,甚至带着周万成的人头来见我。”

“好,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跟我谈什么!”

侯五爷将旱烟叼在嘴里,冷笑道:“小伙子,你想活命,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你得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陈学文微微舒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侯五爷,压根没把周万成当朋友。

既然不是朋友,那就还有希望!

陈学文从身上掏出那半个本子:“我用这个做交易,够不够?”

侯五爷挥了挥手,一个保镖将那本子拿过去。

侯五爷将本子翻了翻,眼睛明显一亮,看样子,他也觉得这个本子里的证据很有价值。

他随手把本子放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陈学文:“小伙子,没人教过你,跟人做交易的时候,千万不要太早把筹码拿出来吗?”

“这些证据,都在我手里了,你还如何跟我交易?”

陈学文看着侯五爷,淡笑反问:“谁告诉你,这就是全部的证据了?”

“既然是做交易,我又岂会一次性把所有的筹码都拿出来?”

陈学文的话,让侯五爷先是一愣,但很快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小伙子,你还挺机灵的。”

“只不过,你还是太嫩了。”

“你人都在这里了,我想再得到其他的筹码,这很难吗?”

随着侯五爷的话,屋内那些保镖,也悄悄朝陈学文走来。

看那架势,这是准备将陈学文拿下啊。

陈学文恍若未觉,平静地道:“五爷,你知不知道,我今晚杀了多少人?”

“我今晚在周万成的别墅里,总共杀了十八个人。”

“包括周万成父子,和一个诬陷我的证人。”

侯五爷皱眉:“怎么?想吓唬我?”

陈学文摇头:“我不是吓唬你,而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杀了这么多人,如果你不帮我,那我也活不长。”

“既然如此,死在你这里,跟死在外面,又有什么区别?”

他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那些人,冷笑道:“所以,你就算抓住我,也别想得到另外一部分证据!”

侯五爷面色微寒,他深深看了陈学文一眼,冷声道:“哼,我也未必一定需要另外一部分证据。”

“这一半的证据,对我来说,已经够用了。”

“而且,你杀了十八个人,你知道这是多大的事情吗?”

“你觉得,我会为了另外一半证据,去帮你摆平这件事吗?”

“这件事,一旦做不好,是很容易惹祸上身的。”

陈学文:“五爷,这件事,恐怕由不得你了!”

侯五爷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陈学文淡笑:“如果你不帮我,那么,另外一部分证据,就会被邮寄到各个地方的执法队。”

侯五爷不屑一笑:“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用别人的事情来威胁我,你觉得我会害怕吗?”

陈学文平静道:“五爷,周万成是我杀的,而我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在你这里。”

“接下来,不管我是死在你这里,还是被执法队抓走,你都是最后见到我的人。”

“如果这些证据被送去执法队,你觉得,那些大人物会认为是谁在背后捣鬼?”

侯五爷面色猛然一变,他突然明白,陈学文到底有什么企图了。

陈学文给他这个本子,就是要拉他下水!

小说《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看到这三人,周豪诧异:“咦,这俩人不是被陈学文抓走了吗?”

“你怎么找到他们的?”

周万成:“姓陈的,用吴丽红的小灵通给你打了电话,我让人追踪讯号,找到了他们。”

周豪恍然大悟,笑道:“爸,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周万成瞥了他一眼:“你以后做事,用点脑子吧。”

“这三个人,都知道陈学文来找你了。”

“你既然要杀陈学文,那就得把他们一并解决了,怎么能留下这么多后患呢?”

周豪不以为然:“爸,原来你说的是他们啊。”

“嗐,没事。”

“吴丽红是我的人,那个赵栋,拿了咱们的钱。”

“就这个李二勇,回头敢乱说话,我立马做了他,不会有后患的。”

周万成瞪了他一眼:“我就说,你做事还是太嫩了。”

“你真以为这吴丽红很忠心?”

周豪诧异:“什么意思?”

周万成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今天晚上才接到消息,原来,就是这吴丽红,把第一份尸检报告的事情,告诉了陈学文的父亲。”

“要不然,那老狗,怎么可能知道第一份尸检报告的事情?”

听闻此言,陈学文脑子轰的一下,不由看向了吴丽红。

他没想到,吴丽红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

这也着实让他想不明白。

吴丽红既然都帮周豪陷害他了,却为何还要把第一份尸检报告的事情告诉他父亲?这样做事,是不是太矛盾了?

周豪则是一愣,诧异道:“爸,不会吧?”

周万成恨铁不成钢地道:“你还不信呢?”

“我的人,把陈学文父亲那个手机恢复了数据,查到了吴丽红给他发的信息。”

周豪面色大变,他气愤地看向吴丽红,怒道:“贱货,这是不是真的?”

吴丽红面色铁青,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没错,是我做的!”

周豪勃然大怒,接连几个耳光打在吴丽红脸上,怒道:“你他妈有病,老子给你那么多钱,你在背后这样坑我?”

“操,当时是你拿着我的钱收买的证人,结果又是你背后捅我刀,你到底想干什么?”

吴丽红被打的两边脸都肿了起来,她啐了一口血水,咬牙道:“去你妈的周豪,你真以为老娘稀罕你那点钱?”

“要不是怕你杀了我灭口,我他妈会帮你收买证人?”

“没错,我是个千人骑万人压的贱货,但我他妈也是个人啊!”

“我看着陈学文爸妈在外面跪着求那些证人的时候,我真的受不了那种良心的折磨啊!”

陈学文看着吴丽红,眼中不由多了一些讶然。

他没想到,这个被很多人看不起的小太妹,竟然还有这样刚烈正义的一面。

她或者真的不是什么好女孩,但她至少还有良心!

周豪气急败坏,又是几个耳光摔在吴丽红脸上:“去你妈的,贱货,这是你自找的!”

“老子一会弄死陈学文,就把你也一起埋了!”

吴丽红使劲啐了周豪一脸血水:“来啊,老娘不怕你!”

周豪气得对着吴丽红一顿拳打脚踢,但吴丽红始终怒骂不停,没有丝毫闭嘴的意思。

周万成则走到陈学文面前,冷声道:“你就是陈学文?”

陈学文看着眼前这个害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心里却是悲哀到了极致。

“你把我害成这样,竟然不认识我?”

陈学文冷声反问。

周万成不屑一笑:“你在我眼中,连一只蝼蚁都不如,我又何必认识你?”

“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

“老实交代,第一份尸检报告放在哪里?”

陈学文没有回答。

周万成冷笑一声:“不愿意回答?”

“怎么?你真以为那一份所谓的证据,就能扳倒我?”

“你以为我周万成能够成为平城排名前十的富豪,凭的是什么?”

“告诉你,别说是那个尸检报告了,就算你拿出更多证据,找到更多证人,你也拿我没办法!”

“我背后的势力,不是你能想象的。”

“我想玩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没区别,懂不懂!”

周万成说完,直接一挥手:“行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勉强。”

“你们几个,把他做了,一会儿抬出去处理了。”

说着,周万成又凑到陈学文身边,嘿嘿一笑:“看到那边那俩人了没?”

“你爸妈,就是他们弄死的。”

“现在,你也死在他们手上,对你家而言,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怎么样,我对你们不错吧,哈哈哈……”

周万成放肆地大笑起来,眼神中充满了得意和轻蔑。

陈学文的双眼,却瞬间变得血红。

他死死盯着那两个杀害他父母的凶手,双目当中充满了杀意!

“周万成!”

陈学文突然开口怒喊了一声。

周万成不屑一笑:“怎么了?”

“现在想回答了?”

“不好意思,晚了!”

“我不想知道那份尸检报告在哪里了,我只想杀了你们,毁尸灭迹,一了百了,哈哈哈……”

陈学文死死盯着周万成,声音冰冷入骨:“我只想告诉你。”

“就算我是只蝼蚁,逼急了,我也会咬你一口!”

“或许不致命,但,也会让你疼!”

话音落下,陈学文突然动了。

他猝不及防地挣脱身边两个人,朝着另一边跑去。

眼见如此情况,周万成面色一变,急道:“关门,别让他跑了!”

门口的保镖立刻将门反锁住,屋内十几个保镖,也立马冲了上来,准备围堵陈学文。

陈学文并没有朝门口跑,而是直接跑到了另一个保镖那边。

那个保镖手里,拿着陈学文带来的两瓶洋酒。

这保镖眼见陈学文冲向自己,立马摆出架势准备反击。

然而,陈学文压根没有袭击他,而是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两瓶洋酒。

陈学文把两瓶洋酒摔在地上,玻璃瓶应声而碎,里面的油直接洒了满地,两把剔骨刀也直接落在地上。

陈学文就地一滚,捡起两把剔骨刀,同时浑身都沾满了油。

他穿的是皮衣,这油粘在身上,立刻变得光滑至极。

他的双手紧紧缠着的布条,在这一刻也派上了用场。

他把两把剔骨刀的刀柄塞进布条里,用布条紧紧捆着剔骨刀,牢牢握在手中。

这是昨晚那一战之后,陈学文得到的经验。

混战中,沾血之后手会滑,武器很容易脱手出去。

用布缠住,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了!

做完这一切,后面已有一个保镖冲了上来,抬脚便踹向陈学文的后背。

但是,陈学文满身都是油,这一脚踹在陈学文身上,直接一滑,这个保镖没能把陈学文踹倒,反而自己直接滑倒在陈学文面前。

陈学文极其干脆地出手,剔骨刀飞快刺进保镖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挑,直接将他的喉咙割断。

鲜血喷涌而出,这个保镖捂着脖子,浑身颤抖,倒在地上,慢慢没了动静。

四周众人原本还没把陈学文放在眼里,但见到他如此干净利索地杀掉一人,众人面色顿时都变了。

周万成也是面色一变,怒道:“妈的,拿武器,砍死他!”

四周众人纷纷掏出武器,慢慢从四周朝陈学文围了过来。

陈学文手持两把剔骨刀,警惕地看着四周。

在这些人即将围到他身边的时候,陈学文突然原地转了一圈,双手猛然一挥,两个袖子当中,飞出两片白雾,直接将四周众人笼罩其中。

这白雾,正是陈学文藏在袖子里的石灰!

众人被石灰笼罩,有人来不及闭眼,石灰进了眼睛,立马嚎叫起来。

其他人,虽然及时闭上眼睛,但也根本看不到四周的情况了。

陈学文趁此机会,戴上眼镜冲了上去,拿着剔骨刀杀进了人群!

小说《重回社会,我亦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三天后,一次照例出工的时候,陈学文跟监狱里另一个大哥级人物起了冲突。

这个大哥,曾经也欺负过陈学文。

不过,经历了刀疤的事情后,这个大哥现在见到陈学文就害怕,都是绕着陈学文走的。

而这一次,两人好巧不巧碰到一起。

这大哥想说句笑话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直接激怒陈学文。

陈学文直接把这个大哥扑倒在地,几乎将他半个耳朵扯了下来,疼得这大哥嗷嗷叫。

而陈学文也是双目发红,指着对方怒吼:“这件事没完,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大哥也气得哆嗦,当天,便联系了另外几个大哥,商量如何处理陈学文的事情。

以前,他们这些大哥在监狱里,都是横着走,没人敢惹。

现在,被陈学文踩在头上,众人心里也都是颇为气愤。

这一次的事情,也着实让这些大哥发觉,如果不解决陈学文,他们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不过,商量来商量去,最终都没商量出什么结果。

毕竟,谁也不敢去招惹这样一个疯子,众人只能约定,以后联手对抗陈学文,免得被他逐个击破。

而陈学文这边,关了两天禁闭后,回到牢房的第一件事,便是把自己这边的人召集起来。

这些都是刀疤以前的手下,现在,全都成了陈学文的手下。

陈学文很直接,给他们下了命令,晚饭的时候收拾那个大哥。

晚饭时间,众人正在饭堂吃饭,陈学文突然一拍桌子,他这边的人立刻冲了上去,开始围攻那个大哥。

那大哥见状,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招呼自己这边的人帮忙。

之前跟他商讨联合的那些人,也都纷纷出手。

双方直接混战在一起,现场一片大乱。

警卫大吃一惊,纷纷跑过来维持秩序。

陈学文则趁着混乱,悄悄溜到了后厨,来到跟杜老约定的地方。

杜老已经拎着一个包裹进来了,见到陈学文,他顿时一笑:“干的漂亮。”

陈学文看了看杜老手中的包裹,没有说话,只是眼中多了一丝疑惑。

杜老心情愉悦,也没在意陈学文的异样,而是麻利地打开隐藏的下水道入口,带着陈学文跳了下去。

做好这一切,杜老又将隐藏的盖子恢复原样。

这样一来,就算警卫发现他们失踪,想寻到他们,估计也得一段时间。

这下水道,其实就是排污水的管道,里面各种污水粪水聚集,恶臭难闻。

而且,这管道并不宽,人在里面,必须趴在地上匍匐前行。

管道里大概有一半的污水,爬行的话,污水基本就能到了下颚。

身子稍微往下趴一点,这污水,就能渗到嘴角。

如今正是寒冬,污水不仅腥臭难闻,更是寒彻入骨。

但是,纵然如此,陈学文也是一声不吭,全速往前爬。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无论如何,他都要逃出去!

哪怕无法给自己洗刷冤屈,他也要为父母讨回一个公道!

五公里的距离,也不知道爬了多久,陈学文数次想要呕吐,但都被他硬生生忍住了。

终于,两人听到前面有流水的声音。

杜老一喜:“快到了。”

很快,两人前面出现了一些微弱的光芒,正是月光照下。

下水道的出口,刚好到了河边。

只不过,这出口是用铁栅栏焊着的。

陈学文看了一眼,皱眉道:“这怎么出去?”

杜老嘿嘿一笑:“放心,我早有安排。”

“我已经让外面的人,把这个铁栅栏锯得差不多了。”

“你用力往外推,就能把这铁栅栏推开。”

陈学文点头:“好,我试试!”

他爬过去,双手握紧铁栅栏,全力去推。

果然,那铁栅栏并不牢固,陈学文推了一下,竟然断了好几根。

而此时,杜老已悄悄到了陈学文的背后。

他手里,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把匕首,目露凶光,趁着陈学文推铁栅栏的时候,竟然用力把匕首刺向了陈学文心脏的位置。

陈学文压根没防备,直接被匕首刺进身体,不由倒在了污水中。

杜老冷笑一声:“小子,你的任务完成了。”

“既然你一心想死,老夫成全你!”

“不用谢我!”

说完,他得意洋洋地爬过去,用力推剩下的铁栅栏。

那些铁栅栏只剩下没几根了,杜老全力出手,很快便把剩下的铁栅栏推开了。

可就在此时,背后突然传来哗啦一声。

没等杜老反应过来,陈学文已经扑了上来,将杜老按在地上,一把匕首直朝杜老的脖子刺了过去。

杜老也是极其灵敏,立马抬手格挡,挡住了陈学文的匕首。

同时,他也直接反手扣了过去,扣住了陈学文的脖子。

他一手抓住陈学文的手腕,微微用力一扭,便反制了陈学文。

杜老冷笑一声:“小子,挺机灵啊,竟然会装死!”

“不过,你这点本事,都是老夫教的,你凭什么跟我斗……”

没等他说完,陈学文另一只手突然一扬,一个物体朝着杜老飞来。

杜老扬手一挡,谁知道,直接把这个东西弄破了。

紧跟着,一团粉末从中飘出,直接四散而开。

杜老首当其冲,这些粉末,直接飞进了他的眼里。

杜老不由闭上眼睛,下意识地想要用手去擦,此时,一把匕首却悄无声息地刺进了他的小腹。

杜老不由自主后退几步,从下水道掉出去,落在河边。

他茫然地看着小腹的匕首,又看了看陈学文另一只手。

此时,他才发现,陈学文右手,拿的并不是匕首,而是一个棍状物。

刚才,陈学文刺向他脖子的,压根不是那把匕首。

真正的匕首,其实一直都在陈学文的左手当中!

杜老咳嗽几声,鲜血顺嘴流出,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陈学文:“你……你怎么可能!?”

陈学文居高临下地看着杜老,一字一句道:“你教我的第一条生存法则,还记得不?”

杜老苦笑一声:“事出反常必有妖!”

陈学文平静点头:“没错。”

“凡事,若是有反常,必然有问题。”

“你我毫无纠葛,你这么好心帮我,若你没有什么企图,那是绝不可能的!”

杜老面色惨白,他看着陈学文,咬牙道:“所以,从一开始,你就在防备着我!?”

陈学文缓缓点头:“从你教会我第一条生存法则的时候,我便在防着你了!”

“或者说,我已经不再相信这世上的任何人了!”


,吴丽红未校。

算,逃架,,校迈奶奶。

陈仔细,,突,吴丽红境,。

“,饿坏。”

“筷吧!”

李二勇圆,拿筷,狼吞虎咽。

昨晚,基,饿坏。

饭,吴丽红脸。

转厨房,拿瓶酒。

“庆祝获,,今咱醉归!”

吴丽红。

李二勇拿杯,陈则拦:“喝吧,喝。”

李二勇急:“啊。”

“兴,喝!”

陈摆摆:“喝酒,喝破亡。”

“,喝!”

李二勇吴丽红互视,酒杯,黯。

陈,肯陈永痛。

李二勇吴丽红喝酒,饭,吴丽红脚麻始收拾碗筷。

李二勇掏烟盒,递支陈:“根?”

“饭支烟,赛仙啊!”

陈摆摆:“监狱,诉。”

“,,瘾,碰!”

“,够制欲,,站!”

李二勇叼烟,茫陈:“,哪啊?”

“抽根烟,吗?”

陈淡淡,未言。

李二勇抽,烟扔踩灭,:“准备干啥?”

陈:“档,该另城市。”

李二勇啐:“,周豪狗,害浅。”

“,读?”

“九,。”

陈摇摇:“算。”

“监狱待半,,。”

,陈苦,:“爸辈,,欺负辈。”

“愿,够。”

“既,愿!”

“既,轰轰烈烈。”

李二勇陈,咧咧嘴:“,坐牢,跟似。”

“,啊!”

陈,,早改。

,吴丽红收拾完。

李二勇烟盒,熟练根,:“啥?”

李二勇嘿嘿:“,爷!”

“抽根烟,啥!”

陈淡淡,吴丽红:“,,弟弟。”

“干?”

吴丽红微微顿,额垂,秀遮半脸。

深深吸烟,:“舒服,休养。”

陈,吴丽红。

追,静静靠椅。

吴丽红抽完烟,站:“,班。”

“晚饭决啊!”

完,拎包,摇曳腰肢离。

,突转,沉甸甸袋扔陈怀。

“,,!”

陈,,赫五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