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豆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全文版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全文版

巳蛇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江撤仓鹤是奇幻玄幻《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巳蛇林”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为了天下苍生,我与他对战千年。可世人总说我是大反派,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真相真的就如传言一般吗?这辈子,我不再怜悯慈悲,我要让天下人以身试法。看看他们尊崇的天仙一般救世主角色,真面目。他屠城,城主找我救人,我问他可曾想救我?他熔丹,被熔的修士找我庇护,我问他们可曾听我所言远离。世人皆为了所谓大饼,为他赴汤蹈火。难道还要怪我不够有大爱,去唤醒一堆暴徒?...

主角:江撤仓鹤   更新:2024-06-11 23: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撤仓鹤的现代都市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全文版》,由网络作家“巳蛇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撤仓鹤是奇幻玄幻《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巳蛇林”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为了天下苍生,我与他对战千年。可世人总说我是大反派,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真相真的就如传言一般吗?这辈子,我不再怜悯慈悲,我要让天下人以身试法。看看他们尊崇的天仙一般救世主角色,真面目。他屠城,城主找我救人,我问他可曾想救我?他熔丹,被熔的修士找我庇护,我问他们可曾听我所言远离。世人皆为了所谓大饼,为他赴汤蹈火。难道还要怪我不够有大爱,去唤醒一堆暴徒?...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全文版》精彩片段


“反正就当看戏了,来一趟也无所谓。”

无涯书院不是想要进去便能进去,只有获得无涯书院认可的才行,以往仙门能有四五个进去就很不错了,吴辰对于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将手里的核一扔,江撤赞同的点了点头。

“江师弟,乱扔东西可是不礼貌的行为哦。”南宫紫云不知何时出现,调侃道。

看着不远处的垃圾桶,江撤轻笑“这都扔不准,我还是别当修士了。”

话音落下,只听见木桶嘎吱摇晃了一下,江撤一愣,古怪的看向吴辰。

“扑哧~”周围的几人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吴辰尴尬的挠了挠头,急忙走到垃圾桶旁,将垃圾捡起扔了进去。

“你回去好好练练吧,这都会失败。”江撤捂脸,有点不想和这傻子待在一起,好歹也是灵台巅峰吧,就三四米的距离都扔不进去。

吴辰继续尬笑,其实他没看到垃圾桶,就见江撤往那儿随便一扔,他就跟着扔了,当然,这不能承认,菜就菜点吧,总比被说没有道德强。

‘江撤’吐槽了一番后,便将目光看向了南宫紫云。

“无涯书院似乎不能有女子进入吧,你们妙音门怎么会来?”

“怎么,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南宫紫云挑眉,语气带着几分不善。

几年前宗主去紫霄剑宗为了姝姝打算与紫霄剑联姻,当时虽说姝姝不在场,但她可是看的很清楚,虽说清月仙尊拒绝的,但还是问了江撤的意见,若是可以便让两人相处一段时间。

可这呆子,听到联姻说出的话有些冲,宗主亲自登门拜访,姝姝对她而言也像亲妹妹,她怎么可能受得了,于是就打了一场。

两人势均力敌,而且江撤这混蛋也丝毫不留情,她差点被打到吐血,后来每次去紫霄剑宗时,她都想找回场子,可奈何最终都是两败俱伤。

‘江撤’急忙摇头“不是不想,而是不想受伤”。

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吐槽道“每次跟你打完,宗门弟子都要说我辣手摧花,我可不想以后连个媳妇都找不到。”

南宫紫云一愣,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弧度,果真如同姝姝所讲,江撤变化也太大了吧。

“怎么,不追冷心婵了?”

‘江撤’摆手“年少无知,错把恩情当情爱。”

远处阁楼,清月站在楼顶,看着在人群中交谈的‘江撤’最后一缕希望逐渐破灭,有血有肉,灵魂没有任何破绽,甚至和南宫紫云的小打小闹都和小澈一模一样。

根本找不出他是人偶的证据。

皇城三百里外,江撤,不,或者说该叫林叶了,林叶此刻也很无语,他走的可都是羊肠小道,怎么还能遇见熟人啊。

“公子,快救救我。”被土匪围在马车内,一位绝色女子从拉开帘子惊恐失措的看向林叶。

这名女子不是其他人,正是南清清。

不得不说,这南清清演技不错,若不是江撤知道她的情况,还可能被忽悠住,来一场英雄救美,顺便要点盘缠。

那数十位骑在马背上的土匪早已被南清清的容貌吸引,看到她的惊慌失措心底更是升起一股火热,都开始盘算将其拖回山寨当压寨夫人了,听到他的呼救,转头看向林叶的方向。

见到只是个背着包裹,手无缚鸡之力的青年,为首的粗糙汉子大笑,转头看向南清清,眼眸露出淫,邪般的贪婪。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毫不夸张的讲,刚才那首词已经属于她了。

江撤摇头“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拿回来的道理,而且,这诗南街的文华书斋就有卖的,算不得多么珍贵。”

有卖的?

顾曦震惊“这怎么可能?”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反应过度,顾曦收敛了一下,道歉之后,解释道“文人写诗体内的才气会随着下笔自主催动,所著之句又会反馈自身,而刚才那首词我得了第一缕才气。”

众人一愣,他们还没反应过来,顾承旭便惊呼出声“你是说,这李清照并非儒道修士,她的诗随着你用才气念出来……”

顾曦重重点头“不错,刚才那首词已经算我是的了。”

见六妹承认,顾承旭看向桌上的那几本书眼神顿时火热起来,这么厚的一本,足以堆出个大学士了吧。

???

吴辰有些懵逼“不是,这怎么就是你的了?”

不止是他,紫霄剑宗的所有弟子都不明白,作者明明是李清照,为何顾曦会说所念那首诗是她的了?

“代笔”

紫霄剑宗不知道儒道的特别之处,顾曦解释道。

“被惩罚抄书,然后请人帮你抄,这些事情你们做过没?”

吴辰等人面面相觑,若思微也是小心翼翼的抬头瞥向师兄。

废话,这怎么可能没做过。

江撤故作恍然“你的意思是,文人也可以代笔,就是让文采斐然之辈,在写诗时不往其中注入才气,然后交由所需要之人,当他用才气念出那首诗时,诗便被文圣承认,作者便成了念诗之人?”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顾曦没想到江撤不懂儒道,竟然在她只说了几句之后一点就透。

“这样的话,那不是说一直找别人写诗,自己不就是可以很快提升儒道修为了?”吴辰不理解。

“哪有这么简单,文人都是有自己傲骨的,这类终究只是小道,而且谁能一直写出脍炙人口的传世佳作。”顾曦摇头,说着又转头看向江撤。

“现在你该明白这几本书的重要性了吧。”

“这书我不能要。”

江撤挠了挠脑袋,这妮子怎么就这么蠢呢,他都说了是买的啊。

正在这时,张管家身后跟着一群侍女走过来,将早膳放到了桌上,顾承旭趁机将这些书收起来。

“既然是江公子的礼物,六妹你也应该收下才是。”

他可不愿意将这些书还回去,反正都会成为他妹夫,就当是提前收的聘礼了。

“三哥~”

顾曦有些生气,本来他们就打算损伤江撤名誉,将这些书收下,她以后还做不做人了。

“没事,我等会让张管家去南街文华书斋买了几本就是了,江兄弟不是说那些书就是在那里买的吗。”

顾承旭无所谓道。

听到殿下的话,张管家笑着应付几句便躬身离开。

看到张管家的背影,林羽眸色暗沉,瞬间便明白,他这是打算去文华书斋,心里顿时多了几分焦急,自顾曦说完那首诗之后,他便明白,华夏诗词真的被印刷出来了。

虽然说是放弃儒道了,但若是真心放弃,他又怎会出手杀了那小厮,而且,系统已经告诉他了,那小厮身上并没有其他系统的气息,也就是说除他之外的穿越者还活着。

“师兄,要不我们也去文华书斋看看吧?”

江撤摆手“昨天才去过有什么好去的,师弟,你练剑天赋本来就差,好好修炼剑道才是主要任务,别好高骛远,儒道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澈吃痛,虽没有跪下,但还是不情不愿的行礼“晚辈林叶,拜见前辈。”

马车内,魅仙颜美眸闪烁,眼中的好奇更盛,清清刚才那一击足以让灵台境跪下,但这小子却只是有些疼。

看来体魄比她想的还要强啊。

“进来吧。”

门帘随风而起,飘在了半空,南清清起身跳上马车,转头看向江澈“等会若是敢对尊主不敬,剜了你眼珠子。”

切,说的谁稀罕看似的。

江澈暗自腹诽,跳上马车走了进去。

马车内的空间比他想的要大上许多,但是个密闭的空间,淡淡的幽香弥漫,萦绕在鼻尖。

这香味不同万花楼胭脂水粉令人的刺鼻,相反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循着香味的来源看去,古朴的香炉引入眼帘,袅袅青烟升起。

啧啧啧,用清心莲制香,不愧是魔尊。

不过这香炉中似乎有什么好玩意。

收敛心神,江澈低着头“前辈,我就是个散修,平日里就是帮凡人解决些琐事,从未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不您还是放我离开吧。”

南清清对江澈低着头的行为很满意,以为这家伙是在畏惧尊主,可尊主的话却是让她一愣。

“你不怕我。”魅仙颜红唇微张,语气带着笃定。

“你的心很平静,并没有低阶修士遇到强者的敬畏,你的肉身灵魂很强,比之道宫境也不差,还有,虽说你修炼的功法很杂,但似乎是有意为之。”

江澈心下一惊,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魅仙颜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恐惧。

“散修通常来说是天资不好,难以拜入宗门的人,他们对强者有着天然敬畏,也不敢轻易得罪任何人。”

“为了抓住机会得到完善的修炼体系,得到更多的资源,阿谀奉承是常态。”

“这位小公子,不知可否告诉奴家,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魅仙颜交叠的双腿放下,身子微微前倾,灼热的呼吸贴近江澈,眼神中带着几分玩味。

雪白的肌肤在眼前晃荡,江澈的心止不住的跳动,灼热感在下腹蔓延,眼神也开始迷离,原本还恐惧的内心,在看到这美景时,内心止不住的颤抖,心里的想法全盘托出。

“我以前是道宫巅峰修士,为了争夺宝物,杀了焚炎谷的弟子,怕被寻仇,这才改修功法。”

魅仙颜依旧端坐,而江澈一脸痴迷的将自己以前的经历,来皇城的原因,心底所有的秘密都没有丝毫隐瞒的说了出来。

南清清崇拜的看向尊主,果然,没有任何人能在逃过得了尊主的魅术。

当江澈反应过来,想到刚才说的,惊恐的瘫软在地“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魅仙颜摆弄着垂下的青丝“既然你打算找个地方躲起来修炼,不如就跟着我吧,我还可以指导指导。”

想到自己所说的,江澈知道自己逃不了,绝望的点头,南清清见状便让江澈出去赶马车。

江澈退出去后,南清清才不解道“尊主,我们这次可是在人族领地,一直带着他恐怕不安全吧。”

“现在我们还没有暴露魔族的身份,若是暴露了,恐怕……”

通过刚才的话,她也明白了江澈的性格,小毛病不少,但在大义上绝对向着人族。

“无碍。”魅仙颜笑道。

即使暴露了又如何,人族又有几人能杀她,就算能杀,代价也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比起这些,林叶更值得她研究。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朕命你带领十五万铁骑,取龙台第七剑,踏平鬼鹤门。”

大周屹立千年,从不曾惧怕任何修士,修士也不曾参与皇权之争,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仁慈,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高尚,而是他们惧怕龙台。

龙台乃是大周第一任国君所设立,共九层,由下至上,共有数千柄飞剑,越往上飞剑的力量越强,第九层飞剑足以斩杀生死境巅峰强者。

龙台第七剑,正是第七层龙台,其内蕴含七柄飞剑,一剑一天下,一剑镇江湖,七剑合一,生死不存,山河横断。

“臣,领命。”

顾承旭兴奋点头。

看着踏步离开的燕王,众修愣住了,鬼鹤门,以恶鬼御道,每个修士起码操控着三只恶鬼,而且还用擅长傀儡术机关术,当代宗主更是化虚境巅峰强者。

大周竟然要灭了鬼鹤门??

顾龙城没在意修士的态度,转头看向顾曦宠溺道“皓月公主,取龙台六层宝剑,领兵十万,肃清大周匪徒邪修,一年之期。”

顾曦虽然穿着长裙,但神态坚定。

“而臣遵旨。”

领旨后,还不忘给父皇一个俏皮的笑容。

父皇终于变回来了。

随着一道道旨意的颁布,众修这才明白,大周皇帝这是在敲山震虎,肃清大周。

“师兄,是出什么事了吗?”仓鹤小声询问。

每一条旨意都是在针对修士,每一条旨意都是在告诉他们,即使是修士又如何,即使你们拥有焚山煮海的能力又如何,在大周都必须要按大周律法行事。

否则,都要死。

吴辰苦笑。

你问我我谁谁去?

他从来没见过大周皇帝,听到的传闻也都是些皇帝如何如何炼丹,如何如何宠幸美人的话,现在发生的他还懵着呢。

大周皇帝还真是深藏不露。

此刻的宴会,早已成了顾龙城这些年来第一次上朝一把火。

虽说他已经十年不上朝,所有的政务都是大皇子在处理,大皇子虽结党营私,但大方向并未出错,无论是财力,还是军队,文人数量,都比曾经多了数倍。

拥有镇压那些邪修的力量,各部官员也就并未劝诫,相反还很支持,大周不少地方民不聊生,除了各诸侯国的压力之外,大多都来自邪修,妖兽。

若是能遏制住他们,对于大周的发展将会是质的飞跃。

将所有的旨意下达之后,顾龙城将目光看向了紫霄剑宗和妙音门,见吴辰身旁空了两个席位,好奇的问了一嘴。

“江撤没来?”

若不是江撤的提醒,他现在还在被控制着呢,必须要好好感谢一番,还有女儿,或许可以寻得不错的亲事。

吴辰无奈“禀陛下,江师兄不胜酒力,我让弟子送他回去休息了。”

醉酒?

顾龙城有些不信,皇宫的酒虽说不错,但远远达不到让修士喝醉的程度,还没等询问,一旁的小太监侧耳将陛下还未来时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来龙去脉,顾龙城古怪的看了眼紫霄剑宗的方向,转头看向妙音门道。

“南宫紫云,你助朕脱离鬼鹤门的掌握,不知可要什么赏赐?”

众人一听霎时间明白为何人皇一来就要对鬼鹤门出手,原来这些年这位陛下一直被鬼鹤门控制。

本来还想要起身询问原因的修士,顿时哑然,控制人皇,这等于是和整个人族作对,灭门都算轻了。

南宫紫云没有在意众人复杂的神色,起身行礼“陛下乃是大周君主,一言一行皆关乎大周百姓存亡,救治陛下理所应当。”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姑娘穿上铠甲便是英姿飒爽的将军,观其仪态,和妙音门女修也是不相上下,不愧是大周公主。

若思微捏住裙摆,看向顾曦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敌意和不屑,师兄喜欢的可是大师姐,连她都只是当作师妹,又怎会喜欢王朝公主。

江撤笑了笑“六公主不愧是天之骄女,虽是女子,但气血澎湃,已达五品武者,不仅如此,似乎还修习了儒道,还真是让人可敬可佩。”

被这么一夸,顾曦本就红着的脸更显得娇艳欲滴“公子谬赞,只可惜儒道不喜女子,即便有了才气,却不能进入无涯书院。”

若非不能进入无涯书院,她也不会前去万花楼寻找可用之人,若非不能进入无涯书院,她又怎会打算……

用些龌龊手段摆脱联姻。

江撤摇头“我虽然不懂儒道,但你既拥有了才气,便是儒家门生,为何不可进入书院,世俗条条框框,锁不住惊艳之辈。”

顾曦美眸璀璨,愣愣的看着江撤,心脏扑嗵嗵的跳个不停在,这是赞赏她的才华?

众人错愕,这话可是大逆不道啊。

书院只可男子入内,这是规矩,也是定律,古往今来从未有人敢僭越,这话一旦传出去,师兄不知道要被多少文人喷死。

可还没等他们劝说,便见手中拿出了几本书“这是我昨日回来时在南街巷子买的几套书籍。”

“这本书是一位李清照的女子所写词集,我看了里面写的诗,她同样是惊艳世俗的大才女,说不定对你才气的修炼有所帮助。”

“算你给你的见面礼吧。”

李清照??

众人目光纷纷转向仓鹤,这不是前些时日,万花楼中那位小厮所说的名字吗,想到仓鹤所著那首词。

目光又齐刷刷的落到的这几本书籍上。

也不知道那首词在不在这词集上,若是在,仓鹤将丢尽颜面,宗门也会蒙羞。

虽然他只是说了一句,其他的都是由那小厮所讲,但只要看作词风格便可判断。

怎么可能,那家伙不是被我杀了吗?

华夏的诗词怎么还会出现?

仓鹤死死的盯着桌上的那套书,心里翻江倒海。

顾曦接过李清照诗词全集,余光瞥了眼仓鹤,见他神色如常,也就放心的打开,一首首词映入脑海,眼神也由最开始怀疑,变为了惊叹。

大厅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每个人都紧张的看着顾曦,甚至伸着脖子,想要看看到底写了什么,仓鹤摆在桌下的拳头也是死死的握紧,他都没有察觉,已经渗出细汗。

“六妹,这书里到底写了什么,看的这么入神?”时间一点点过去,顾承旭终于忍不住出声道。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顾曦愣愣出声,被这豪迈的诗句所震惊,不由自主的调动了体内的才气。

而就在她说完这首诗,自天地间凝聚一缕才气钻入了体内,浑身畅快,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

“六妹,你突破到举人了?”顾承旭震惊开口。

三哥的话,瞬间让顾曦回神,感受到体内变化

真的,她居然真的突破到举人了。

兴奋,激动,各种情绪在心底蔓延,举人啊,她一介女子,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达到。

激动过后,连忙将书给合上,推还给了江撤。

“江公子,这太贵重了。”

寻常读诗并不会引才气入体,这也就是说刚才那首词除了她,世间看过之人寥寥无几,更没有儒生用才气催动过。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早膳一直以来都比较清淡,虽说桌子很大,但也就只是弄了点粥,偌大的燕王府,倒显得有些冷清。

“王爷,府外有几位公子找您。”这时,陈管家急匆匆的走进来禀报。

公子??

燕王自幼习武,七品武者境,再加上掌管数十万兵马,别说公子了,除了偏向他的朝廷官员,来访者可谓少之又少。

兄妹俩对视一眼顿时明白,应该是某个修仙宗门的弟子。

“你看清楚是谁了吗?”

对于修仙宗门,大周既不想得罪,又不愿意结交,他需要知道是谁,才能决定见还是不见,若是来的宗门名声不好,大哥那里说不定要弹劾他。

陈管家摇头“老奴一直待在府里,他们身上也没穿着可以辨别身份的服饰,不过为首之人说他叫仓鹤。”

顾承旭一愣,他请帖上的时间晚上,虽说改了地点,但时间上并没有改吧,现在也才辰时,来这么做早做什么?

虽有疑虑,不过还是请他们进来。

“三哥,我要不要避一避。”

这么早来,肯定是有事情相商。

顾承旭轻笑“不用,你不是也想看看仓鹤是不是真如传闻中那般面若玉冠,温润儒雅吗?”

这话,顿时惹得顾曦红了脸。

很快,紫霄剑宗的一行人便被领进府内,仓鹤走在最前面,锦衣华服,手中带着把折扇,待看到除了燕王,未来大周女帝也在此地时,愣了一下,随即笑呵呵道。

“燕王殿下,我来得这么早你不介意吧?”

“江公子说笑了,您能接受我的邀请蓬荜生辉才是。”顾承旭起身笑吟吟的迎着顾承旭坐下。

可当注意到仓鹤身后的弟子时,又是一怔,这,紫霄剑宗的弟子不会是全来了吧?

似乎是察觉到燕王的疑惑,仓鹤解释道“他们听到我要来做客,纷纷想要尝尝皇家御厨的手艺,燕王别见怪。”

见怪?

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紫霄剑宗弟子全部来这里,即使什么都不用说, 外界铺天盖地的传闻对他来说也是大有裨益。

诚然,大周不愿意和仙门结交,但顶尖势力除外。

“哈哈哈,怎么会,诸位兄弟快请坐。”

武道不同于仙道,武道一途即使修炼到九品,最多也就是气血如龙,而修士即使是最低等的聚灵境修士,也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何况这些灵海境强者。

众弟子也没有客气,纷纷坐下,吴辰这家伙还揉了揉肚子笑道“燕王殿下,我可是为了王府的厨子一天没吃饭了,这早膳不介意添双碗筷吧。”

吴家并没有参与皇储之争,而他也来自宗门,对于燕王也不必要恭敬,只需以平常心态对待即可。

其实不用吴辰说,顾承旭也打算让张管家多准备些膳食。

客气了一会后,顾承旭走到六妹面前,笑着介绍道“容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六妹,顾曦,她从小性子就跳脱,喜欢舞刀弄枪,一直以来都仰慕江公子。”

“江公子~”

此刻,顾曦也摆出一副小女儿家的娇羞,朝着仓鹤轻声函颔首。

看到这一幕,吴辰等人也不是傻子,顿时明了燕王请客的原因了,相互对视一眼,都是看到对方眼中的异色。

有好戏看喽。

顾曦常年习武,再加上并未化妆,脸并不算很白,但也并不差,只是比仙门女子少了几分白嫩,而且面容精致,端庄仪态,胜过世间绝大多数女子,就连吴辰等人也有些惊艳。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哈哈哈,小娘子,你这求他还不如求我,说不定我还能在床上放过你呢。”

南清清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杀意,不过很快便消失,继而是绝望无助的看向林叶。

粗糙汉子见这女人还在企图求救,冷眼看向林叶“臭小子,赶快给老子滚,否则别怪我刀下不留情。”

这小子身着长衫,皮肤很嫩,极有可能是从皇城离开的读书人,在大周截杀富商女眷最多只会被围剿,祸不及旁人,以她三品武者的实力也有自信能逃,但在书院的读书人受伤,别说山寨了,九族都有可能被灭。

虽然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青年身份如何,但还是小心为上。

”好嘞,我这就滚。”

江澈谄媚一笑,收回视线,默默的继续走着自己的路,似乎有些不放心,直接狂奔,一溜烟的功夫,南清清连他的背影都看不清楚了。

“小娘子,看来你求助的人似乎不行啊。”粗糙大汉扛着大刀,鄙视的看了眼江澈离开的方向。

可他话才说完,脖子上便传来一阵凉意,随即视线开始模糊,天旋地转,砰嗵的一声,似乎感觉砸到了什么。

南清清拍了拍手,看着土匪头子以及周围十几号土匪的脖子像温泉似的滋滋喷血,平静的缩回马车内。

“尊主,那青年跑了。”

魅仙颜手中捧着一壶茶,饶有兴趣的道。

“追上他”

刚才的青年虽说实力不怎么样,但内心清明,全身经脉都被贯通,强度也是常人的数百倍,这简直是修炼的好苗子,只要稍加培养,生死境不在话下。

魔族已经许久没出现趣事了,将他带回去或许能让平静的海面掀起些波澜。

南清清并不知道尊主所想,但她只需要执行即可,让马车正常行驶之后便立刻朝着仓鹤逃跑的方向追去。

仓鹤此刻正在拼命的狂奔,一刻也不敢停留,不知又跑了多远,正打算休息休息时,不远处依靠的树下的青色裙摆顿时让他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连忙转个方向继续跑。

可南清清的速度更快,只见她撤下一片树叶,柔软的树叶瞬间如同锋利的刀刃飞向江澈。

树叶划过仓鹤脸颊,直直刺向一棵大树,看着三尺宽的古树缓缓倒下,卷起浓厚的灰尘,仓鹤讪笑着停下,转头卑微的看向南清清。

“女侠,不知小的哪里得罪你了。”

南清清嘴角含笑,双手抱在胸前,托着双峰,慢悠悠的走到仓鹤身前,伸出玉手抬起仓鹤下颌。

“灵海境巅峰解决个三品武者应该很容易吧?”

感受到下颌传来的温热,仓鹤心中无语,这女人怎么这么喜欢学魅仙颜,随即继续饰演被吓住的样子,谄媚道。

“这不是看您在那里吗,哪用得着我啊。”

说话的同时也开始思索该如何逃跑,解决南清清不难,难的是该如何逃。

虽然自己实力是弱了点,但对于神识的感知并不算弱,就刚才那股直接探查肉身的神识,只要不是呆子都能有点感觉。

那股熟悉的神识,他有十成把握魅仙颜那娘们绝对在马车内。

南清清一愣“你早就看出我的修为了?”

这不可能啊,以她的隐匿手段,就算是化虚境大能都未必能发现她的修为。

听到这质问,仓鹤很想吐槽,怎么年轻时候的南清清也这么呆,明显就是奉承的话啊。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想不明白,以小澈的性子若是被诬陷肯定誓死不认,为何会在执法堂时突然就认下,还希望将他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凡人有什么好的,生老病死,柴米油盐,苛捐杂税,这些看不上的东西,对于他们而言可谓重担。

她也想不明白,为何小澈不肯原谅她。

她承认自己这次错了,差点害了小澈,可谁都会犯错,十几年的教养之恩,就因为一次错误,就全盘否认吗?

甚至……

连一具木偶都不愿意和她扯上关系。

清月白皙的脸此刻有着淡淡的红晕,月光洒落,醉意朦胧的双眸多了几分清明。

小澈真的在宴会上醉了吗?

若是没看到他的离开,或许真的以为是这样,但现在她知道了。

宴会上的言论一旦传出去,宗门或许不会怎样,但她和几个徒弟,一定会被诟病,不管之前小澈是不是真心对她们好,还是被压榨,世人都只会知道,他在白云峰过的很不开心。

虽然不能解除师徒关系,但离开白云峰,没人会阻止,也不能阻止。

这只是一具木偶,一具木偶啊。

小澈到底恨他们到了什么程度,竟然连木偶,连代替他的玩具都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瓜葛。

清月愣愣的看着‘江撤’,寒露结霜,在温热的手臂滑落,让一位生死境强者感到刺骨寒冷。

‘江撤’从熟睡中醒来,早晨的微风带着几分寒意,紧了紧被褥,似有察觉,猛然起身,警惕看向窗户的位置。

屋外树荫摇曳,窗前清月将手搭在桌案上幽幽的看向自己,看着师尊出现,‘江撤’波澜不惊道。

“师尊,您怎么在这里?”

好像,不能说像,简直是一模一样,看着没有任何破绽的‘江撤’,清月心中苦笑,起身走出了屋子。

“今天是无涯书院开启的日子,早点做准备吧。”

……

“师尊,就回去了?”刚起床还想找师尊的若思微听到管家的话,怀疑的又多问了几遍。

这不可能啊,师尊很宠她的,来了一天没跟她说话就离开,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甚至宗门里还有内鬼,这让紫阳极为烦躁,简单说了两句便离开了。

白云峰只剩下师徒五人,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平静,或者是古怪,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相互注视着对方,而若思微显然对刚才的事情不满。

“江撤,你刚才什么意思,是想要将脏水泼到我身上吗?”

“师妹,我刚才只是在陈述事实,宗主既然要找卧底,我只得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而且剑气我真的只给过你一个人啊。”

江撤柔声解释道,虽说师妹语气不好,但他始终认为是被江撤蒙蔽了。

“那你觉得……”

“够了”

若思微还想多说,清月打断了她的话,看向小澈道“你有怀疑的对象吗?”

“阵眼只有我们师徒四人知道,我想知道你们是否告诉过其他人。”

“看我干什么,阵眼我怎么可能告诉别人。”若思微冷声道。

“真的?”

“自然是真的”若思微说完,余光瞥了眼师弟,师弟进门晚,阵眼的事情他并不知情,但她想着都是师尊的弟子,不能对他隐瞒什么,所以在师弟问‘你们对我不会有什么秘密’时,也就随口说了出来。

看到思微的眼神,江撤更加确定这件事情和江撤有关。

“江撤,你不解释解释,阵眼你知道,我的剑气也在你手里,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到是谁能对阵眼动手。”

江撤苦笑“师兄,我刚才已经立下天道誓言,难不成你还要怀疑我?”

“江撤,你干什么呢,都说了,剑气已经被用了,你干嘛怀疑师弟。”若思微像只暴怒的母鸡,双手张开护在江撤面前。

“小澈,你够了,为什么你每次都想要诬陷小羽。”清月眉宇间染上怒意,不满道。

“那好,既然如此,江撤若是能向文圣,天道分别起誓,他的剑气真的在此之前用完,我江撤向他磕头谢罪。”

江撤此刻只想撕开这家伙的面具。

为什么,为什么师尊又站在了江撤这边。

看着面色狰狞的江撤,清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将目光转向小羽。

“小羽,要不……”

“师尊,我已经向天道立誓了,绝对没有可能。”江撤此刻也显得十分愤怒“师兄,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要针对我。”

“难不成你觉得是我害你成了现在这样子?”

他绝对不能立誓,如今他的积分已经不够再买避言符了,必须要将矛头引向江撤。

此刻,听着江撤近乎咆哮的声音,清月眼中闪过愧疚。

“江撤,你去闭关吧。”

江撤??

听着这冰冷的两个字,江撤只感觉如坠冰窟,不知为何,他突然想笑,笑着笑着便流下了眼泪。

“哈哈哈,好,好,既然你们都不信我,那我江撤离开便是。”

离开?

不管是天空中清月还是此刻护住江撤的清月心中莫名的有些慌,很快,江撤便给出了答案。

只见江澈猛然拔剑,一剑刺向江撤胸膛,江澈似乎被吓住了,都没有躲闪。

“不可。”

清月反应及时,迅速冲上前,一掌拍在了小澈胸口,打断了他的攻击。

看着昏迷的小澈,天空中的清月松了口气,都是她的徒弟,到底是怎么到了这种地步的。

她该怎么办。

转头看向失神的小羽,悲凉的情绪在心底弥漫。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天空中,清月正打算继续看下去,便见周围的一切似乎暂停,身体上传来一股吸力,周围的画面也在快速流动。

这一刻,她知道自己这是到了自己的极限。

可是,她此刻不想离开,因为快速转换的画面,正深深的刺痛着她,画面中小澈最终还是在不久之后离开了宗门,修炼了魔道,成了……

叛徒。

而压死的他最后一根稻草,正是她,正是宗门。

为什么?

明明小澈都已经立下天道誓言了,宗门为什么还会觉得他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还有,清月。

你为什么不阻止,还亲自动手将小澈重伤。

这一切她都没有想明白,浑身光芒大作,消失不见。

“呼呼~~”

清月喘着粗气,扫了眼周围的环境,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眼前的桃树上,这颗桃树是他们师徒间关系的证明,想到这桃树最终的结局,在联想所看到的,清冷的面容流下了一滴眼泪。

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小澈明明在很努力的战斗,却没有任何人接受他,甚至还被逼得叛宗。

残害同门,屠村,勾结妖族,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会被世人误会的吗?

清月不信小澈会做出这些事情。

他一定不是这样的人。

似乎想到了什么,清月愣住了,像个无助小姑娘,眼泪不停的从眼角滑落。

她已经信了。

就因为思微的几句证词,她就已经相信小澈是这样的人。

……

现实。

四天时间转瞬即逝,江撤终于清理完了体内的怨气,痛痛快快的伸了个懒腰。

“系统,皇城那边有什么消息没?”

系统【不清楚】

它这两天都在尝试清月前世记忆唤醒,奈何,清月是江撤成长中颇为重要的庇护伞,不仅没有成功,还忙的不可开交,哪有时间管这些啊。

江撤无语“你不是来帮我的吗,不怕我被魅仙颜杀了?”

“……”

艹,还真忘了魅仙颜在皇城。

见这家伙沉默,江撤离开山洞随便找了个路人,片刻后,脸上浮现了淡淡笑容。

“没事了”

魅仙颜其实并不滥杀,南清清没有杀了他,而且三天内她也没有任何动作,这说明杀他的命令只是随口提出。

对于魅仙颜她还算了解,这也就是说只要以后不再惹她,这件事情就算被揭过了。

既然没了危险,那得赶紧回去,吴辰这个二愣子,绝对以为他出事了。

用了一个时辰,江撤便回到了皇城,周围环境没有任何变化,顺着路南街一路朝着吴家走去,这一路上,他并没有听到关于他失踪的传闻。

这对他而言是好事,但却有些蹊跷。

紫霄剑宗的弟子失踪这可是大事,若是大周不给个说法,迎接大周的将会是修仙宗门的雷霆怒火,按理来说不可能没有一点风声。

看来是有人掩盖了他失踪的消息啊。

江撤嘴角噙笑,瞬间便想到了一人。

除了他的好师弟,他还真没想不到是谁。

不过,他似乎才来皇城不久吧,到底是怎么拥有这么大力量的。

真是有些好奇啊。


虽说文无第一,但这首词却让他们眼前一亮,可惜不是念诗之人并无才气,否则还能看到浩然异象。

“不对,这首词其中一句不正是先前这位公子所作吗。”其中一人率先反应过来,转头看向林羽。

“难不成是那位公子将先前半阙补全了?”

此刻,众多诗人心思各异。

林羽没有在意周围目光,眼神冰冷的注视着二楼的位置。

穿越者?

还是巧合?

“不知是哪位公子作词,不妨出来一见?”

现在的他体内的才气不过堪堪童生,不能立刻承认这首词是他所作,修士读书亦修炼,他童生级别的才气,只有先确定楼上之人是否为为穿越者,才可做决断。

诗词是会反哺自身的,认可的人越多,反哺自身越强,他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

二楼处,江撤和吴辰一样都震惊面前小厮,当然,江撤是装的,此刻的他正控制着小厮走上前,展露在世人面前。

这小厮长得不赖,就是穿着差了点,不过即便如此,文人皆是露震惊之色。

“一个小厮?”

“体内没有半点才气,他怎么可能写出这等诗句?”

小厮不管众人态度,依靠在栏杆前,神态慵懒的看向林羽“李清照诗人的词用在这烟花柳巷之地,公子不觉得羞愧吗?”

众人有些懵。

“李清照?”

“能写出如此细腻词,儒道境界最起码也是大学士吧,这听名字似乎是个女子。”

林羽的脸色变了又变,心中燃起浓烈杀意,不用说了,眼前之人就是穿越者,虽是如此,不过还是笑着回应。

“李清照为何人,为何我从未听闻,公子可不要随意污蔑。”

反正李清照又不是此界之人,死无对证。

文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是信一个小厮,还是会信紫霄剑宗的弟子,一目了然。

“哈哈,姑且算是公子所著,不知可否告知小子,这词中,骚人为何意?”

林羽轻笑“这应该问公子才是吧?”

煞笔。

居然将全词都说出来,明明节选就足以。

江撤语塞,这丫的,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算了,他本意就是添堵,目的达到就行,这方世界的确不存在李清照,还有离骚,真不好解释。

小厮淡然一笑。

“公子日后便知道是何意思,我只告诉你,李清照先生,诗仙李太白,诗圣杜甫的诗词我都曾拜厄,不日,他们的诗词典籍将会出现哦。”

“对了,他们的诗词已经开始印刷,在书籍印刷出来前,你别冒充他们,横渠四句也别随意誊抄哦。”

“哈哈哈”

小厮大笑,随即消失在众人面前,林羽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诗仙,诗圣,数千首诗词,这家伙如此有把握,那除非和他一样。

拥有系统。

他的系统是通过吞噬来得到进化点,不过只能作用于妖身,而眼前之人,得到的系统或许就和儒道有关,否则,华夏这么多诗词他不可能都知道。

盟友,还是敌人?

没有过多思考,他便有了想法。

一个世界只能存在一位穿越者。

林羽最终没有参加这次诗词大会,人家都说了,诗词已经开始印刷,也就是说知道那些诗的人不在少数,他这时候拿出那些诗来,到时候一拆穿,他的名誉可就彻底扫地了。

儒道不可成仙,但修士可以,他因为几个月前的诬陷,已经被宗门弟子所鄙视,现在好不容易又被认可,抄袭案一出,他以后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让人信服。

儒道而已,大不了放弃即可。

反正妖身,人身都有修炼功法,就算不修儒道,他依旧是能够成仙。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三百天命值。】

系统的声音在江撤耳畔响起。

江撤似乎没有听见,饶有趣味的看着下方已经开始的宴会,看着识人不淑的顾曦在那里喝着闷酒。

林羽灰溜溜的告别并未掀起多大风浪,他们这些文人今日除了蹭吃蹭喝之外,更重要想要见见燕王殿下。

燕王,大周四皇子,争夺皇位的热门人选,若是能巴结上,说不定可以一飞冲天。

与此同时,在小厮离开之后,一些悄无声息离开的人再度出现在了万花楼,纷纷告诉自己主子那小厮离开之后的情况。

“老z江,刚才那小厮死了。”吴辰着急忙慌的跑上二楼,惊怒道。

江撤早就料到了这个情况,并没有多少意外。

“怎么死的?”

“不清楚,那小厮离开万花楼走了没多远,突然就倒下了,我上前查探了一番,就连我也看不个所以然。”

想起那小厮的死样,吴辰不免有些唏嘘,虽然没有皮外伤,但脑浆就像是豆腐脑般被搅碎,严重怀疑是某位修士出手。

又是符篆。

林羽啊林羽,上点心吧,若非系统出品,就那破符,你早死八百回了。

三楼,魅仙颜坐在梳妆台前,双手托着下颌,一双狐狸眼弯弯,鄙夷的看着镜子中的青年,这小家伙,也不像传言中那么和善,若非她实力超群,就连化虚修士都未必能察觉到他的控制手段。

果然,正道都是一群伪君子。

此次宴会,很快便接近了尾声,除了知山书院,还有燕王幕僚写出几首诗还算入眼,并没有多少亮点,而本来应该在此次宴会上招揽到人才的顾曦,因为先前林羽的事情一直沉默不语。

她在恨,恨自己不是男儿身,恨自己眼拙。

现在的她已经笃定先前那首词是林羽抄袭,若非如此,他怎么会突然离开。

想到无涯书院不足半月就要开启,还没有找到可结盟的道友,她又有些心急,自己绝对不要嫁给齐王那死老头。

可还有什么方法呢。

整场宴会她都在思考对策,可直到离开都没想到法子。

走出万花楼,吴辰多了几分醉意,揽着江撤的肩膀,笑得开怀。

“老z江啊,这还是我第一次来万花楼,没被人揪出来,这可是让我喝了个够啊,只是可惜,诗词宴会,那花魁居然没出现。”

“我可是听说,那花魁自带体香,柔弱无骨,若是可以能够……”

“能够什么?”

洛行云古怪的看着走近的妇人,又看了眼微醺的吴辰,不由得暗笑,这小子,要倒霉喽。

“自然是……”

吴辰正欲回答,便感觉到声音有些熟悉,还没等想起是谁,耳朵便被揪住,疼的他哇哇大叫。

“你个混小子,居然还敢带着江小友来这等腌臜之地,老娘今天非扒了你的皮。”吴夫人恨铁不成钢道。

“疼疼,娘,快松手啊。”吴辰弯腰侧着身子,想要缓解疼痛,这即便如此,还是疼的她龇牙咧嘴。

吴夫人可不听,揪着他就回了吴家。

她家这小子自幼顽劣,好不容易送到紫霄剑宗改掉那些臭毛病,也变得积极向上了,这倒好,一回来,以前的臭毛病全露出来了,居然还带着江小友来这里。

江小友是谁,那可是紫霄剑宗的年轻一代的标杆,把他给带歪了,怎么好意思的。

江撤跟在后面乐的合不拢嘴。

“伯母,使劲揍他,我都说不来不来,他非要拉着我去,说什么带我见见世面。”

吴夫人更气了。

“江撤,#%……*”

吴辰破口大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